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楚臣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奪 奪寨
    滎陽城往東、往南,除了位于嵩山東麓坡地之上的密縣之外,包括密縣東南的新鄭縣半部,包括新鄭城在內,都變成洪水滔天的洪泛區。

    前年禹河大水浸灌而下,梁軍也被迫放棄淹水有三四尺深的新鄭城。

    目前大梁距離滎陽城最近的兵馬,也都撤到洪泛區南面的牛尖嶺扎寨結營,距離滎陽城約一百三十余里,距離滎陽南部的密縣不到九十里。

    河冰即將解凍,到時候洪泛區將限制住他們從南線對滎陽、密縣用兵,而禹河以南河淮地區的冰封期,又僅有兩個多月,這么短的時間遠不足以叫他們攻陷密縣等滎陽外圍的城寨后,再從容不迫的組織成千上萬的兵馬及數以萬計的物資堆積到滎陽城下安營扎寨組織攻城。

    而選擇冰封期組織兵馬進攻滎陽城,即便洛陽的兩支水軍旅今年入秋之前能發展出足夠大的規模并投入實戰,卻沒有辦法在禹河及南部洪泛區及賈魯河冰封之后,阻止孟州及汴梁的敵軍增援滎陽。

    想要借禹河及洪泛區將敵援隔擋在外,只能趕在冰封期之前拿下滎陽。

    這就需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洛陽|水軍要發展出足夠強的戰斗力,從虎牢關方向解決禹州敵軍橫渡禹河增援滎陽這一問題,第二就是他們在許州,則要解決大股兵馬怎么通過洪泛區北上進攻密縣、滎陽的問題。

    雖說洪泛區此時凍得結結實實的,縱馬狂奔都沒有問題,但再有十天半個月,天氣回暖,冰層一天薄過一天,兩年多來大股帶有大量泥沙的禹水傾泄到滎陽南部地區淤積下來,使得包括新鄭城在內的大片地區都變成大湖池澤。

    洪泛區西側,特別是新鄭縣以西,乃是嵩山東麓的崎嶇峰嶺,懸崖峭壁、猿鳥難渡。

    即便在被淹沒的洪泛區與崎嶇峰嶺之間,還能找到幾條通道從牛尖嶺出兵進入新鄭西部、密縣南部境內,但東梁軍在密縣南部建有多座堅固的城堡,僅需要用少量兵馬,就能封堵住他們的出兵通道。

    “嗒嗒嗒……”

    趙無忌轉頭看去,遠遠看到一隊騎兵從北面的丘嶺間往定軍寨大營馳去。

    “或許是李將軍他回來了?”何柳鋒遲疑的說道。

    洪泛區受禹河汛期影響極大,加上從滎陽東泄入賈魯河的低陷地隨著泥沙淤積程度日漸加重,洪泛區也會發生難以預料的變化。

    因此在接到韓謙密函之后,趙無忌身為主將不能隨意離開大營,李秀主動要求親率一隊人馬,穿插到滎陽境內作進一步的地形偵察。

    趙無忌不確定是不是李秀回來了,但剩不了幾天河冰就會消融,他必須這兩天就做出決定。

    大氅一揮,與何柳鋒在扈衛的簇擁下,往定軍寨大營馳去——為了盡可能庇護許州境內不受敵襲,趙無忌到許州后,沒有將大帳設于許州城內,而在長葛殘城(許州北部)東北二十余里、瀕臨潁水中游西岸洪泛區的邊緣坡地定軍山,找了一座殘寨扎下大營,而盡可能將內線的城寨空出來,讓民眾躲進去避開敵軍的侵襲。

    在定軍寨大營轅門前與從北面丘陵趕回來的那支騎兵相遇,恰是李秀帶著前往滎陽境內偵察地形的人馬。

    趙無忌與李秀、何柳鋒走進大帳,又派人將曹霸、趙慈、馮璋等將召集過來商議事情。

    砍伐原木搭建的大帳,在初春的黃昏時分,即便點燃燈燭,猶顯得昏暗。

    李秀先將他們這次偵察所得,在之前所繪制的滎陽地圖做了一些調整,并將滎陽守軍更具體的部署以及滎陽城及外圍城寨能看到一些防御器械及措施都做了補充。

    隨著入賈魯河西岸的泥沙淤積情況,在短短兩年時間內就變得相當嚴重,他們所偵察的幾條北上通道變得更加狹窄,等到今年汛季來臨,這些通道還有被大漲洪水淹沒的可能。

    “沒有什么好猶豫的,陳橋寨雖然有兩千守軍,但只要此時能出兵封鎖住滎陽、密縣與陳橋寨之間的通道,我要是三天之內拿不下陳橋寨,我把項上頭顱送給你們當尿壺用!”

    曹霸也不管自己乃是騎兵將領,張嘴就想要將攻打陳橋寨的差事討下來,拍著胸脯說道,

    “拿下陳橋寨,后續就能拓寬牛尖嶺與陳橋寨之間的道路,到時候隨便君上什么時候決定進攻滎陽,我們都可以從嵩山東北麓的坡地穿過,殺到密縣、滎陽城下。要不能拿下陳橋寨,今年底之前還想要組織兵馬強行進攻滎陽,我想多半會竹籃子打水只能落得一場空,連密縣都未必能攻下來,反正我們這邊沒辦法使上什么勁。”

    陳橋寨乃是位于新鄭城西、嵩山腳下的一座村莊,乃是滎州境內自前朝中期名聲漸盛的一處瓷器產地。

    陳橋寨的瓷商就近進山取瓷土燒窖,積下巨萬家資,占據嵩山西麓的坡谷修屋建寨不惜成本,修建得既華美又堅固,后期為防患流寇,更是加修堅厚的堡墻。

    奈何在前朝末年十數年刀光劍影、血腥中原的時光里,陳橋寨的原主人及村民早就不知道流落到何方了,只留下一座殘寨。

    新鄭被淹城后,梁師雄便分兵駐守陳橋寨,重新花氣力在密縣治城的南面,修成一處軍事要塞,與密縣共同組成敵軍在滎陽南翼的防御核心。

    過了冰封期之后,新鄭、滎陽境內皆是洪泛沼澤,從許州北部貼近嵩山西麓出兵進入滎陽境內的幾處通道,幾乎都要經過陳橋寨,然后再從嵩山東北麓的坡地往地勢較高的密縣以及滎陽城下推進。

    不可否認,他

    們要出兵北上,陳橋寨是必取之要沖;畢竟一年中的冰封期還是太短,他們想要北上,那絕大多數時間都繞不過陳橋寨,而只要攻下陳橋寨,往后什么時候攻打密縣、滎陽,都可以不受東面洪乏區的影響。

    要打還要趁早。

    要是等到河冰解凍,他們只能從正面進攻陳橋寨。

    到時候從正面進攻的區域狹窄,難以展開兵力不說,滎陽、密縣往陳橋寨派遣援兵都不用半天,他們卻又沒有能力繞到陳橋寨北面的嵩東坡谷進行攔截。

    然而他們要趕在溪河解冰之前強行攻下陳橋寨,這個時間可能都剩不到十天,還要分兵去攔截梁師雄從滎陽派兵增援陳橋寨,這次的作戰難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馮璋有些猶豫的說道:“是不是派人趕往洛陽,請示君上?”

    他們前期目標哪怕僅僅是陳橋寨,但考慮到必需要分兵攔截優勢敵軍的增援,還要趕在河冰開始消融前確保攻下陳橋寨,注定要將整個許州行營軍的主要精銳都投入戰場。

    如此規模的用兵,顯然是超過洛陽年前對他們的要求。

    “沒幾天河冰就要解凍了,要打就打,此時派人去洛陽請示,途中少說也要耽擱三四天的時間,等到君上下詔,我看黃花菜都得涼透了,”曹霸不滿馮璋的猶豫,說道,“我們直接出兵,到時候只要陳昆、沈鵬等人從虎牢關出兵配合就好。”

    李秀雖然敢親身涉險潛往滎陽,雖然他身為副都指揮使,這時候卻沒有直接表態。

    趙無忌握緊拳頭,輕吐一口氣,放在長案上說道:

    “敵軍預料不到君上今年就有計劃收復滎陽,那他們就估算不到我們進攻陳橋寨的決心有多強,這將直接影響到他們增援陳橋寨的決心與力度。這也是我們此時進攻陳橋寨最大的好處。李秀,你與曹霸率兩旅騎兵,負責穿插到陳橋寨北面,遲滯、攔截滎陽的敵援,我親自與何柳鋒到陳橋寨下,馮璋、趙慈各率一旅步卒、一旅騎兵于長葛、新鄭一帶戒備側翼……”

    趙無忌也深感不能將關鍵的三四天時間浪費在請示上,馮璋既然有疑慮,那便用何柳鋒所部充當進攻陳橋寨的主力,但會將有限的幾十架簧臂式床子弩、蝎子炮等精良戰械都集中到何柳鋒所部。

    雖然韓謙鼓勵、不拘下級武官將領多發表不同意見,但這一場仗要不要打、值不值得打,以及要怎么打,最終的裁決權還是在主將。

    …………

    …………

    當世還沒有誰能精準的預測天氣變化,東梁軍襲擾潁西的兵馬,也不可能會等到河冰真正開始融化之后才撤出去。

    許州軍的攔截、反襲擾作戰異常堅決,又有令人生畏、極為精良的野戰軍械,東梁軍的侵襲兵馬照歷年來的經驗,提前十天半個月撤走,也是為了能更從容不迫。

    隨著東梁軍襲擾兵馬撤回到潁水以東地區,滎陽守軍自然就認為這一年潁水兩岸持續有兩個月的襲擾、反襲擾戰事也應該暫告一段落。

    即便這時候數十人、百余人一隊的梁軍騎兵,踏過還沒有開始融化的河冰,像大大小小的蝗群,從南面穿插過來,直接大膽、近乎挑釁到逼近滎陽、密縣城下,在滎陽以南、嵩山東麓的坡谷、防寨之間游蕩,在滎陽守軍眼里,這也只是梁軍在看到陳許等地被襲擾傷亡損失嚴重之后,在今年的河冰解凍前最后可能不到十天時間里采取的一些報復、挑釁行動。

    梁師雄嚴令榮陽、密縣及諸城寨守軍謹守城池,嚴禁出城寨浪戰。

    這樣的心態下,守軍為免不必要的損失,甚至都斥候哨探都收回城寨。

    這與趙無忌的預料一致,最直接的好處就是曹霸率一隊隊騎兵穿插進去,完全封鎖住陳橋寨與密縣、滎陽的信道。

    即便何柳鋒率五千精銳步卒,拖拽諸多輕車戰械推進到陳橋寨的寨墻之前,距離陳橋寨最近不到三十里的密縣都毫無察覺。

    陳橋寨派出去求援的人手都被攔截下來。

    嵩山西麓坡谷間的樹林,雖然歷為遭受人為砍伐、變得稀疏,但雜草灌木也是頗多,有到處都被曹霸派人點火引燃,一股股黑煙升騰而起來,也攪亂掉陳橋寨內部點燃的求救烽火信號。

    …………

    …………

    直到何柳鋒率部正式進攻陳橋寨第三天,投擲的火油罐,將陳橋寨里的大量建筑都引火點燃,在入夜后火熱燒得西南半片天通紅,與星月相映,密縣守將朱韋才意識到出了大問題,派出一隊騎兵闖過重圍,趕到滎陽向梁師雄報信。

    梁師雄這時候即便還意識不到韓謙今年有收復滎陽的決心,但哪怕是為保證滎陽守軍在嵩山東麓有足夠的活動空間,將許州軍壓制在密縣以南,阻止其通過密縣、滎陽城以西的嵩山東北麓坡谷,與其虎牢關守軍取得直接的聯系,他也不能坐看陳橋寨有失。

    除了派人趕往武陟、汴梁、孟州求援,梁師雄也打開城門,著大將,同時也是他的族侄梁醒率兵馬趕往密縣,以便能就近增援陳橋寨。

    李秀、曹霸率兩旅騎兵,沈鵬從虎牢關率五千馬步兵,這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兩翼插入滎陽與密縣之間的嵩山東北麓坡谷,激戰一天,殺死殺傷東梁軍五千余卒,迫使梁醒不得不率殘軍撤回滎陽城休整——密縣距離陳橋寨更近,但密縣守軍有限,更難以增援陳橋寨。

    孟州副將蕭思慶率五千蒙軍騎兵渡禹河南下增援,李秀、曹霸、沈鵬則率部據嵩山東北麓與之糾纏,直到三日后何柳鋒所部徹底攻陷陳橋寨,他們成功完成阻

    擊作戰任務,才與敵軍拉開距離,往南撤出。

    由于后續作戰的重心,是要從南線攻下滎陽南部藩屏密縣,在得知趙無忌、李秀他們的作戰方案之后,韓謙就下詔,將沈鵬所部調歸許州行營軍序列,暫歸趙無忌節制,以便能從南線組織更為強大的精銳戰力,進攻密縣。

    …………

    …………

    得知陳橋寨陷落的消息,蕭衣卿從太原趕到滎陽時,已經是二月中旬。

    這時候禹河上游的冰層已經開始融化,一年一度的凌汛,正侵蝕兩岸低闊的土地,滎陽以東、以南的洪泛區雖然還蓋著河凍,但已經是薄薄的一層,有不少地底已經被洶涌的洪水頂破,滿眼望去一片狼籍。

    蕭衣卿這么緊急的趕過來,自然是猜到梁軍不計傷亡的攻陷陳橋寨,絕不僅僅是一座殘寨的得失。

    李秀、曹霸以及沈鵬率部進入密縣、滎陽之間作戰,雖然殺傷他們六七千人馬,主要還是最初滎陽守軍沒有防備,梁醒率兵馬南下增援時,遇到從兩翼殺出來的伏兵,一戰就損失近五千兵卒。

    之后糾纏戰主要發生滎陽城與密縣之間,東梁軍占據地利上的優勢,蕭思慶也率精銳騎兵來援,令梁軍吃不了不少苦頭,差不多有逾兩千精銳將卒殞命戰場之上,損失的優良戰馬數量更多。

    在蕭衣卿看來,梁軍僅僅是為了攻陷陳橋寨,而沒有后續的計劃,后續的糾纏戰根本沒有必要發生。

    梁師雄作為追隨朱溫奠定河淮基地的宿將,這時候也意識到梁軍今年有強攻滎陽的可能,蹙著霜白的長眉,與蕭衣卿對案而坐。

    蕭衣卿也頗為無語。

    梁楚達成和議,意味著韓謙能從南線調來更多的精銳兵馬填入潁西、河洛等地,而諸歸附軍及東梁軍鏖戰多年,也極需休整,他才強烈建議這一個秋季初乃至今明年都不宜急于再掀戰事,而以穩固防線、休養生息為主。

    為此,烏素大石甚至同意他的主張,將數千匠師遣歸汴梁,他也建議朱讓在滎陽以東、武陟以西修穿過洪泛區的偃道。

    也就是學當初梁軍在潁水兩岸,從兩側將修一道堰道穿過無法行船的淺淤區,雖然這條堰道側面要能抵擋住禹河大水的沖擊,修筑難度不低,但為了保證滎陽與汴梁的聯系不被洪泛區切斷,也是極有必要的。

    他卻沒有想到朱讓、梁師雄畏難,并沒有著手去修這么堰道,而是去年冬季將主要精力放在對潁西地區的襲擾上。

    蕭衣卿去年冬季就意識到東梁軍此時對潁西地區的襲擾,并不能發揮實質性的作用,但朱讓在汴梁稱帝,即便對蒙兀稱臣納貢,不僅僅他,即便是烏素大石也是不宜再對東梁軍的軍政事務,過度的指手劃腳。

    當然了,他也沒有想到韓謙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穩住河洛形勢,甚至都開始著手反守為攻了。

    現在河洛形勢真正是令他頗為頭痛。

    雖然洛陽還沒能造出兩千石以上的大艦,但蒙沖艦、赤馬舟等中小型戰船已經有兩百余艘,兩支水軍旅大體編訓完成。

    洛陽|水軍,即便還未必有實力殺入禹河,但此時孟州水軍的戰船,還想再進入伊洛河,恐怕會遭受到堅決的阻擊。

    這從韓謙開始著人直接在伊洛河口甚至河灘之上修造防御工事,可以看得出韓謙已經不容他們再踏上伊洛河兩岸之地的決心了。

    此外,上萬梁軍精銳鉆入歷山、王屋山建立牢固的據點,又由于歷山、王屋山與梁軍重兵駐守的邙山、虎牢關隔河相望,彼此增援便捷,不善山地作戰的趙孟吉、田衛業所部,想攻下這些據點,將梁軍從歷山、王屋山驅逐出去,短時間內也不可能辦得到。

    對此,田衛業、趙孟吉選擇在歷山北部、王屋山東部借助天然溝渠修建防壘,還能將梁軍精銳限制住,避免其對蒲州、孟州腹地的侵擾,但眼下的問題,滎陽被隔擋在禹河以南、賈魯河洪泛區以西,僅有密縣一城與之互為犄角,要怎么才能堅守下去?

    蕭衣卿頭大無比。

    使朱讓調入太多的守軍,一方面糧草消耗過大,另一方面會致使汴京南部以及潁河東岸地區,因為駐軍兵馬減少而出現防線上的漏洞。

    梁軍水師有能力架設長距離的浮棧,使得潁水東岸的洪泛區,不再是庇護其西翼防線的天然屏障。

    而倘若不督促朱讓往滎陽增派援兵,一旦滎陽北面的禹河水道,被洛陽|水軍切斷,以梁師雄手下現有兩萬多士氣低迷的兵馬,能否在梁軍的進攻下,堅守到十一月禹河、洪泛區再度冰封上?

    他這次與梁師雄見面,甚至能感覺到梁師雄有放棄滎陽的心思。

    誠然,無論對梁師雄,還是東梁軍,能守住滎陽則罷,倘若形勢不許,卻沒有拼盡精銳與滎陽共存亡的必要,畢竟東梁軍真正要保住的地盤,都在沙潁河洪泛區以東區域。

    就朱讓而言,他要想叫徐明珍、司馬潭俯首聽命,表示順服,他直接掌握的嫡系兵馬,怎么都不能低于徐泗軍、壽州軍。

    從這點來說,不要說叫朱讓大量往滎陽增派援兵了,即便叫朱讓往滎陽增派三五千援兵,可能都不甘愿。

    然而東梁軍不愿意往滎陽增派援兵,即便他不考慮兩頭統領難以協調的問題,他又能建議烏素大石從哪里抽調足夠多的精銳兵馬進入滎陽,協同梁師雄防守此地?

    蕭衣卿頭大無比,一時無計,離開滎陽、渡河北上孟州見趙孟吉之前,也只能在言語多勉勵梁師雄,堅守其守御滎陽的決心莫要動搖。( 楚臣 http://www.txseom.tw/8_817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