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82人8章 人生路
    但哪怕明知巫木居心叵測,到了這般份上,江楓卻也是不可能退縮便是了,在其余十人,分別踏上一條道前行之后,江楓便也是無所遲疑,踏上最后一條道,朝著那前方,快速行去。

    山體龐大,無可丈量,與其說是一座山,倒不如說是一條綿延無盡的山脈,由此一點,就也不難得知,這浮空島的面積,是何等之驚人。

    江楓朝著選定之路往前行,一路之上,暢行無阻。

    路很寬闊,有著極好的視野空間,在那前方,沒有任何的遮蔽,就是一條筆直的路,盡管江楓到目前為止,尚且不清楚,這一場小考驗,究竟針對什么,但也明白,依照巫晃的說法,只需要一路往前行直至抵達盡頭便可。

    一直到江楓深入山體數公里路之后,周圍的環境,方才是發生變化。

    江楓看到一尊又一尊的人物雕像,但這些雕像并非是橫阻在路上,而是零零散散的,散落于道路的兩旁。

    人物雕像數量極多,其中每一尊都是惟妙惟肖,乃至是活靈活現,宛如是一個個的人,被以一種詭異的秘法,煉制成一尊尊的雕像一般。

    初始江楓視而不見,漸漸的,注意力不可避免的,被路旁的那些雕像吸引過去。

    “不知其他人所走的路,是否與我所見一樣?”江楓暗自想著。

    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場景,幽閉逼仄的空間之內,出現如此之多的人物雕像,很是怪誕,令人浮想聯翩。

    當第一個念頭,自江楓的腦海之中往外冒出之時,江楓就是開始去想,這些人物雕像,出自何人手筆,擺放在這里,有著怎樣的含義……

    零零碎碎的念頭,不一而足,悄然之間,江楓駐足,立身于一尊人物雕像之前。

    這是一個體態豐腴的女子,衣裳暴露,露出姣好的軀體,哪怕只是一尊雕像,但是在每一個細節上,都稱得上絕無瑕疵。

    加上此地光線昏暗之故,若是不仔細去看,赫然就是如同出現了一個絕色尤物。

    尤其是這女子的那一對眼眸,媚眼如絲,脈脈含情,像是在傳遞著某種幽怨的情愫,讓人看上一眼,便是無可抑制的沉醉進去,難以自拔。

    “不知,這些人物雕像的本體,在現實之中,是否存在?”江楓想著。

    既然這里是巫家的浮空島,那么如果這些人存在于現實之中的話,恐怕也都是巫家的人。

    不過江楓前來巫家,打過交道之人算不上多,因此,無法對號入座。

    “她在想什么?在期盼什么?為何,如此哀愁?”江楓默默說道。

    惹憐的情思,在這女子的臉上纖毫畢露,精致完美的面龐之上,流露著讓人心動的哀情。

    更為令人嘆為觀止的是這女子那似蹙非蹙的雙眉,讓人幾乎情不自禁就是要伸出手去,細細撫平。

    江楓的手,無意識的朝前伸出,當意識到這一個動作之后,江楓臉色驟然大變,乃至是那后背瞬間冷汗濕透。

    “我的精神狀態,竟是在無聲無息間被影響,持續下去,我將迷失。”江楓低語道,一口濁氣吐出,眼中神光剎那恢復清明。

    但仍舊心悸,這是無比驚人的手段,影響精神,江楓幾乎中招,若非關鍵時刻幡然醒悟,后果不堪設想。

    這是巫家的某種秘法,殺人于無形之中,固然江楓不認為,自己會被殺死在這里,但考驗失敗,是必然之事。

    “巫家一向以詭譎著稱,卻是我大意了。”江楓自語,臉色慢慢恢復從容。

    “我知道了,這一條路意味著什么,像是一條人生路,每一段,都有不一樣的風景,有的風景令人迷戀忘返,終此一生回味,但也有的風景,只需要路過,不需要有半點的留戀……”江楓快速說道。

    或許這樣的比喻有所偏頗,但暫時,江楓就是這樣想的,自然,在想明白這一點之后,江楓很是驚訝,沒能想到,巫木嘴里的小考驗,竟是如此的不同凡響。

    一條人生路,映照人生。

    就算江楓的人生路還不算多么的完整,可是這樣的映照,恐怕也是只能,以匪夷所思四個字,方才是能夠形容。

    瞬息之間,江楓思緒良多,再度抬起眼眸,看向面前的豐腴女子雕像,雕像本體一成不變,這不是障眼法,而是留下雕像之人,在雕刻雕像之時,便是留下了手筆。

    不過這時候,江楓是以純粹欣賞的角度去看待,驚嘆鬼斧神工。

    一會之后,江楓繼續前行,差不多過去十來分鐘,前方豁然開朗,卻是見到,有著幾張熟悉的面孔出現。

    “這里,算是一個轉折點?”江楓輕聲說道,和諸人匯聚。

    在江楓之前到達這里的有著四人,以巫不言為首,另有巫紅蘿和巫凱,但令江楓吃驚的是,最后一人,竟是在那風神榜之上,排名第十的柳澤。

    察覺到江楓的目光,柳澤拘謹一笑,別過頭去。

    “倒是一個有意思的家伙。”江楓想著。

    雖說,新圣家族內部,嫡系血脈和旁系血脈,并沒有明顯的歧視存在,但植根于骨子里的歧視,根本無從抹去。

    江楓情知,這柳澤正是不甘心于此點之故,方才是一路奮勇往前,要證明自身。

    江楓是第五個出現,算不上突然,不過巫凱在見到江楓之時,眼神還是細微變化,盡管巫凱掩飾極好,但又是如何能夠逃過江楓的感知?

    “江楓,你太慢了。”卻是這時,巫紅蘿說道。

    “的確有點慢。”江楓點頭。

    以他的修為層次,哪怕是第一個出現在此地,毫不為過,但他是第五個出現,已然是太慢太慢。

    “既然接受了考驗,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現的。”巫紅蘿老神在在的說道。

    “爭取不讓你失望。”江楓只好這樣說道。

    “什么時候,你們的關系如此熟稔?”巫凱開口,譏誚說道。

    “閉嘴!和你有半點關系嗎?”巫紅蘿嗆聲,一點顏面都不給。

    “你!”

    巫凱怒,他不過是好奇罷了,但巫紅蘿的反應,竟是如此激烈,很難不讓他懷疑,是否巫紅蘿與江楓勾搭在了一起?

    “再多嘴就你留在這里好了。”江楓淡淡說道,哪會不知,對付巫凱這種人,只能強勢壓制。

    巫凱臉色驟變,不敢再言,只是那般看向江楓的眼神,充滿了怨恨。

    見狀巫紅蘿噗嗤一笑,嬌顏燦爛,大概是覺得有趣之故,笑聲很大,諷刺之意,溢于言表。

    稍微等上一會,陸陸續續,有著其他的人到來,但到最后,出現在此地的一共有著十人,也就是說,少了一個人。

    “第一段路就是出現淘汰。”江楓想著,雖然不至于是意料之外的情況,但也明白,往后的路,必然會越來越難走,淘汰的概率,也是會隨之越來越高。

    “可惜了。”巫不言說道。

    那淘汰之人,是在風神榜排名第七的巫重,以巫重的排名而言,竟是第一個被淘汰,委實是有點可惜。

    但很快,諸人就是無暇多想,望向前方。

    這里確實是一個轉折點,岔路前方,仍舊是有著十一條道,也就是說,被淘汰之路,無從影響到這里的選擇。

    “我聽聞,其中有一條路,是死路。”巫紅蘿說道。

    這件事情,巫家諸人都是心知肚明,但聽巫紅蘿說起,臉色還是變得不太好看。

    “一條死路?”江楓沉吟。

    當真如此的話,那么,一旦選擇失誤,結局必然就是淘汰。

    路一共有十一條,也就是說,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規避開那一條死路,但死路究竟是哪一條誰都不知,這便是意味著,每一個人,都有踏入那條死路的可能性。

    這也正是諸人會臉色變得難看的緣故,至少在現階段,所有人都面臨的問題都是平等存在的。

    “不用耽誤時間,各自選擇。”巫不言沉聲說道。

    話音落下,他第一個朝前邁步,隨意選擇一條路,就是踏了上去,強勢的很。

    “真是自信啊。”巫紅蘿嘖嘖說道,她身為風神榜第二,當仁不讓做出表率,繼巫不言之后,第二個做出選擇。

    隨后,巫凱第三個做出選擇,柳澤是第四個,江楓從柳澤的眼中,看到了血勇之氣,于是,江楓成為第五個。

    選擇相對公平,誰也無法玩弄手腳,亦是隨機之選,不會因為選擇前后的關系影響到最終的概率。

    所以盡管每一個人都是有所遲疑,但在做出選擇之后,反而是變得相對坦然。

    在江楓的視線前方,依舊是一條寬闊平坦的路,這里與第一段的情況相差仿佛,只是在那微不足道的細節方面,有所不同。

    江楓往前行,時間不長,就是注意到變化發生。

    路變得越來越窄,也越來越暗,在那前方,仿佛是有著一種奇異的物質存在,神識都是無法穿過。

    當江楓繼續往前走,很快,這里山壁狹窄,只能容納他一人行走,若是體型稍微胖上一點,只怕都是無法順利通過。

    狹窄的路,卻是距離極長,江楓足足走了十來分鐘,都是未能走到盡頭,那般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像是一塊巨大的黑布一樣,包裹而來,越是前行,越是艱難,好像要無路可走一樣……(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