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還看今朝 > 正文卷 第八卷 第一百六九十六節 臨行
    對于兄長的態度,沙正剛只能聳聳肩以對。

    這種事情其實本來就很難說誰是誰非,沒有絕對的對與錯,看各人的觀點而已,見仁見智,只要不違反法律,不違背公序良俗,誰也沒有權力去要求誰要服從誰的觀點意志。

    “算了,不說這事兒了,說說你的公司吧,怎么樣?”沙正陽也知道沙正剛已經長大成人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事事對自己俯首帖耳了,他也有他自己的觀點態度了。

    “開局還算順利吧。”說起自己公司,沙正剛心氣頓時高了起來,“澍哥還是有幾把刷子的,原來的資源沒白積累,截止去年10月底,我們一口氣在燕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大連、青島、蘇州、嘉州拿下了六百多棟寫字樓的電梯液晶電視廣告發布權,現在每臺液晶電視的成本價在11000元左右,10月到12月底,我們進入了香港、澳門,到今年3月底之前,我們還要進入臺灣和新加坡以及泰國,10月到3月這五個月,我們還準備在拿下一百棟左右的商業樓宇,……”

    “……,也就是說,我們到3月底光在液晶電視的成本上就要砸進去了接近1000萬,按照澍哥的設想,這種覆蓋還遠遠不夠,還要進一步下沉投入,我們預計今年3月之后還要繼續在國內城市布局,包括西安、成都、漢都、南京、武漢、沈陽、哈爾濱、合肥、長沙這些城市也都會納入進來,形成全覆蓋,到明年年底,所有省會城市和副省級城市,以及部分大中城市都要進入我們的勢力范圍,……”

    沙正陽清楚王澍的性格,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強,這股子狠勁兒,也就意味著要玩命的燒錢。

    像這類商業樓宇電梯電視廣告其實沒太多技術亮點或者創意,只要想到了,那就是看誰的資金雄厚了,當然先行者的優勢也是不可低估的,只要你有了先行優勢,如果再在資金上不上太短缺,基本上你就立于不敗之地了,當然前期只要就是靠燒錢布局,然后把你的客戶成功的吸引進來,對于王澍來說,這應該不是大問題。

    現在王澍和沙正剛他們已經搶先于江南春他們提前了兩年多時間下手,如果都還不能占據先行優勢,那么沙正陽真的要說那趕緊收拾攤子關門大吉吧,而且他們一下子還湊足了1.2億元的資金來用于前期的推廣發展,這說明王澍也是早就看到了這個行業未來的關鍵是什么。

    “這我知道,前期就是燒錢推廣,國內市場是關鍵,當然香港泰國新加坡算是一個噱頭吧,給人看起來走國際化道路的范兒,不過你們成功的打動了你們的廣告客戶了么?”沙正陽微笑道。

    “效果還不太好,很多客戶都不太相信這個效果,不過澍哥倒是胸有成竹,他已經做好了未來兩年內虧損甚至大虧的思想準備,實在不行,他也準備引入風投資本,已經有一些資本在接觸我們,但澍哥現在不打算讓他們進來,現在公司還撐得住。”沙正剛回答道。

    “那你自己覺得呢?”沙正陽反問:“你內心有沒有底兒?”

    “我?”沙正剛遲疑了一下,似乎是在思索,“澍哥我和探討過,我覺得關鍵還是市場的發展很深耕問題,燒錢我們早有思想準備,但是燒錢要燒出效果這才能支持我們尋找到下一步資金來源,1.2億一開始我們覺得很雄厚了,但現在看來還是有些想得太簡單了,我估摸著這點兒錢按照現在的架勢燒下去,頂多明年中,甚至還熬不到那個時候就得要燒沒了,也就是說今年底之前我們要拿出足夠的成績來吸引資本進來,……”

    “那你們現在有像樣的競爭對手出現么?”沙正陽問道。

    “還沒有,有一些廣告同行倆打聽了解過,看看我們這燒錢架勢就沒有人敢效仿了,當然澍哥說這只是暫時的,一旦我們燒出了效果,估摸著就會有資本支持入場,那個時候那就是比誰更能燒錢,誰更會燒錢,誰燒錢效果最好了。”沙正剛坦然道:“不過到那個時候,我相信我們已經占據了足夠的樓宇資源,而且最優良的一部分已經被我們控制,恐怕沒有人能比得上我們燒錢的效率了,所以澍哥不太擔心,甚至現在還愿意燒得更厲害一些,看上去我們的財務狀況更嚇人一些,因為這可以嚇阻想要入局者,避免我們承受更大的壓力。”

    沙正陽笑了起來。

    王澍的這一招不能說沒用,但是這是建立在資金充裕的前提下,看來這1.2個億的確給了他很大的底氣,當然這也和資金來源相對單一穩當有關。

    都是東方紅集團的老兄弟,加上沙正剛和馮子材,知根知底,信任度足夠,而且有自己的指點做擔保,所以才敢如此做,換了別家,你試試,一個億被你燒得沒了,卻還見不到效果,資本早就能把你給撕了。

    “哥,你覺得呢?”沙正剛再是心大,自個兒砸進去4000萬,其中2000萬都是借來的,還是希望得到一個肯定回答。

    “既然你們看好,那就去大膽做吧,王澍心里有底。”沙正陽拍了拍沙正剛的肩膀,都長大了,學會自己做主了,4000萬的投資,一半是借錢,也敢下手了。

    當然這借來的2000萬,寧月嬋他們都沒有覺得有什么,甚至在晚間來看卿箬笠時提都沒提,境界層次不一樣了,想想十年前為了紅旗酒廠弄點兒流動資金的艱難,真有點兒恍然如夢的感覺。

    整個春節就被孩子出生給占滿了,得知沙正陽喜得貴子,無論是關系好壞,只要是有些接觸聯系的,起碼都要打個電話發個短信來恭賀一番,當然沙正陽早早就說過不希望大家到醫院或者登門道賀,心意先領了,理解萬歲。

    大家也都能理解,畢竟這樣一個敏感時候,沙正陽的敏感身份,都不得不謹慎一些。

    孩子的出生,對于沙父沙母來說,無疑是最幸福的一組人,一直以來沙正陽和沙正剛兩兄弟在婚姻問題上的拖后就讓沙父沙母心里十分介懷,而沙正剛那種有點兒玩世不恭的態度更是讓沙父沙母覺得不靠譜,現在沙正陽終于解決了傳宗接代的問題,對于沙父沙母來說,就算是功德圓滿了。

    他們今后的心思,很大程度都會圍繞著這個孩子而轉。

    這種喜悅的氣氛一直持續到了正月十五,沙正陽請了一個星期的假,這樣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著卿箬笠和孩子。

    孩子取啥名也成了問題,不過按照慣例,孩子的名字得由爺爺來去,這也導致了沙父這一段時間里都是抱著《康熙詞典》念念叨叨。

    *********

    上班第一天,沙正陽就到茅向東那里去報到。

    “上班了,初為人父的感覺怎么樣?”茅向東心情不錯。

    “說實話,很復雜,亂糟糟的,喜悅固然有,但是擔心也不少。”沙正陽老老實實的道。

    “嗯,有了下一代,你會感受到更大的責任,對自己,對家庭,對孩子,對社會,都會有一個不一樣的觸動和認識,你會慢慢體會到的。”茅向東先給他灌了一句雞湯,“嗯,另外還有一樁事兒,讓我很為難。”

    “哦?您說,我覺得恐怕沒啥事兒能讓您為難吧。”沙正陽笑了起來。

    “那我可說了,五月有一期‘加強黨的領導水平和執政能力提升’培訓班在中央黨校開班,名單由省委上報,中組部確定,原則上是廳級后備干部,省委組織部那邊的意思,中組部恐怕是點了你的名要你參加。”茅向東望著沙正陽,“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看過你的履歷,你參加過的培訓不多,這一次你該去參加,不過你剛有了孩子,……”

    沙正陽點點頭:“茅書記,沒關系,有人帶,老丈母娘也來了,估計要幫著把孩子帶到一歲之后才會回去,還有我爸我媽幫著照看,都不是問題。”

    “嗯,很好,那我也就放心了,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你也聽到了這一期培訓班的主題,意義重大。”茅向東點點頭,“高官也有一期一樣主題的,參加的都是主要領導,你應該明白其中意義,……”

    “茅書記,我還真的不太明白,是不是這里邊也蘊含著其他特殊意義?”沙正陽笑著問道。

    “那你自己去好好琢磨了。”茅向東也笑了起來,“無論如何,這樣一個培訓機會,對你來說都是難得的,開拓視野眼界,增強理論知識,提升駕馭能力,完善領導藝術,都會大有裨益的。”

    “請茅書記放心,我會認真學習,完成課堂任務,爭取更大收獲。”沙正陽也笑了起來,“時間多長?”

    “三個月,所以你把部里邊工作安排好。”茅向東點頭,“希望你能如期歸來,我們再共同奮斗。”

    ()( 還看今朝 http://www.txseom.tw/5_5059/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