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神農別鬧 > 正文卷 第410章 被毀的一萬朵玫瑰
    聽到工人的匯報,蘇嫵只是微微皺眉,覺得只是意外,按照規矩處理一下,彼此能過得去就行了。

    不過到達現場一看,她頓時怒了。

    工人花費大半天剪裁下來的玫瑰花,按照不同顏色,堆成幾片區域,全部被壓壞了。看那車輛痕跡,如果不是故意碾壓,絕對不可能把這些玫瑰花全部壓壞的。

    一輛小貨車,停在一大片散落的藍色妖姬花堆上,車后斗上,裝滿了肥料,增加小貨車的重量,可以讓它的破壞力變得更大。

    司機是一個流里流氣的青年,叼著香煙,一臉不在乎,對著圍著自已的工人們說著威脅的話:

    “你們別逼逼,老子車輛失控,撞毀了你們的花,按照市價,該賠多少賠多少,我一分錢不會少。你們說話注意點,要是惹急了老子,我轉身就走,你們也是瞎瞪眼。”

    孟經理急得滿臉漲紅,怒道:“你這是欺負人,你這是故意的。我親眼看到的,你來回倒車,碾壓我們的玫瑰花。這里總共一萬多朵玫瑰花,我們從早晨開始剪裁,包裝,現在才完成才三分之二。你這么一搞,我們就來不及交貨了,按照合約,我們要賠客戶十倍以上訂金的,這筆錢,必須你來出。”

    “你腦子有毛病吧?說我是故意的,你的證據呢?”小貨車司機趾高氣揚,絲毫不懼。

    孟經理說道:“我們這里有監控,你那些行為,全部都錄下來了。不管你是誰指使的,都逃不開法律的制裁。不但要賠十倍以上的訂金,這筆合同無法完成的損失,也要你來賠。”

    “有監控?”那青年變了臉色,不過似乎想起了什么,嗤笑道,“那就打官司唄,誰怕誰啊。”

    王平安陪表姐蘇嫵來到現場之后,一直沒有說話,站在一邊,靜靜的觀察工人和貨車司機的對話。

    而王鳳兮則跑到兩家花卉種植基地的邊界,查看環境。

    在這里承包土地的人,都是種植花草的,土地邊緣沒有圍墻,也沒有護欄,只有十幾厘米的地界,用小石碑標注。

    只有在辦公區和包裝區,才蓋了鋼架大棚,墻體是鐵皮包裹的泡沫,一撞就開。

    “失控的小貨車”從隔壁,一口氣撞破了鐵皮墻體,又把已經包裝大半,還有未包裝的一些新鮮玫瑰,全部碾壓之后,才停下來的。

    只要有一點點判斷能力,就知道這是故意的。

    剛才在這里嚷嚷半天,隔壁花卉公司的工人,也沒圍過來一個。

    不過蘇嫵王平安到達現場之后,隔壁也立即圍上來十幾個強壯的工人,手里好巧不巧,都拿著鐵鍬和鋤頭之類的東西,面色不善的圍了上來。

    對方一個負責人模樣的中年,態度惡劣的嚷嚷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小趙,你怎么把車開到人家的地方了?趕緊開回去,地里那片郁金香,正等著車上的肥料呢。”

    “洪經理,您來啦,我這是失控了,不小心開過來了。你幫我處理這事吧,我這就把肥料送過去。”小貨車司機說著,臉上閃過洋洋得意之色,鉆進了駕駛室。

    打火,掛檔,一腳油門,小貨車帶著轟鳴聲,就想駛出散亂的藍色妖姬區域。

    可是,無論他怎么發力,怎么踩油門,小貨車都紋絲不動,始終停留在原地。

    哪怕排氣口已經冒黑煙了。

    王平安的聲音,出現在小貨車后面,朗聲道:“慢者!既然車輛失控了,就別急著走,等檢修之后,再考慮開走吧,不然這么開下去,發生了車禍,撞死在什么地方,就不好了。”

    “你誰啊?別特么多管閑事。”洪經理眼中閃過一絲忌憚,惱羞成怒,沖王平安吼道。

    能把一輛小貨車拉得走不動,這人的力氣肯定不小,就算小貨車上面裝滿了肥料,也絕不簡單。

    蘇嫵倒也不懼,冷笑道:“洪經理,他是我表弟,也是我的合作人,這個花卉種植場,有他一半的股份,也算是這里的老板。怎么樣,這個閑事,能不能管?”

    洪經理咧咧嘴,面色不屑之色:“嚯,原來蘇總有撐腰的,怪不得這么硬氣。不過今天這事,只是一點小失誤,咱們可以協商解決,你想把事情鬧大?還是不想在這里繼續承包土地了?別忘了,我們老板是本地人。”

    “你可能不知道,我也是本地人。”蘇嫵發了狠,氣得銀牙直咬,幾次掏出手機,想要給父母打電話,都忍住了。

    “哈哈,你是城里人,不是本地的,我說的本地是,是附近村里的人。蘇總,我勸你認清現實,惹急了我們老板,你這片花田,都種不成了。”

    洪經理大笑,他帶來的十幾名強壯工人,也跟著大笑。

    啪,啊!

    一聲慘叫,驚擾了他們的笑聲。

    原來小貨車司機開不動車,氣壞了,拿著一個扳手下車,掄向王平安,想嚇唬他一下子。

    可是,王平安正等他先動手呢。

    一閃身,躲過這一下子,同時腳一勾,拌了對方一下子。

    貨車司機用力過猛,身體一下子就失衡了,像失控的火車,傾斜著,往前沖去。

    而他面前,正是小貨車的后斗子,砰的一聲,他的臉,正撞在車斗子上。

    一聲慘叫之后,他捂著臉,倒在地上打滾,疼得全身直顫,卻喊不出一絲聲音。

    鮮血從手指縫隙里,流了出來,流得很急,很多,幾秒之后,就把衣服浸透了。

    原來小貨車的車斗,有些破損,一塊鐵皮凸出來幾厘米,平時也沒有啥,但司機的臉撞上去了,比刀子都快,直接割開一個大口子,從眼角到鼻子,都裂開了。

    洪經理先是愣了一下子,然后勃然大怒:“我靠,你小子敢動手打我們的人,簡直是找死啊。大伙一起上,為小趙報仇。”

    他是見過血的人,初中沒上完,就在道上混,打架斗毆是常事。見到自已的人吃虧,他并不害怕,第一反應就是報仇。

    于是洪經理掄起鐵鍬,就朝王平安腦袋上砸,這股子狠勁,根本沒考慮會不會打壞人。

    “啊,你們別打人啊,都住手,不然我報警啦。”蘇嫵嚇壞了,生怕王平安在這里被人打壞了,叫喊著,就要撥打報警電話。( 神農別鬧 http://www.txseom.tw/8_8899/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