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伏天氏 > 正文卷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一個時代的結束
    至圣道宮深處,似有一道印記被開啟,隨后一道璀璨的光芒綻放。

    蒼穹之上,漸漸出現了一幅圖案,那是一尊偉岸的身影,他站在九霄宮闕之上,目光望向下方,整片蒼穹,仿佛都被他的身影所覆蓋。

    “人皇。”所有人盡皆心頭顫動,傳說中的無上存在,人皇境的存在。

    統御九州的皇者,夏皇。

    “拜見夏皇。”純陽和柳禪躬身下拜。

    “拜見夏皇。”知圣崖的圣人同樣躬身拜見,哪怕他是知圣崖的諸人,哪怕他此刻對純陽極為不滿,但面對夏皇,他只有躬身拜見的份。

    一道道身影欠身拜見,對人皇的尊重。

    “荒州,至圣道宮。”夏皇平靜開口,他的聲音宛若天威般。

    “是。”純陽躬身道。

    “何事?”夏皇問道,此地為他道統之一,因此他留下了一道印記。

    “師弟。”純陽看向身旁的柳禪。

    “請夏皇過目。”柳禪燃燒的精神力朝著夏皇而去,化作一道道畫面呈現于夏皇那一道意志中,很快,夏皇便感知到了發生的一切。

    “知圣崖弟子展逍坑殺禹州之人,污蔑荒州顧東流,追殺而至,以至于發生后面的一切,如今知圣崖圣境前輩降臨,晚輩不得不請夏皇主持,請夏皇恕罪。”純陽開口道。

    “既是你荒州之地,為何之前幫助知圣崖?”夏皇聲音冷淡。

    “為私念讓道宮蒙羞,是我之罪,我身為道宮宮主,無言再執掌至圣道宮,愿以死謝罪。”純陽開口道。

    夏皇神色平靜,隨后望向知圣崖圣人,道:“你有何話可說?”

    “夏皇,我之前并不知發生之事,只是我知圣崖圣子被殺,因此派人前來拿人,回去之后,我定當調查清楚此事,還望夏皇恕罪。”知圣崖圣主躬身道。

    夏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知圣崖圣主又道:“夏皇,荒州多年無圣,徒占道統之名,實則已是不配,不如將之取締。”

    純陽和柳禪神色難看至極,若非是顧及夏皇,恐怕其它州早已經染指荒州之地了。

    他們也知道,留給荒州的時間并不多,那一天遲早會來,因此迫切的想要荒州出現圣人,但萬萬沒有想到反因此急功近利,鑄成大錯。

    夏皇掃了一眼在場的諸人,隨后開口道:“下一屆圣道之戰后,荒州若無圣境人物誕生,道宮將被取締,在此之前,知圣崖不得再動荒州。”

    “是,夏皇。”知圣崖圣主躬身道,他乃是夏皇座下圣道存在,雖然此事對于至圣道宮而言關乎生死存亡,但對于夏皇而言實則并不是大事,人皇,會很在意連圣境都沒有的勢力?

    即便是他知圣崖,在夏皇眼中也并不會有太高的地位,所以沒有人敢惹夏皇不高興。

    “多謝夏皇。”純陽并沒有指望夏皇會懲戒知圣崖,他也知道不可能,荒州多年無圣,想必在夏皇心中的地位也在不斷下降。

    “還有其它事嗎?”夏皇對著純陽問道。

    純陽對著夏皇躬身,道:“道宮繼承者之人,我隕后,至圣道宮下一代宮主,由葉伏天繼承,道宮所有人輔佐,特在此上稟夏皇。”

    荒州的許多大人物抬頭,心頭微顫,看著純陽。

    這位至圣道宮的大宮主一心想要荒州出現圣人,因此不惜一切代價培養白陸離,但最終卻鬧得荒州天翻地覆。

    然而,他終究還是有魄力之人,在命隕之跡,沒有人想到,他會直接道宮之主的位置給一位王侯,這簡直是有悖常理,前無古人,后也難有來者。

    而且,他刻意在夏皇消失之前說出此話,諸人自然也明白其用意。

    今日之風暴由葉伏天掀起,知圣崖必然想要拿他,而夏皇已經命令知圣崖不得動道宮,但卻不代表不能暗動葉伏天,而如今,純陽將葉伏天放在道宮之主的位置上,知圣崖怕是就沒有這膽子敢違背夏皇的意志動葉伏天了。

    道宮已經如此,純陽在盡最后的努力穩固道宮,同樣也為穩固白陸離之外的希望。

    葉伏天抬頭看著純陽,他也沒有想到對方會這么做。

    然而,讓他做道宮宮主么?

    “好。”夏皇淡淡點頭。

    “晚輩沒有其他事了。”純陽躬身,夏皇身影漸漸變得虛幻。

    “恭送夏皇。”

    一道道聲音傳出,蒼穹之上的身影消失不見,知圣崖的強者神色極不好看,圣主也一樣,今日,這是被純陽擺了一道嗎?

    竟然將夏皇搬出來威脅他,很好。

    “走。”知圣崖圣主的身影同樣消失,孔堯等人冰冷的掃過諸人,竟然,就這么空手而歸?

    而且這一次,又有不少損失。

    他們來荒州發起了數次大戰,全部都鎩羽而歸。

    “走。”孔堯深深的掃了一眼諸人,這筆賬,以后會有機會算的。

    知圣崖的人退走,劍圣山莊的燕無極、南天府的南天神槍、帝氏的帝開等人,他們的臉色瞬間慘白。

    他們,怎么辦?

    如今至圣道宮請夏皇,封葉伏天為下一代宮主,道宮意志再次一統,而且這一次,和荒州許多大人物的意志是一樣的。

    這對他們而言,簡直是滅頂之災。

    不過此時并沒有人在意他們的想法,純陽和柳禪的身影漸漸變得虛幻,仿佛真正到了油燈苦盡,宛若透明的般。

    他們看先道宮諸人,純陽開口道:“我的話你們都聽到了,今日起,葉伏天為道宮宮主。”

    “我何時答應過你了。”葉伏天抬起頭看向純陽,此時他內心很復雜,該不該恨?

    今日之戰,老師、解語、華青青,多少人重創,生死一線。

    如若他到來之時,道宮能夠允許他和白陸離一戰,一切都不會發生,這也是他來道宮的目的,想要挽回一切。

    如今算是挽回了,達成了他初來之時所期待的,但卻來得太晚了些。

    他此時內心很復雜,很累。

    “道宮所坐的一切我知道你一時難以接受,但你的老師、劍魔、道藏,他們可曾對你做過什么?”純陽開口道:“如今,我、柳禪、天刑,都將成為過去,之后的一切,你就當做是為了你自己,為了你在道宮中的朋友。”

    葉伏天看向老師斗戰賢君、看向劍魔、道藏賢君、又看向云水笙、凰他們,他閉上眼睛,心有些亂。

    “多少年來,證圣之戰,不知多少荒州頂尖人物隕落,我也是在那里身受重創,九州之地,我荒州希望最為渺茫,因為最弱,敢參與,死的人也最多,所以,我培養白陸離,將所有的希望傾注于他的身上,我希望有一天荒州有一人也能夠以絕代之姿,橫壓九州頂尖人物,誕生圣人,唯如此,道宮才算是名副其實,有真正的圣道,未來,道宮、荒州,才能夠更加強盛。”

    “我一直有一個心愿,想要在我大限到來之前,見證荒州圣人問世,執念至深,如今,我看不到那一天的到來了,但我不希望這片土地,成為其他州統御之地,若是如此,將來發生類似的事情,有人會和你一樣,將更無力反抗。”純陽緩緩開口:“若荒州有圣,今日之一切,便不會發生,你的天賦會被發現,成為圣人弟子,白陸離會和你共存,荒州會諸天驕同時問世,這一切的幻滅,是我的過錯,我見證不了這一幕,但我希望,你能夠帶來我所幻想的這一切。”

    說著,他的身體漸漸化作了一道道光點。

    “宮主。”劍魔、道藏等許多人心有不忍。

    “好好輔佐他,道宮,不朽。”純陽看向諸人,這一刻,他回想起當年老師對他的期望,只可惜,他沒有這份榮耀,真正教導葉伏天。

    “師兄。”柳禪看著純陽消失,他看向葉伏天,道:“我知道你恨我,當年準你入圣殿我也曾期待過,后面所發生的一切,皆非我所愿,我是道宮的罪人,將來你的成就越高,我這罪人,便越會被釘在恥辱柱上,世人會唾棄我的眼界,若是真有這么一天,我會很欣慰。”

    說罷,他抬起頭,身體化作點點光輝,追逐著純陽而去。

    無數人凝視這一切的發生,今日,荒天榜排名前三的兩位大人物,道宮的兩大宮主,命隕。

    從此,荒天榜第一和第三消失。

    諸人都隱隱感覺到,一個時代結束了。

    另一個時代,會是怎樣的風景!

    PS:連續兩天三更,求幾張月票!( 伏天氏 http://www.txseom.tw/2_2676/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