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正文卷 第七派百一十三章 得派正規軍過去
    圣約翰*龐麥臣,一個將載入史冊,改變了世界,并為世界人民所歌頌、所懷念的偉大人物!

    這個名字具有極其特殊的意義。

    比如,前綴是“圣”!

    這個字在中國,一般代表的是網絡小說某個…….啊,不對,一般代表的是在某個行業具有杰出貢獻者。

    如孔圣。

    如武圣。

    根據網文定律,圣要比皇高一到三個逼格。

    不過在現實的傳統中,圣這個字就有點晦氣了。

    圣人,也就是死人。

    活人不稱圣,是中國文化的潛規則。

    好在,公公這人百毒不侵,萬事不忌,來者不拒,并且,他前世就是吃圣皇那碗飯的。

    所以,他對自己的教名很滿意,相當的滿意。

    要知道,教名不僅僅是教名,更是一個象征。

    象征這東西,可不單單是籠統的泛指,而是具有實質內容的。

    比如,名字。

    如果公公叫大魏次郎,他肯定會受到日本人民的歡迎和追捧,并在“尊皇討奸”的斗爭中,占據大義和優勢。

    必要時候,公公也不是不可以有個假名的。

    同理,有了教名的公公,在西洋諸國心目中,以及羅馬教廷心目中,也將是一個親切而又友好的伙伴,甚至,是一個極其可靠的盟友。

    西洋鬼子們也不會介意龐麥臣殿下是圣約翰的,他們應該不理解圣字的概念。

    公公這也算是東西方兩條戰線一手抓了。

    在積極開辟東方統一戰線的同時,對西方的斗爭也在開展。

    區別在于,東方是武斗,西方則是文斗。

    斗爭,并不一定是真刀真槍,拳拳見血。

    也可以是溫水煮青蛙,忽悠式的斗爭。

    有鑒于實力不足以同時單挑東西方,從大明砍到京都,再從京都砍到馬尼拉,爾后一路砍到里斯本和羅馬,到法西蘭革命老區封鎖大街,公公便只能采取“韜光養晦”這一斗爭方針。

    在當下及未來一段時間內,偉大的龐麥臣殿下,誓必要與西方諸國及以教會共同度過一段美好的密月時光。

    公公相信,這段時光一定是甜密的。

    要知道,天主教那幫孫子,自有史以來,就是幫趨炎附勢的玩意。

    誰勢力大,他們就吹捧誰。

    而在歷史上,天主教一直在尋求中國官方力量的支持,結果他們尋求到的時候,大明朝已經走向末路。

    這段時期,天主教對明朝是采取巴結,甚至是跪舔政策的。

    因為,明朝是東方最強大的帝國。

    擁有了明朝,天主教基本就擁有了世界。

    而對待之后的滿清王朝,天主教則是蔑視,不屑一顧。

    哪怕其國內出現“拜上帝教”,他們也不予承認和合作,反而伙同他們眼中的韃靼人一起鎮壓太平天國。

    在中國進行的傳教活動,也大多是為了利益。西洋傳教士的大多數,不再是傳播上帝福音,真心發展教徒的使者,而是西洋列強侵略中國的急先鋒。

    如果承認太平天國,上帝的使者們怎么還好意思打劫自己的兄弟姐妹呢。

    出現這種反差,歸根結底,就是落后。

    窮人,是永遠得不到上帝真正關愛的。

    唯有富人,才會讓上帝笑臉相迎。

    菩薩們,大抵也是這種心態。

    窮人,沒油水上香啊。

    至于上帝這玩意,公公信與不信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上帝信不信他。

    信仰這玩意,純與雜也是個偽命題。

    尼古拉一官信上帝,可人家也信媽祖,還信日本的八幡神,但這不影響教會將尼古拉一官視為虔誠并可以合作的東方英雄。

    實力,才是信仰的根源。

    如果有實力,魏公公也不介意去羅馬讓教廷為自己加冕,從而成為圣約翰*龐麥臣*魏一世陛下,屈尊競爭下教皇也是順手的事。

    音樂沒有國介,信仰也沒有國界。

    骨子里,龐麥臣殿下根本就是魔鬼。

    但要說魏公公沒有真信,也不合事實。

    公公內心深處是有真信的。

    財神趙公明,可能是公公這一世包括前一世最尊重的神明。

    拜上帝,拜菩薩,拜三清,都不及拜財神好啊。

    望著自己新鮮出爐的教名,公公的臉上露出獰笑,寫有“皇道樂土”的布條隨意的放在教名的旁邊。

    看著,是那么的鮮明,那么的拉風。

    “唔…”

    公公在要起身準備上樓時,忽然想到自己可能遺忘了什么。

    他重新坐了下來,定定的看著“皇道樂土”四個字。

    許久,他一拍腦門,知道自己遺忘了什么。

    忘了正規軍啊!

    陶杰和張安兩個只是通事翻譯,就算現在就賞他們八品官,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有任何官員的基本素養。

    不是一當官,就有官派的,必須要經過體制的加成和鍛煉。

    再說,顏思齊好歹也是日本的反幕英雄,福建幫的扛把子,兩個祖國的八品官是不可能把他忽悠住的。

    至于小田,給個參將銜回日本,就算跟著魏公公時日久了,有官威加成,但畢竟是個倭人,難以讓顏思齊信服。

    因而,必須派一個正規軍過去。

    一個代表大明至高無上皇權的太監,無疑是正規軍中的中央軍。

    顏思齊可以不鳥八品官,也可以不鳥倭人參將,但絕對不敢不把太監放在眼里。

    公公自個肯定是沒功夫去日本找顏思齊了,手底下倒是有幫自宮白,但思來想去,他們不合適作為“出訪”人員。

    這樣一來,只能從京里找人了。

    李永貞他們是不可能的,陳默主持著辦事處和壽寧公主債券聯絡的事,肯定也抽不了。

    思來想去,倒是有個合適的人選。

    于是,魏公公找來信紙,提筆給京師的陳默寫了封信,讓他馬上把胡廣給送過來。

    胡廣,就是那個曾經給公公上演仙人跳的大哥。

    一個長得威武熊壯,卻沒有胡子,嗓音又特別尖利,適合女裝大佬扮相的在職太監。

    這個人是有單位的,也是有編制的,御馬監下屬積水潭洗馬圈工。

    二叔,就是從這個工作崗位出來的。

    把胡廣從京里送來,快的話也得十幾天,慢的話就得個把月。

    公公這里倒也不急,陶杰和張安這里得提前做些準備,小田那里也得選好人,再準備船只,做些去日本的基本情報工作,時間上倒等的起。

    寫完信,天色已經很晚了,公公也是累了,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便上了樓。

    ……..

    咳咳,訂閱差,收入低,內庫告急,故開征書餉。

    今,征集皇道派將士及日本維新志士龍套,如經采納,須向內廷捐輸五百幣書餉。

    為公平合理,捐輸越高,官職及出場次數越多,忠誠度也越高。

    諸君,踴躍報名,讓日本知恥,知恥吧!

    寫完這幾句,我已羞愧難當,脖根燙紅。( 司禮監 http://www.txseom.tw/1_1763/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