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奶爸 > 正文 第四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相見
    “戰!”

    “殺了凌海劍宗的無心。”

    “誰能取他首級,會有七階靈寶和十萬晶石的獎勵。”

    一群人正圍追殺一個盔甲男子。

    “哈哈哈,想要殺我?盡管過來試試!”

    盔甲男子大笑一聲,氣勢狂傲。

    但他的目光卻很是凝重。

    后面的這群人,并非弱者,其中更有兩位天煞宗都小有名氣的天驕弟子。

    “必須要逃出去。”

    盔甲男子正想辦法破局時。

    嗖!

    一道身影極快速的從天邊呼嘯而來,快若閃電。

    “來人了!”

    人群警惕。

    但只見那低空飛行的人影,一晃而過,越過他們,身體和空氣的沖擊所形成的風,才狂涌而來。

    “那是誰?”

    “定然不是無名之輩。”

    “糟糕,無心要逃了。”

    “......”

    張漢的極速飛行。

    讓他的意念消耗的比較快,但不要緊,有恢復丹藥維持,一天的時間,總可以半天保持高速飛行,體內能量,也維持在六成到七成。

    五天時間,張漢橫跨半個第五戰區。

    從一開始荒無人煙的地方,到密集交戰的地方,有攔路虎,張漢便略施小計,直接越過,從不戀戰,也不想和誰發生戰斗。

    在他看來,這點小沖突,或者有什么寶物,都不值得他耽誤一丁點的時間。

    十天后。

    張漢跨越了第五戰區,位于邊緣地帶。

    在這里,他總能看到一些天煞宗的隊伍。

    不過以張漢的隱匿之法,這些人并沒有發現他。

    找準方向,張漢奔著赤霞宗疾馳而去。

    又過了二十多天。

    總共一個多月的時間,張漢終于來到赤霞宗的邊緣地帶。

    這里還外門區域。

    砰!

    在森林中,準備野戰的一對小情侶,被張漢拍暈過去。

    拿著那位男子的令牌,張漢穿上帽衫,將黑色的貌似扣在頭部,便直接走入城市中。

    繁華的城市,都是一些年輕人,有十幾歲的,最大也就二十多歲。

    他們等待著三天后,一年一屆的內門考核。

    來往的路上,都有很多人提起這件事。

    “咱們赤霞宗考核通過率,只在百分之五,一百個人有五個能通過,很難。”

    “別氣餒,萬一你運氣爆表,超長發揮,就通過了呢。”

    “我謝謝你的夸獎啊。”

    行走在街道上,張漢暗中感應了下血源咒的印記。

    其中一道紅芒,指引向赤霞宗內門的方向。

    “在內門。”

    “我一路來到外門,越過一千多層陣法防御,很輕松。”

    “但內門不同,偵測防御更強,我雖能過去,但如果有完善的智能監測系統,還是有幾率被發現。”

    “以弟子身份進入赤霞宗內門。”

    “外門弟子的信息......”

    張漢想了想,還是準備去找內門弟子說事。

    在這座城市,有指定的地方,張漢直接過去,隨便找了個內門弟子,晶石啪啪一甩。

    “師兄,我想要換個身份信息,原來的用不了了。”

    張漢的臉上漏出了虛偽的笑容。

    “嗯?”

    這位內門弟子眉頭一皺,目光盯著眼前的十萬晶石。

    嗖!

    張漢又拿出一萬中品晶,說:“事情比較麻煩,師兄幫個忙?”

    嘩啦啦!

    這位內門弟子眉頭舒緩,暗道:這小子會辦事。

    簡直越看越順眼。

    他淡笑道:

    “像你們這樣的,我每個月都能碰到幾個,無非是看人不準,不小心惹到了惹不起的人物,換身份也好,不過我給你錄入系統,只有三年時間,事后你要在辦事處親自更新身份信息,不然令牌什么的就都不管用了。”

    “好的,師兄,我知道了。”張漢點頭。

    “來,掃描一下你的外貌特征。”

    張漢照做。

    “查無此人?你?”這位師兄目光一寒,說話間快速收下晶石,同時嚴厲的說道:“你是哪個宗門派來的?”

    張漢沉默了下,淡淡的看著眼前男子,說:

    “來這里報仇,殺了仇家,順便想加入赤霞宗修行幾年。”

    “呵呵呵。”內門弟子冷笑一聲。

    嗖!

    房間里再次出現一批晶石,晶光閃爍。

    真香。

    男子看張漢又順眼了,他收下晶石,輕嘆口氣:“我輩修仙者,快意恩仇,遵循本心行事,這是人人都羨慕的事情,我不管你來干什么,總之,你現在有了一個合適的外門身份,身份只有一年時間,你以后怎么辦,自己想辦法吧,在內門我也沒法管你。”

    “好。”

    張漢微微點頭。

    “你叫什么?”

    “張寒陽。”

    “噗、誰?”內門弟子一驚:“你干什么?”

    他臉色微變。

    “什么?”

    “你在說一遍你叫什么?”男子問道。

    張漢沉默了下,說:“張漢揚,弓長張,漢子的漢,揚長避短的揚。”

    “啊。”男子呼出口氣:“竟然是諧音。”

    “什么諧音?”張漢目光微亮,問道。

    “在內門蘭凌峰,出現個丹道比較厲害的新人,他叫張寒陽,寒冷的寒,太陽的陽,在那邊頗為受寵,據說蘭凌峰的大小姐對他窮追不舍,用情之深,連峰主都無法避免,關禁閉都沒用。”內門弟子給張漢錄入消息。

    “那位張寒陽多大年紀,就這么出名了?”張漢好奇的語氣說。

    殊不知,他的嘴角,已開始不由自主的上揚了一絲溫暖的弧度。

    “也就十幾歲,十六七歲吧,反正那小子長得比較娘,一點也沒男子漢氣概,誰知道蘭凌峰大小姐偏偏喜歡那樣的呢。”

    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

    “那我還是不要叫張漢揚了,名字叫夜風。”張漢說道:“黑夜的夜,狂風的風。”

    “夜風?好吧。”男子點點頭,在系統上錄入,很快他拿出一塊令牌:“你現在就是外門弟子了,簡單的身份信息我已經隨便錄入,這個智能手環你拿著,里面有你的基本信息,我勸你還是別搞事情,你走出這個門后,和我在無一點關系,但我也會關注你,明白嗎?”

    聽他話的意思,短期內不要鬧事。

    張漢也不是來鬧事的,他點點頭:“多謝師兄,我只是來學藝,不會鬧事。”

    “夜風師弟,慢走不送。”男子微微一笑,擺了擺手:“如果你今年沒通過考核,以后有事還可以找我。”

    “嗯。”

    張漢報以微笑,轉身離開。

    走出門后,他眼光微亮。

    “女兒。”

    可算是找到了一個心頭肉,張漢壓抑許久的心,舒緩了些。

    他感應下智能手環。

    走向自己的住處。

    智能手環也會被監控和定位,但沒關系,張漢真沒打算鬧事。

    坐在房間內休息三天。

    考核的時間到了。

    和凌海劍宗的情況差不多,不過赤霞宗的人數要多一些。

    考核什么的,分分秒通過。

    “恭喜你們進入內門。”

    “今日進宗,稍后選擇峰座,就可以你們在赤霞宗的生活了。”

    赤霞宗的效率更高一些。

    艦隊將人送入內門,有更大峰座的弟子帶隊。

    “我選蘭陵峰。”

    張漢做了選擇,徑直走了過去。

    “這里就是蘭凌峰的地方。”

    “你們都在外峰,你們可以觀看的地方,是外峰和低峰,蘭陵主峰不可以隨便過去。”

    “估計外峰和低峰,你們看一遍,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領隊留下幾句話,便轉身離開。

    弟子很多,被安排在不同額外峰,每個山峰,都猶如一座城市的規模。

    對于宗門的峰座選擇,其實也都是有學問的。

    張漢所住的地方,是一座大宅院,基本上建筑都差不多,更好的有莊園,也有靈氣充裕的洞府等等,不過想要這樣的豪宅,肯定要對宗門有所貢獻。

    這些對張漢根本不是問題。

    當他進入房間后,綁定了基本信息,感應下紅印標記,立馬出門,整個過程不到五秒鐘。

    其中有三秒是浪費在綁定系統上,入門一秒,出門一秒。

    由此可見,張漢那種急切的心。

    嗖!

    一道流光劃過。

    張漢奔著一處低峰,急速飛行而去。

    他根本就控制不住速度。

    甚至急速狀態下,靈魂都有一絲的震蕩,他都絲毫沒有察覺。

    這是有史以來,張漢第一次,體會到那種感覺。

    是的,他要見到小公主。

    以最快的速度。

    對此,他急不可耐。

    快了,紅印能量感應,就在前方。

    要到了,終于要到了!

    此時的萌萌,正在院中,她前方有一張丹方。

    這是宗門的寶物。

    一張丹方中,能領悟出最多十五種煉丹方法。

    她很努力。

    雖然現在已經小有名氣。

    可爸爸還沒找到自己,名氣不夠。

    實在不行。

    就名揚整個赤霞宗。

    再不行,就名揚浩天星。

    還不行的話,沒有不行,一定行的。

    萌萌認真起來,恐怖的天賦,讓她的丹道,突飛猛進。

    她閃亮的眸子,倒映著丹爐,火焰慢慢燃燒,她已經很熟練控制自己打出的火焰。

    嗖!

    突然身后飛來一個人,落在院中。

    萌萌目光微閃,有些無奈:小師姐又來了?哎,這可咋整。

    然而......

    “女兒。”一道輕輕的呼喚。

    他叫的很輕,很輕,仿佛怕打擾到前面的嬌小的身影。

    轟隆!

    萌萌整個身體,狠狠一顫,她瞬時間瞪大雙眼,呆住了。

    但她轉身的速度并不慢。

    刷!

    萌萌轉過身,呆呆的看著前方的張漢。

    是在做夢嗎?

    多少次夢里出現的場景,如今是真實,還是虛幻?

    “萌萌,對不起,爸來晚了。”

    張漢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心酸和心疼。

    他眼眶紅了,站在幾米外,雙目一眨不眨。

    “爸。”

    “爸!”

    萌萌叫了兩聲,嘴巴抿在一起,微微顫動,美麗的大眼睛中,揚起水波。

    一串串淚珠,無法控制的順著她的臉龐話落。

    “嗚。”

    萌萌用她最快的速度,撲入了張漢的懷中,雙手很用力,非常用力的摟著張漢,生怕他下一秒消失不見。

    “爸爸!”

    “爸爸你怎么才來呀。”

    “嗚嗚嗚。”

    “爸爸,我好想你。”

    “我等你那么久了,天天等,天天等,我不敢出去,不敢走,我怕你找不到我。”

    說著說著,萌萌的哽咽,完全蓋住了聲音。

    宅院中,樹蔭下,萌萌在張漢的懷中,嚎啕大哭。

    一年的思念,擔憂,壓抑,化作眼淚,宣泄著她的情緒。

    伴隨輕拂的風,這些負面情緒,也在緩緩消散。( 神級奶爸 http://www.txseom.tw/2_261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