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 正文 第845章恐:恐水!
    “全家人都反對,可我姐就是喜歡做這個……”范先生說,“她就像著了魔似的,天天四處救貓救狗,我就弄不懂,那么多中國窮人等著幫忙,為什么偏偏要去幫這些動物?難道中國人還不如貓狗?”

    小馬說:“范哥,你不能這么想。”他還要解釋,范先生連連擺手,走向樓梯口那邊,似乎心情很煩躁。我和小馬在醫院的走廊里坐著,他把那塊阿贊含萊的樹精佛牌緊緊握在雙手中,默默地念著什么。

    我說:“泰國佛牌只能保佑供奉者,這樣做是沒用的。”小馬看了看我,又繼續閉目合十默念。看來他對范女士的感情很深,這些在救助站工作的人都是極富愛心的,估計員工之間的感情都像親人那樣。

    傍晚時分,我和小馬還有小牛在醫院食堂吃完飯剛上來,看到醫生正在跟幾名救助站的工作人員說著什么,大家臉上的表情都很舒展,尤其范先生。我們連忙過去,范先生高興地說:“我姐的體溫開始下降了,剛驗過血,白細胞也在降低!醫生說很可能是血清起的效果。”

    大家都歡呼起來,我也很高興,雖然對范女士的某些看法和行為不太贊同,但畢竟她是很有愛心的人,誰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客戶病入膏肓。當晚,我和幾名工作人員回到救助站過夜,留下一個人照顧,次日起來再到醫院。轉眼三天過去,我看到范女士氣色不錯,已經能自己行走。醫生剛給范女士驗完血,數據還沒出來,說我們可以帶著范女士到院子里轉轉。

    小馬和小牛一左一右,扶著范女士來到醫院后院的草坪。廣州俗稱花城,綠化非常棒,這醫院的環境也很好。在長椅上坐了一會兒,我對范女士說貓狗路過不是萬能的,小狗崽和成年大型犬是兩碼事,以后這種危險的行為千萬不能再做。范女士點了點頭,并沒說什么,若有所思。

    在醫院呆了幾天,我打算午飯后就告辭回深圳,剛來到醫院,就看到走廊里人頭攢動,救助站的人和范先生似乎都很緊張,范先生更是激動對醫生大聲說:“是不是又有變化?為什么今天燒得更厲害?”

    “怎么了?”我走過去問道,病房門開著,范女士躺在床上似乎睡了。小馬說不知道什么,范姐從昨天半夜就再發高燒,還伴隨著耳鳴、頭疼和胸前空痛。剛才在病房里,她還用被子把頭全部蒙住,似乎很怕聲音。醫生回答說現在不好說,已經抽了血,等化驗結果出來再看。

    這時,忽然聽到病房里的范女士大叫,雙手捂著耳朵,旁邊給她倒水的小牛嚇了一跳,連手里玻璃杯都摔在地上。醫生和護士都過去看,范女士叫著:“不要、不要倒水,不要……”醫生和護士對視一眼,連忙讓病房里的人全都出去,又將病房門反鎖,誰也不讓進,醫生急匆匆地走開。

    范先生問道:“為什么關門?”不多時,醫生又匆匆返回,臉色凝重地對范先生說已經給省疾控中心打了電話,那邊馬上派人過來,患者的情況不容樂觀,現在已經有了恐水癥狀。

    我以前就聽過“恐水癥”這個詞,好像是狂犬病發作的時候就這樣。范先生和小馬、小牛連忙問什么意思,醫生說恐水癥就是狂犬病毒已經開始破壞人的大腦中樞神經和脊髓神經元,令人產生紊亂的感官反應。

    “那、那代表什么?”范先生聲音開始哆嗦。

    醫生說道:“這說明狂犬病毒已經發作。”小馬又問要是狂犬病毒發作的話,治愈率大概是多少。醫生搖了搖頭,說目前醫學界還沒有能治愈狂犬病毒晚期的辦法,基本是百分之百。

    范先生頓時大驚,跪在地上抱住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姐姐,花多少錢都行,用什么好藥都沒事,大不了我把南京的房子抵押,很快就能有錢,求你啦大夫!”我和醫生等人連忙把他扶起來,醫生讓我們坐著等待結果,醫院會盡全力。

    半小時后,兩個男人在醫生的伴隨下走上樓,進了病房,開始為范女士再次抽血化驗。病房門沒反鎖,范先生慢慢推開門,低聲呼喚姐姐。范女士頭發很亂,手也在發抖,慢慢轉過臉,看到是范先生,就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搖了搖頭,似乎是在告訴弟弟她沒事。范先生還要說什么,病房門被護士關上。

    “不會有事的……以前就打過疫苗和血清,我姐姐肯定沒事。”范先生來回踱著步,自言自語。我過去對他剛要說話,突然從病房里傳出范女士的大叫,我們都轉頭看,病房的門被打開,范女士猛沖出來,跟范先生撞了個滿懷。范先生剛要問什么,范女士雙手緊緊抱著范先生的肩膀,痛苦地哭聲。

    病房里的醫生大叫:“別被她咬到!”同時跑出來,但范女士似乎是害怕,松開范先生就朝走廊對面跑去,來到樓梯口處,轉身下了樓。幾名醫生和疾控中心的人都跟在后面緊追,我和小馬小牛還有范先生也跟著跑下去。

    在樓外,看到范女士直朝前跑,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兩個人有說有笑地要進大樓,被范女士同時差點撞倒,兩人生氣地大罵:“沒長眼睛嗎?”又看到很多醫生和護士也追出來,兩人有些發呆。這時看到范女士跑到一棵大樹底下,雙手雙腿并用,居然迅速地爬上了樹,就像猴子那么靈活,把院子里的人全都看呆了。

    “抓住她,”醫生高喊,“不能被她咬到!”院門口的兩名保安聞訊趕來,醫生讓他們盡快想辦法抓人,就見范女士爬在樹端,緊緊抱著樹枝痛哭不止,還用腦袋撞樹。

    范先生在下面大叫:“姐姐,你快下來呀姐姐!”保安也沒轍,似乎從來沒處理過類似的情況。醫生讓他們找出手套戴上,但天氣炎熱,兩保安有些發蒙,看到保潔員來看熱鬧,手上戴著線手套,就過去借用。醫生提醒他們最好戴上雙層的,說這患者是狂犬病晚期發作,要是被咬到也有可能傳染。(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http://www.txseom.tw/5_51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