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前方有鬼 > 正文卷 第465章 自編自導自演的鼻荊導郎
    羅云他們并沒有困惑太久,答案很快便自己冒了出來。

    就在唱黑臉的那個鬼,一邊將嘴里嚼碎了的骨頭渣子吐出,一邊喝問‘還有誰’的時候,羅云他們察覺到了一股靈力波動,出現在了酒店里。

    喲,這是正角兒來了呀?

    他們對視了一眼,沒有吭聲,繼續靜觀其變。

    “小小妖鬼,休得作惡傷人!”一聲咆哮,在大堂里面炸響,眾人看到有璀璨金光綻放,緊接著一個身披紅袍、背負長劍的人,出現在了酒店的大堂里。

    “你……你是什么人?!”妖鬼們齊聲喝問,整齊的就像是排練了一樣……不對,它們應該就是排練過,而且還不止一次。

    身披紅袍的男子,擺出了個很帥的造型,手捏了個劍訣,旋即仰頭望天,念出了一句詩:“圣帝魂生子,鼻荊郎室亭,飛馳諸鬼眾,此處莫停留。”

    凌犀一邊聽著童麗的翻譯,一邊小聲吐出:“打架前還念詩?要不要這么裝逼啊?還有這也算詩?開玩笑么!”

    凌依依難得的沒有跟他唱反調,點評說:“打油詩唄,我也能來一首。”

    不過大堂里的眾人,在聽了紅袍男子念出的詩后,卻是齊齊狂喜。雖然妖鬼還在,但他們卻仿佛是得救了一般,歡呼連連:

    “是鼻荊郎!”

    “鼻荊郎來了,我們有救了!”

    “有鼻荊郎在,這些妖鬼,一個也別想跑!”

    羅云等人卻是一愣。

    “這個叫做鼻荊郎的家伙,很有名么?”秋嵐小聲問道。

    童麗介紹道:“鼻荊郎不是人,是高麗傳統神話里的一個神靈,傳說他是新羅時期,高智王的鬼魂,與當時著名的新羅美女桃花娘生出的孩子,一出生,就有著制服鬼魂的能力,能吃鬼捉鬼……”

    羅云‘嘖’了一聲,說道:“這吃鬼捉鬼的本事,怎么跟鐘馗有點兒像啊?還有他這身穿大紅袍,背負長劍的樣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在模仿鐘馗。”

    童麗點頭道:“沒錯,鼻荊郎就是高麗版的鐘馗。”

    羅云想起了黑貓以前曾經說過的,愿力成就英靈,愿力成就仙神的話,頓時了然了。

    高麗在古時候,一直是中國的藩屬,他們的語言、文字、乃至文化,都是從中國學去的,自然也就學到了不少中國神話傳說,再把這些神話故事與高麗的人物、風俗結合,便‘創’出了自己民族、自己國家的神。

    剛開始,愿力成就的,或許只是一個神位、神職,然后再被跨過了神橋,踏入了仙神領域的修行者得到,從而就真的有了這么一尊神祗!所以,在前任的鼻荊郎死后,才會有鼻荊郎的傳承留下,被這個人……不對,準確的說,是這個鬼給繼承了。

    沒錯,這個打扮的跟鐘馗一樣,繼承了鼻荊郎傳承的家伙,并不是一個活人。

    而是一個鬼。

    不過,從他只嚇唬人,而沒有真正傷害人的行為來看,他這個鬼,還不算太壞。而羅云,在搞清楚了他的身份后,也猜出了他與這幫妖鬼演這一出戲的目的……

    他這是為了裝逼拉信徒!

    果不其然,在這個鼻荊郎報出了自己的名頭后,眾妖鬼紛紛露出了一副驚慌失措的表情。

    不過演的稍顯有些過,不太自然。

    但大堂里的眾人看不出來啊,他們此刻的心情,猶如做過山車一樣,剛剛從谷底飆到高峰,一個個為看到了‘神仙顯靈’而高興不已,又哪里能夠察覺的出,鼻荊郎和妖鬼是一伙的,是在演戲呢?

    “你是鼻荊郎又如何?敢阻擋我們吃人,一樣得死!”剛剛咬下了人頭的那只鬼,看來還是個主要配角,他抬手一指鼻荊郎,發出怒吼:“弟兄們,上,我們今天就吃了鼻荊郎,吃了這尊神仙!”

    妖鬼們頓時發出嚇人的咆哮,一個個張牙舞爪,沖向了鼻荊郎,將他團團包圍,讓大堂里的眾人揪緊了心,生怕鼻荊郎勢單力薄,斗不過這群妖鬼。

    “大膽!看我今天,不把你們這群惡鬼惡妖,給通通凈化!”鼻荊郎大喝一聲,然后換了個‘poss’,身上金光大作,讓他亮的如同是一輪明月。

    撲向他的妖鬼們,立刻發出了聲聲驚呼與哀嚎。

    “啊——好強的法術!”

    “圣光!這是圣光!”

    “我死了,我死了……”

    “不愧是鼻荊郎,不愧是神仙,果然厲害啊!”

    看到這一幕,大堂里的人們頓時放下了心,齊齊歡呼,為鼻荊郎喝彩,給鼻荊郎加油。

    但羅云他們幾個,卻是倍感無語。如果不是強忍著,他們恐怕都要笑出聲來了。

    好強的法術?強個屁!從鼻荊郎身上釋放出來的,就只是一片謠言的光芒而已,一點兒殺傷力都沒有。騙騙普通人還行,在他們這群人眼里,簡直就是個笑話。

    還說什么圣光……你當是基督教呢,還是游戲里的牧師、騎士啊?

    這會兒,不止是羅云,秋嵐他們全都看出來了,鼻荊郎就是要在這群妖鬼們的配合下,裝個大逼,讓酒店里的人們,真把他當成是一個厲害的神祗。

    其實,這鼻荊郎的修為,才剛剛是胎息境初期而已。

    “他費這么大的功夫,演這一出戲,不可能只是為了裝個逼吧?”秋嵐嘀咕道。

    “顯然不是。”羅云說,“他這是在發展信徒呢……如果我沒有猜錯,他肯定是有一座屬于自己的廟宇。待會兒,他就該‘推銷’自己的廟宇了。”

    說到這,他不由得想起了玄衣娘娘。

    當初,玄衣娘娘和她的那幫手下,要是能有鼻荊郎一半的編導能力和演技,又怎么會把自己給作死呢。

    凌犀小聲說:“發展信徒是肯定的,不過,我還是搞不懂,他們為什么只嚇人,而不動真格?甚至連‘吃人’,都是演的。”

    “這才是他們聰明的地方。”羅云略作思索,有些猜出了緣由,解釋說:“他雖然是鬼,可畢竟是得了鼻荊郎傳承,只要不殺人,就算被高麗的修行者或是官府發現并找上門,也不會太為難他,甚至還會對他進行收編或合作。可要真殺了人,吃了人,性質可就不一樣了。”

    遲天點了點頭:“羅老弟說的沒錯,這就跟咱們國內的野神一樣。對那些庇佑一方的善良野神,我們要合作、要收編。而對那些禍害鄉里的野神,則要采取雷霆手段,堅決打擊!”

    幾個人小聲議論之時,大堂里的妖鬼,相繼不見了蹤影。

    當然,這種不見,只是對于普通人而言。修行者們開了靈眼便會看到,妖鬼并沒有離開,而是隱藏了起來。

    最佳演員鼻荊郎,也在這一刻收起了璀璨金光,并更換了一個新的poss。

    凌犀小聲的吐槽道:“只會擺poss,演技差評!”

    大堂里的眾人,不知道是還沒有從剛剛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呢,還是不知道該怎么來面對一尊顯靈了的‘神祗’,竟是半天沒人吭聲。

    頗有點兒要冷場的架勢……

    鼻荊郎雖然還擺著poss,但臉上的表情,卻顯得有些不太自然了。

    羅云心中一動,突然有了個想法。

    這個鼻荊郎有點兒意思,或許能將他收作手下,反正他是鬼,本事也是捉鬼,算起來,正該歸酆都大帝管。

    當然,收作手下,并不會帶回九峰山,而是要讓他留在高麗。

    一方面,等于是在高麗開了個九峰山的分舵。鼻荊郎雖然本事不怎么樣,但會演戲會運作,相信能將分舵經營的很不錯。

    另外一方面,也是留一個眼線在這里。

    萬一域外天魔要在這里搞風搞雨,他也能立刻知曉。

    暹羅這幾天的動態,讓他懷疑,域外天魔很可能會從一些傳承者、修行者不多的小國入手,掀起混亂,再趁機而起。

    于是羅云扭頭,小聲問童麗:“謝謝鼻荊郎怎么說?”( 前方有鬼 http://www.txseom.tw/8_8913/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