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小霸王 > 之第2254章 心之城
    關羽盤腿坐在大帳中,雙目垂簾,雙手撫膝,一動不動,仿佛石雕一般。除了衣甲、繩索被解去,他和被擒時沒什么兩樣,甚至連胡須上的灰塵都沒有清理,打了結,粘在一起。

    他的面前有一張素案,上面擺著一碗飯,一碟醬,一碗菜蔬,還有一條咸魚,卻一直未動。

    除了呼吸和心跳,他和死人沒什么區別。他這么坐著已經有兩天,不吃不喝,孫策約定取他首級的三日之限已經過去大半。他不覺得自己有錯,也不想為了活命而委曲求全,平靜地等待著最后時刻的到來,唯一的希望只有見老父一面。

    帳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有人趕了過來,臨近帳門時,那人滑了一跤,重重的摔倒在地。一旁有人搶了過去,連聲說道:“關公,你沒事吧?”

    “長生!長生!”一個蒼老而焦急的聲音響起。

    別到父親關毅的聲音,關羽雙眼一睜,鳳眼瞬間寒光四射,身體一躍而起。他的反應很靈敏,但他卻忘了自己已經坐了兩天,雙腿麻木,而且粒米未進,身體無力,剛剛起身,便覺得雙腿如針扎一般,“撲通”一聲,摔在地上,頭伸出了帳篷,身體卻還在帳內。

    關毅也趴在帳外,昂著頭,極力向帳內看。父子倆四目相對,不約而同的落下淚來。兩人都兩頰深陷,神情憔悴,眉眼看起來也有幾分相似。只是幾日不見,關毅的頭發全白了,在陽光下非常刺眼。

    “長生兒啊……”關毅掙扎著坐了起來,捧著關羽的臉,未語淚先流。

    他在盧奴城里,從孫策圍城的那一天起,他就在擔心關羽。因為關羽兩天前剛剛經過盧奴,是最靠近盧奴的援兵。以他的性格,得知盧奴被圍,肯定會回援。關毅一向對兒子有信心,覺得他有大將之才,沒有人能是他的對手,但這次情況不同,這次他要面對的是吳王孫策。

    關毅在豫州住過一段時間,后來又在襄陽借居數年,他對孫策的了解遠遠超過關羽。別的不說,與關羽相交莫逆的徐晃對孫策就佩服得五體投地。關毅離開襄陽之前,徐晃特地和他長談了一次,希望他有機會能勸關羽投效孫策,不要跟著劉備一條道走到黑。劉備既不是孫策的對手,也不能盡關羽之才,關羽追隨他不會有什么好結果。關毅勸過關羽,但每次一開口就被關羽打斷了。關羽別的都好說,對關毅百依百順,唯獨這個話不愛聽。

    延宕至今,關羽終于與孫策面對面,關毅心里七上八下,擔心關羽的安危。孫策派人勸降,關靖下令投降,在兩軍交接防務的時候,孫策派人找到了他。得知關羽被俘,但三天時間只剩下一天,而關羽看不出一點悔改的表現時,他嚇得腿都軟了,這一路奔來,不知道摔了多少跟頭。

    抱著瘦了一圈的關羽,關毅放聲大哭。

    關羽心里也不是滋味,卻不想讓人看到他落淚。他將關毅引入帳中。看到那些沒有動過的飯菜,關毅又落了淚。“長生啊,你是真想為父白發人送黑發人,關家絕后嗎?”

    “阿翁,士可殺,不可辱。”

    “吳王何嘗辱你?他只是希望你能悔過。圣人亦云:人誰無過,過而改之,善莫大焉。”

    “兒何過之有?”

    “你……”眼看著又要陷入無何止,沒結果的爭論,關毅又急又氣,抬手就是一個大耳光。“你有什么過?你……你頂撞老子,就是不孝!”

    關羽低著頭,一動不動。關毅氣得說不出話來,老淚縱橫。父子倆一提到這個話題,最后總是這個局面。對這個兒子,他也是沒辦法了。

    “嗯咳!”帳外傳來一聲輕咳,劉曄的聲音響起。“關公,我可以進來嗎?”

    關毅已經見過劉曄,進城與關靖洽談的就是劉曄,告訴他關羽被俘的也是劉曄。聽到劉曄的聲音,關毅又升起一線希望。他聽關靖說過,劉曄曾是天子的秘書令,足智多謀,也許他能說服關羽。

    “請進,請進。”關毅用袖子抹了抹眼淚,強扮出一副笑臉,將劉曄請了進來,又狠狠瞪了關羽一眼,讓他客氣點。關羽視而未見,連看都沒看劉曄一眼。

    劉曄也不介意,笑笑。“云長,你不服,對吧?”

    關羽眼皮一挑,瞥了劉曄一眼,哼了一聲。

    “要不這樣,你跟我說說,如果放你走,你打算怎么擊敗我軍。如果說得有理,我就去見吳王,再放你一回,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你能……”

    “有什么不能?”劉曄笑道:“吳王帳下大將很多,不缺你一個。你也看到的,僅義從步騎四將就沒有一個不如云長的。其實這一次本不必以義從步騎迎戰,中軍任何一將,統萬人,都可以擊敗云長,只是傷亡會略微大一些罷了。”

    關羽眼角抽了抽,怒氣勃然如猛虎。劉曄不為所動,笑瞇瞇地看著關羽。“說起來,你也是統兵多年的大將,并非初登戰場的新丁,你仔細想想,除了你個人的勇武之外,軍械、訓練、兵員、士氣,你哪一項有勝算?”劉曄說著,指了指關羽面前的食案。“別的且不論,你的部下有這樣的食物嗎?”

    關羽啞口無言。他知道孫策厚待士卒,伙食供應一直比其他人好。他被關了兩天,帳外士卒一天吃兩頓,每頓都有魚或肉,雖然數量不是很多,卻也令人驚奇吳國的物資供應之充裕。其他如軍械、訓練就更不用說了,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

    誠如劉曄所說,就算讓他再戰,就算孫策不親自出戰,只是派中軍任何一將迎戰,都可以擊敗他,只是傷亡多少的問題。萬人規模的戰事,勝負從來不取決于將領的勇猛與否,除非他能趁其不備,斬將奪旗。可是這種事從來都是可遇不可求。他曾經臨陣斬將顏良、高覽,對此最清楚不過。如果對方有了防備,陣而后戰,斬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不說別的,一次弓弩集射就能將你射成刺猬。

    赤菟再快,還能快得過箭矢?

    “沒有吧?平心而論,對吳國來說,云長無足輕重,生死都沒什么影響。你之所以現在還活著,是因為吳王不忍拂了太史子義、許仲康、典子固之請,最重要的是不想讓你老父中年喪妻之后又老年喪子。可是如果你固執已見,就算吳王肯饒你,我也會力諫吳王殺你,以明軍法。”

    劉曄說完,站起身,慢條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袖子。“云長,時日無多,你自己珍重吧。就算要死,你也應該死得明白一些,不要做個顢頇鬼。”說完,轉身走了。關羽一動不動,臉色灰敗,額頭全是汗,密密麻麻,層層疊疊。

    關毅急了,起身追了出去。劉曄在遠處等著他,笑著擺擺手,低聲說道:“關公,云長勇武絕倫,當為大將,唯一短處在于自負。如今之計,只能讓他三省吾身,才能除訛去誤,迷途知返。正如造刀,不經千錘百煉,去除雜質,如何能削鐵如泥?”

    關毅如夢初醒,連連拱手致謝。

    關羽在帳中枯坐,心中卻潮起潮落,波濤洶涌。他反復咀嚼著劉曄的話,越想越覺得無地自容,他有什么好驕傲的呢?論武藝,太史慈,徐晃,張遼,許褚,典韋,和他不相上下的人比比皆是,論用兵,比他強的也不是一個兩個。再往深處想,他所謂的強里都有孫策的影子,戰甲、戰刀,就連他的武藝都受到破鋒七殺的影響,沒有了許褚、太史慈等人的切磋,他這幾年的武藝就停滯不前。

    曾經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仔細一想,這些都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年逾不惑,一事無成,卻還像一個無知少年似的自以為是,讓老父傷心,讓朋友擔心,讓他人恥笑。

    劉備為什么不戰而走?還不是對我沒什么信心,不相信我能堅持到他來增援,所以才毫不猶豫的放棄了鄴城,放棄了中山,也放棄了我。對他而言,我從來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那么不可或缺。又或者,他早就想放棄我了,正如當初他帶著張飛離開豫州,奔赴長安,卻將我留在豫州一般。

    沒錯,他應該這么做。他為什么在豫州一事無成?都是因為我啊,蕭縣之戰、小黃之戰,哪一戰不是因為我的魯莽導致中計?

    一件件往事涌上心頭,關羽越想越羞愧,越想越覺得自己可笑,不禁放聲大笑,笑聲凄厲如嗥,所有的驕傲都像春冰一樣不斷的崩解,化為淚水,沾濕了衣襟。

    關毅跪坐在帳外,聽著關羽撕心裂肺的痛哭,不住地抹著眼淚。知子莫若父,聽到這從所未有的哭聲,他能感受關羽內心的痛苦,卻也充滿了希望,期待著關羽如同劉曄說的那樣去除心中執念,在烈火中百煉成鋼,成為一個真正的英雄。

    “關家的列祖列宗啊,你們幫幫長生吧。”關毅雙手合什,喃喃祈禱。( 三國小霸王 http://www.txseom.tw/2_2404/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