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科幻小說 >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冬木的夜依晚依舊核平
    “我是伊莉雅斯菲爾·馮·愛因茲貝倫,參加此次圣杯之戰的御主之一,beerker的御主!”伊莉雅露出俏皮可愛的笑容。

    精靈般可愛的紫色洋裝少女,銀發赤瞳遺傳自母親,雖然身材接近七八歲左右的小女孩,但就實際年齡,比衛宮士郎還要大一歲。

    所以,別看她稱呼衛宮士郎為哥哥,但其實是惡意賣萌,她才是姐姐!

    伊莉雅的出現讓眾人皆是大驚,被指名的衛宮士郎不知所措,如無必要他不想和如此年幼的御主對戰,但就目前的形式,不打一場根本無法收場。 aber面露糾結和痛苦,在伊莉雅報上姓名的瞬間,便認出對方是愛麗絲菲爾的女兒。回憶著高貴如公主的愛麗絲菲爾,saber便深陷煎熬,和愛麗絲菲爾的孩子為敵,只是想一想就讓她心如刀絞。

    “真是驚人,beerker的實力……不,稱作怪物才更合適吧!”遠坂凜使用御主的權限,查看到beerker的基礎參數,頓時心涼了一截。

    力量a+、耐久a、敏捷a、魔力a、幸運b、寶具a……

    恐怖的參數令人發指,縱然是號稱最強職階的saber,也無法比擬這等強大的怪物。

    “真是恐怖,就紙面上的實力,那個怪物以一敵六也未嘗不可。”紅a感慨道,因為靈體化的緣故,聲音飄忽讓人難定真實位置。

    遠坂凜毫不猶豫訓斥道:“白癡,現在不是說風涼話的時候,既然敵人無法正面擊潰,那就用你最強的能力射殺他。”

    我最強的能力就是近戰啊!

    紅a很想告訴遠坂凜,比起張弓搭箭,他對拿刀砍人更有心得。奈何家庭地位低下,又不想在saber面前掉面子,哼哼唧唧兩聲就離開尋找狙擊點了。

    臨走前,他還狠狠瞪了衛宮士郎一眼,半吊子的魔術師,不求你保護凜,別拖后腿就行了。

    正面戰場交由saber應付,紅a負責遠程打擊支援,必要時負責一擊必殺,這就是遠坂凜制定的戰術。戰場小白衛宮士郎沒有發言權,saber也認同這一策略,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這是最合理的戰術。

    “你們已經商量好了嗎?”伊莉雅甜甜一笑。

    看著伊莉雅天真無邪的笑容,在場沒有人回話。

    “那就開始了哦!beerker,殺光他們!”

    隨著伊莉雅賣萌的命令,骨灰級luoli控……咳咳,終極狂戰士beerker瞬間進入戰斗狀態。

    鼻腔悶哼一聲,噴出兩道重重的粗氣,鐵塔一般壯碩身軀發生變化,肌肉扎結的的體型膨脹一圈,朝著三米的高度更近一步。血肉肌理游走著澎湃的魔力,膨脹的血管讓他的皮膚轉化成暗紅色,狂暴的魔神極具視覺沖擊力。

    “吼吼吼”

    寶具‘十二試煉’發動!

    不需要寶具或防具,直接將肉體變化成堅不可摧的鎧甲,在此狀態下,beerker可以無視任何b級以下包括b級的攻擊,無論是魔術還是物理性攻擊,都無法破開他的防御。

    ‘十二試煉’是神的祝福也是不死的詛咒,擁有死亡后使肉體復蘇的恐怖威能,出場自帶十一枚復活幣,如果御主魔力強大,復活幣還可以追加購買。

    除了復活和無視大部分攻擊,‘十二試煉’還有第三個效果,讓承受過一次的攻擊第二次無用,而且賦予的抗性并不需要先死一次。

    持有這個犯規的寶具,beerker的圣杯戰爭體驗感極佳……如果他還有理智的話。

    遠坂凜幾人還不知道beerker的寶具能力,所以縱然對方數值恐怖,但己方有兩個從者,未嘗不可一戰。

    beerker腳下一踏,地面頓時凹陷一個深坑,蛛網裂紋散開,他借助反作用力高高彈起,對準衛宮士郎劈了下來。

    他手中的武器并非寶具,也沒有特殊的名字,由巖塊打磨而成的斧劍,鋒刃坑坑洼洼毫無華麗可言。狂放不羈的武器,一如他本人,充滿了野性張力。

    高速墜落的beerker如同重型炮彈,本就體型巨大,再加上高空墜落的沖擊力,直接在半空掀起一道勁風,刮得人睜不開眼。

    衛宮士郎此時還是個菜鳥,無法使用魔術防御,只得象征性抬起手臂擋住狂風,險些被吹個人仰馬翻。

    看到這一幕,saber急忙喊出聲來:“士郎,快退開!”

    要不怎么說做人還是靠自己才靠譜呢!

    就在beerker從空而降的時候,紅a出手自救,魔力凝聚而成的箭矢從遠方攢射而下。十余支紅色的箭矢拖著狹長的尾翼,仿佛紅色的流星急速劃過,在半空中阻擊了beerker下沖的勢頭。

    轟!轟!轟—

    所有的箭矢全都精確命中了beerker,撞擊在他身軀的同時猛烈爆炸,雖然攻擊等級不夠無法破防,但攻擊目的已經達到。beerker被貼在身上的爆炸掀翻,改變下墜軌跡,重重落在邊上的花園草坪上。

    嗖!嗖!嗖!嗖

    猩紅的箭雨如影隨形,在beerker墜地的瞬間追擊而來,密集的雨點根本無法防御,beerker舉起斧劍防御,被震耳欲聾的連續爆炸淹沒。

    地面隆隆震動,不算寬敞的花園被上百根箭矢犁了一邊,像極了現代化戰爭中的覆蓋式打擊。

    只是可惜,無法破防的攻擊來再多也沒用,箭矢之雨停止之后,毫發無損的beerker大步走了出來。

    “居然……毫發無傷?開什么玩笑,至少也得有點傷痕吧!”遠坂凜不可置信說道,連擦傷都沒有,這要怎么打!

    伊莉雅嘆了口氣,可能是因蒼白的反抗而苦惱:“beerker,不痛不癢的攻擊無視就好了,把敵人全部殺掉。”

    “吼吼吼”

    beerker眼中紅光大盛,服從伊莉雅的命令,完全不管繼續轟擊在他身上的箭矢,雙腳一踏在原地留下大坑,身形瞬間沖至衛宮士郎面前。

    沉重的斧劍橫掃衛宮士郎腰腹,若是命中,遠坂凜和saber正好一人一半。不對,若是命中,saber這一組只能提前退場了。

    鏘!

    早已有所準備的saber出現在衛宮士郎身前,持劍擋下了厚重的斧劍,二人僵持片刻,風系魔力包裹的看不劍一陣扭曲,隨即釋放出強大的風勢,將beerker遠遠彈開。

    “吼吼吼”

    紅色的眼眸煞氣凝重,beerker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震蕩的音波以肉眼可見的浪潮揮散而出。

    與此同時,beerker用著和他體型完全不符的速度,閃身殺向saber,高舉的斧劍輕易撕裂空氣,猛地重劈向saber頭顱。

    鏘!

    巨大的斧劍和看不劍碰撞在一起,當即爆發出激烈的火花,武器交錯的縫隙震顫摩擦,saber被斧劍傳來的龐大力量狠狠掀翻了出去。

    嗖!嗖!嗖!嗖

    精準到如同衛星制導的箭矢閃現,瞬間引爆制造的沖擊波迫使beerker停下追擊的動作,而后又是連綿的紅色箭雨落下,整條柏油馬路所在的區域激起大片火光煙塵。

    肆虐的魔力波動攪蕩著熱氣升騰,火熱的光線即便相隔甚遠也無法忽視,以beerker為中心,四周的地面坑坑洼洼,一切都被魔力箭矢破壞殆盡,中心處更是有一個巨大的坑陷。

    beerker高大的身影自煙塵中緩緩浮現,箭雨非但沒能擊破他的防御,反倒更加凸顯他讓人絕望的實力。

    同一個時間,帶著caster出來尋找落單從者的杜克,也察覺到了這股沸騰的魔力。

    “master,你不是說今晚不會有從者交戰嗎?”caster指著遠處爆起的魔力亂流,一臉求解釋的好奇模樣。

    杜克眉頭一挑:“也許是從者之間的小摩擦,巡邏的從者相遇,切磋幾招再來兩句商業互吹,是很正常也很符合常理的。”

    轟!!

    狂暴的魔力沖上云霄,紅色的蘑菇云升騰而起,打散天空的云朵,冬木的夜晚是如此核平。然而市民們表示,他們耳聾眼瞎口不能言,所以什么都看不見,也什么都聽不到。

    “master,你管這種級別戰斗叫……切磋!?”caster一臉戲謔之色,看到杜克吃癟,心情非常愉悅。

    杜克拉長著臉,是誰這么大膽,居然掃他的面子,這分明是自取滅亡。

    (本章完)(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http://www.txseom.tw/5_520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