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熱血三國之水龍吟 > 正文卷 第二章 溫侯
    招魂矟‘嗡’的一聲銳嘯,矟首撕裂鐵甲,在西涼兵的胸口留下了一個巴掌大的血窟窿。

    丁辰雙手一合陰陽把,大矟震顫,把西涼兵的尸體呼的甩飛出去,砸翻了兩個西涼兵。三名曹府家丁見狀,健步上前,揮刀就砍。飛濺的鮮血,伴隨著凄厲的慘叫聲回蕩在空中,使得西涼兵的攻勢,也不禁為之一緩。而丁辰,則趁勢戳翻兩人。

    那桿招魂矟翻飛舞動,氣流在五孔珠的孔洞中流轉,發出刺耳的聲響。

    只是,那西涼兵終究是來自苦寒之地,性情彪悍。

    在經過短暫的慌亂后,他們便反應過來,齊聲吶喊,再次向曹府大門,發起了沖鋒。

    他們手持刀槍,高聲喊喝。

    “休走了曹賊家小,殺死他。“

    而丁辰則守在府門前,橫矟而立。

    眼見那西涼兵撲上前來,他面沉似水,腳下環步側身而行,招魂矟從肋下探出,嗚的一聲銳嘯響起,一抹殘影飛出。

    “盤蛇一探,鎮天門。”

    那殘影驀地幻化,仿佛一條盤踞在關城上的巨蛇,探首撲擊。

    沖在最前面的西涼兵舉刀相迎,卻聽得啪的一聲向,矟首刺擊在刀背上,巨大的力量,頓時把那口環首刀刀身震碎。招魂矟勢不可擋探出,在他額頭輕輕一啄,便唰的不見。

    西涼兵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血窟窿。

    鮮血混合著渾濁且泛黃的腦漿流淌出來,尸體仰面而倒。

    “郝屯將死了!”

    人群中傳來一聲驚呼,緊跟著那些西涼兵變得有些慌亂。

    丁辰這才留意到,被他殺死的那西涼兵,穿戴與其他人有些不同,似乎是個有身份的人。

    不過,他并未在意,在殺死兩名西涼兵之后,他便立刻退到了曹府門后。

    “殺了那小賊,為郝屯將報仇!”

    人群中再次傳來一聲呼喊,西涼兵在剎那間又一次撲了過來。這一次,西涼兵顯然有了提防,相互間配合著,不再像之前那樣雜亂無章。丁辰眸光一凝,踏步邁過門檻,招魂矟舞動起來,橫掃千軍……只聽得嗚嗚聲不斷響起,七枚五孔珠轉動,發出了令人心煩意亂的聲響。丁辰仿佛巨蛇橫臥曹府門外,在方寸間騰挪,所過之處,血流成河。

    西涼兵的人數雖多,卻被他硬生生擋在門階下。

    十余階臺階,疊落著一具具尸體,鮮血更把那臺階染成了紅色,血腥之氣彌漫……

    +++++++++++++++++++++++++

    “此乃何人?“

    街口處,一員武將跨坐烏騅馬,頭戴鐵盔,身披鐵甲。

    他身前橫著一桿鐵矟,舉目朝大門方向看去,眉頭緊鎖,沉聲喝問道:“竟如此驍勇?”

    “回稟將軍,此人應該就是曹賊的舅子,名叫丁辰。”

    “丁辰?”

    那武將眼中,流露出贊賞之色。

    他正要開口,忽聽得身后傳來一陣急促蹄聲。

    一隊軍馬風馳電掣而來,為首的大將,頭戴束發金環,身披唐猊寶鎧,腰系獅蠻玉帶。胯下一匹赤兔嘶風獸,掌中一桿方天畫戟,威風凜凜,殺氣騰騰,令人心生畏懼。

    在他身后,還有兩員大將隨行。

    “文遠,怎地還在這里糾纏?”

    那員大將勒住戰馬,高聲喝問。

    言語中,透著一股子倨傲之氣……武將眉頭一蹙,眼中閃過一抹不快之色。

    他沉聲道:“溫侯,曹賊手下有一個名叫丁辰的人,你可曾聽說?“

    “丁辰?

    無名之輩,某又如何得知!”

    “此人兇悍,有萬夫不擋之勇。

    曹賊雖已逃走,卻留下他在府中守護。兒郎們數次沖鋒未果,反而損兵折將,連郝校尉的侄子也被他所殺。“

    “哦?“

    大將聞聽,頓時來了興趣。

    他舉目向曹府大門看去,就見在亂軍之中,一個身高八尺有余的青年,手舞青銅矟,在大門前橫沖直撞,殺的西涼兵血流成河。那些西涼兵,可不是土雞瓦狗,跟隨董卓征戰涼州,可謂精銳。但現在,數百西涼兵卻被那人擋在了曹府大門外?

    這廝,倒是真個兇悍!

    這大將,便是太尉董卓帳下第一勇士,呂布呂奉先。

    眼見西涼兵攻勢受挫,他非但沒有發怒,反而生出了愛才之心,一張俊朗容顏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文遠,他殺了我家虎頭嗎?“

    跟在呂布身后的壯漢,突然怒聲道:“你為何不阻攔他?“

    武將正要開口,卻聽呂布道:“郝萌,休要怪文遠……曹阿瞞府中竟有如此猛士,非文遠之過。你若要為你侄兒報仇,何不自己去呢?若殺得此人,某便為你請功。“

    郝萌聞聽,二話不說,撥馬便沖了出去。

    只是,那大門外空間不大,郝萌無法縱馬沖擊,于是縱身躍下戰馬,提刀便仆向丁辰。

    丁辰此時,一矟逼退了幾名西涼兵。

    他正要退到門口,卻聽得一聲暴吼傳入耳中,“小賊,休得猖狂,給我拿命來。“

    一道黑影從天而降,刀光一閃,寒氣逼人。

    丁辰心頭一振,向后退一步,手中招魂矟一橫,一式霸王扛鼎。

    只聽‘鐺’一聲巨響,大刀正披在矟桿上。一股巨力傳來,令丁辰不禁吃了一驚。

    他雙腿微微一曲,而后如彈簧般直起,手中招魂矟向外一推。

    “給我滾開。!“

    郝萌只覺兩臂發麻,身體在空中一個倒翻,落在了臺階之下。

    而這時候,丁辰卻踏步上前,招魂矟嗚的一聲怪嘯探出,仿佛盤蛇探首,快若閃電。

    郝萌剛站穩,那招魂矟就到了跟前。

    他雙眼圓睜,大刀呼的一聲從一個奇詭角度劈出,正劈在那矟首之上。

    從矟首上涌來巨力,令郝萌不禁驚呼一聲,大刀脫手飛出。他連忙后退,同時三名西涼兵沖上前,總算是攔住了丁辰。而丁辰則冷笑一聲,大矟一翻,橫掃千軍。

    那矟桿在空中竟呈現出一個詭異的弧度,狠狠抽在那西涼兵的身上。

    鐵甲,被大矟抽的碎裂開來,那西涼兵慘叫一聲,便飛出去十幾米遠,狠狠摔在了地上。

    丁辰趁勢,又退回大門。

    “溫侯,有點不對勁。“

    呂布身后,走出一個清癯文士,蹙眉說道:“以此獠身手,大可以突圍出去,卻死守在這里,分明是別有用意。他是曹阿瞞的舅子,據我所知,曹阿瞞的妻兒都在府中。

    他是不是想要拖住咱們,掩護曹阿瞞的妻兒逃跑?“

    呂布聞聽,一雙虎目不由得眸光一凝。

    “文和所言極是,那你說,該如何是好?“

    “這,卻要看溫侯的意思?“

    “哦?“

    “若溫侯想他死,便無需顧慮……憑溫侯之勇,此獠雖善戰,怕也非溫侯的對手。

    可是,如果溫侯想將之收服,便不能傷害曹阿瞞妻兒。”

    呂布聞聽,不禁笑了。

    “文遠,煩勞你辛苦一遭,把曹賊妻兒抓來。

    記得,是抓來,切勿害他們性命。“

    那武將名叫張遼,聞聽呂布吩咐,二話不說,在馬上躬身領命。

    而呂布則看著那大門口,渾身浴血,若一個血人般的丁辰,突然一催胯下赤兔馬,持戟而出。

    “全都退下,待某來教訓這兇徒。”

    伴隨著呂布一聲暴喝,西涼兵呼啦啦向兩邊散開。

    “溫侯,溫侯,溫侯!”

    西涼兵齊聲呼喊,而呂布催馬,速度卻越來越快。

    赤兔馬蹄聲如雷,在平地化作一道紅色閃電,飛撲向曹府大門。

    丁辰本在持矟喘息,聽得那如雷蹄聲,心頭一振,在抬頭看到那飛撲而來的紅色閃電,心中更是一緊。

    是他!

    丁辰沒有見過呂布,但是卻久聞其名。

    只看這氣勢,他便知道是呂布來了……不過,他并未感到恐懼,心中反而生出一種莫名的興奮。

    人中呂布,馬中赤兔!

    原本有些疲乏的身體,在剎那間突然充滿了力量。

    他橫矟身前,眼見那赤兔馬沖到臺階下,他卻健步如飛,騰身而起。

    掌中招魂矟高舉朝天一炷香,口中更發出一聲如雷巨吼,“呂布,拿命來……”

    那招魂矟在丁辰身體騰空至最高處的剎那,陡然間砸落下來。身隨矟走,這一矟下來,少說有千斤之力,撕裂空氣,發出鬼哭狼嚎一樣的恐怖聲響。呂布則虎目圓睜,看上去更加興奮。他單手持戟,在空中迎著招魂矟一絞,就聽得一聲巨響。

    赤兔馬長嘶,踏踏踏后退數步。

    而丁辰則落在臺階上,腳底下更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

    “兇徒,好力氣,再來。”

    呂布端坐馬上,手挽韁繩,哈哈大笑。

    持戟的手,微微有些發顫……看得出來,剛才丁辰那一擊,卻讓他吃了一點小虧。

    他不等丁辰站穩,催馬便沖上了臺階。

    而丁辰則后退數步,可招魂矟卻在他后退的一剎那,詭異探出。

    “盤蛇二探,進退難。”

    他這一矟,身向后退,矟向前出,一前一后相互矛盾,令人感到極為難受。

    呂布在馬上探身,人借馬勢,方天畫戟斜劈落下,那月牙小枝啪的一下子鎖住招魂矟的矟首。只是,當他鎖住矟首的剎那,卻感到那招魂矟上空蕩蕩,渾若無力。

    心中一怔,呂布忙抬手想要撤回方天畫戟,卻在這時候,丁辰卻借勢站定,招魂矟向前一推。

    巨力涌來,令呂布的方天畫戟險些脫手。

    不過,他卻穩住心神,雙手握住大戟,在空中連連絞動。

    一圈,兩圈,三圈……

    丁辰臉色大變,忙撤步想要后退。

    哪知道身體卻好像不受控制一樣,被呂布手中的方天畫戟帶動,腳步踉蹌,險些從臺階上栽下去。

    他心中暗叫一聲不好,立刻撒手,松開了招魂矟,同時一個懶驢打滾,總算是躲開了呂布的攻擊。

    “好手段,不愧虓虎之名。”

    丁辰翻身半跪,反手抽出環首刀。

    郝萌在臺階下見狀,不由得喜出望外,大聲喊道:“給我上,殺了這兇徒。”

    只是,他話音未落,卻聽到呂布沉聲喝道:“哪個敢亂來?休怪某家方天畫戟無情。”

    西涼兵聞聲止步,詫異向呂布看去。

    而呂布則端坐赤兔馬上,方天畫戟斜指地面,凝視丁辰,一言不發。

    那目光中,帶著一絲戲謔之意,卻使得丁辰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心神也隨之,亂了!( 熱血三國之水龍吟 http://www.txseom.tw/8_899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