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739章 瘋狂
    閆琦戰到狂暴,轟殺一人之后,更是呈現出絕對的碾壓趨勢,逼得張立與另外一人節節潰敗。

    即便同階修士,也是有著強弱之分,修為并不能完全界定戰斗力,譬如江楓,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數十息過后,又是一人,被閆琦強勢轟殺,張立更顯不堪,臉色又紅又白,哪會不知,大勢已去。

    張立便是無心戀戰,大手一張,祭出一件法器,瘋狂朝著那后方,竄逃而去。

    望向那一道如流光遠去的身影,閆琦猙獰冷笑,直接以肉身撕裂虛空,橫掠追擊……

    ……

    相比較于閆琦的強橫,柳智誠無疑要略色數籌,陷入了拉鋸戰,短時間內,很難分出勝負。

    “機會來了。”眼珠子滴溜溜閃爍著,天真說道,“我們現在出手,助柳智誠一臂之力,說不定,能有機會,一閱那真人手札。”

    “真人手札可是在閆琦的手上。”江楓提醒道。

    “這又有什么關系愛,以柳智誠與閆琦的關系,我們只需要拉攏了柳智誠,自然就是拉攏了閆琦。”天真撇嘴說道。

    天真的邏輯是趁機與柳智誠結交,挽救柳智誠于危難,進而圖謀真人手札以及那悟道果。

    這固然算是相當不錯的辦法,能夠以一種微小的代價,去博取最大的利益,但江楓卻是覺得,天真未免有點高看了這柳智誠的重要性。

    表面看來,柳智誠與那閆琦是平等合作的關系,可是在江楓看來,這柳智誠,更像是閆琦的一枚棋子。

    棋子而已,隨時都能夠變成棄子不是嗎?

    不過江楓笑了笑,暫時也沒多說什么。

    片刻過后,就是見到那天際遠處,光影幻化,一道身影卷動風雷乍現而來,正是閆琦。

    閆琦返回,無疑是宣示著,張立飲恨。

    “好快!”瞳孔一陣收縮,天真輕語道。

    江楓默默點頭,的確是無比驚人的殺人速度。

    因為江楓無比清楚,之前的戰斗,張立有所保留,畢竟張立等人的出現,投機成分居多,本質而言,張立就是一個投機者,自然不會與閆琦死戰到底,是以才是出現了遁逃的一幕。

    張立逃,閆琦追殺,頗為之短的時間,閆琦便是折返,這樣驚人的殺人速度,乃是更進一步的,印證了閆琦的強大。

    閆琦的折返,讓那與柳智誠激戰的二人陷入莫大的恐慌,驚惶而遁,閆琦一聲冷哼,瞬殺一人,而那柳智誠,也是終于扳回局面,將另外一人滅殺。

    “閆兄,多謝。”雙手抱拳,柳智誠說道,吐出一口濁氣。

    “悟道果之事,你可有什么隱瞞于我?”卻聽閆琦說道。

    柳智誠愕然,不知為何閆琦會忽然提起此事,他搖了搖頭,正色說道:“閆兄多慮了。”

    “那就好!”閆琦點頭,驀然眼中一抹兇光畢現,目睹那一抹兇光,柳智誠臉色驟然大變,但來不及了,閆琦往前欺進,直接鎮滅。

    “真是個毫無人性的家伙啊!”砸吧著嘴巴,天真說道。

    總算是明白過來,為何江楓不看好她結交柳智誠,原因很簡單,柳智誠與閆琦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在這般差距之下,哪怕閆琦有心利用柳智誠,柳智誠所能做的事情,也是有限的很。

    兼且便是,在掌控主動權的情況下,閆琦又是如何可能心甘情愿與柳智誠分享真人手札以及那悟道果?

    是以,柳智誠的死,是必然之事,唯一的區別,僅僅是時間的早晚罷了。

    感嘆過后,天真沒由來深深凝視一眼,心想這家伙料事如神,永遠都是那樣的清醒,看待問題的角度,也永遠是那樣的刁鉆。

    閆琦自認算無遺漏,殊不知道,他的一切算計,在江楓面前,無所遁形。

    “閆琦殺了柳智誠,他接下來會做什么?”天真于是問道。

    “自然是想方設法得到悟道果。”江楓隨口說道,倒是并未注意到天真的異樣反應,想了想接著說道,“這里的事情,應該還沒完。”

    天真微微一愣,正要追問,就是聽到那遠處傳來閆琦的一聲咆哮,“殺人者,張立!”

    話音落下,虛空碎裂,閆琦消失不見。

    “張立殺人了嗎?”天真無比納悶。

    “如無意外,張立已然尸骨不存,一個死去并且消失的人,無論說他做了什么,都不會有人出來反駁。”江楓淡笑道。

    “這么做有什么意義?”皺眉,天真問道。

    “在柳智誠的身上,有著大量的靈石,那樣的靈石數量,足以引動任何人的覬覦,即便是那真人……柳智誠死去,隨身儲物戒指消失,一并失蹤的還有張立,試想一番,此事一旦傳出去,會如何?”江楓說道。

    “所有的人,都會去注意到靈石的去向,至于柳智誠本人,或者柳智誠與閆琦之間的關系,反而無足輕重?”天真分析道,她并非蠢笨之人,相反聰慧的很,經由江楓點撥,剎那便是明白了此間之事的因果關系。

    因為,如果有人盯著柳智誠的話,那么閆琦很有可能被牽連,唯有讓柳智誠的存在感一再降低,甚至變得透明,才是能夠方便閆琦行事。

    于是天真也總算是明白過來,為何殺了張立后,閆琦毫不遲疑就是鎮殺了柳智誠,閆琦并非一時沖動,而是早就計算清楚了其中的利弊得失。

    讓柳智誠死去,比讓柳智誠活著,能夠讓閆琦獲得更大的利益,那么自然,閆琦不會允許柳智誠活在這世上。也就因此,柳智誠的死,是必然之事,沒有半點意外的成分。

    “你怎么這么清楚閆琦的心思?難不成你們是一路人?”看著江楓,天真的眼神變得有點奇怪。

    閆琦的算計層層遞進,偏生仍舊逃不過江楓的法眼,江楓擁有著恐怖的預知能力,讓閆琦的一切算計,注定竹籃打水一場空。

    與此同時,天真不由為閆琦默哀,誠然,遇上江楓這樣一個對手,注定是一件不幸的事情。

    “一路人?”嘴角扯動,江楓無可奈何的說道,“你仔細去想,就會發覺,從柳智誠前來與閆琦匯合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跡可循。”

    “我沒發覺。”天真搖晃著腦袋。

    江楓于是無語,翻個白眼,天真則是咯咯嬌笑起來……

    ……

    柳智誠之死,消息很快就是傳出,豐集城方向,最快收到消息,與這個消息一起傳來的,還有柳智誠隨身儲物戒指消失之事。

    豐集拍賣場的拍賣會上,柳智誠與張越爭相競價,可謂風頭一時無兩,他被不少人注意到,可是柳智誠的死,也是極為突然。

    讓那些蠢蠢欲動,原本有著劫掠一番心思之人,不得不強行,將那樣的一份心思,給按捺了下去。

    “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張立!”

    有消息顯示,殺柳智誠者是張立,由于柳智誠的儲物戒指消失的緣故,張立殺柳智誠的原因,自是令人浮想聯翩。

    緊接著,豐集城內近乎半城修士出動了,他們的目標額外一致,全部都是張立。

    “很顯然,張立太可憐了,人都死了還要背黑鍋,雖然吧,我一點都不同情那個白癡,但任由著閆琦算計得逞,會不會太便宜了閆琦?”天真說道。

    “無論柳智誠還是張立,甚至這閆琦,都與我們毫無關系,我們是局外人,沒有必要蹚渾水。”江楓沉聲說道。

    “是出必有因,閆琦既然蓄意淡化他的存在感,那么很有可能,他將有辦法去接近悟道果,或者說,得到悟道果。”隨后,江楓又是說道。

    “不出意外的話,悟道果在張越的手上……當然,就算出現意外,悟道果也只能還在豐集拍賣場,我一直在想,閆琦究竟有什么辦法。”天真說道。

    說到這里,一個頗為詭異的念頭,忽然自天真的腦海之中往外冒出,當那念頭冒出的剎那,許是她自身都覺得太過瘋狂的緣故,臉色一時變得極為異樣。

    “柳智誠死去,儲物解釋消失,天文數字的靈石注定讓豐集城半城修士瘋狂,也就是說,這個時候,豐集城內除了那穆真人之外,幾乎沒有別的強者坐鎮!”有好一會,天真方才是說道。

    天真的那個詭異的念頭就是,閆琦會重返豐集城,趁機奪取悟道果。

    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不得不說,這是最好的機會。

    一旦穆真人受傷之事是真的,且那悟道果還在豐集城的話,閆琦將會有著很高的概率,得到悟道果。

    “你才明白過來?”江楓莞爾一笑,說道,“豐集城內的修士,如蝗蟲過境,但張越并沒有離開豐集城。”

    “你是說張越果然和豐集拍賣場有貓膩?”天真問道。

    “到這個時候,已然不重要了。”江楓搖了搖頭,這遠遠不是重點,重點是那悟道果,到目前為止,仍舊在豐集城。

    只需要知道這一點,對于閆琦而言,就是已經足夠了。

    “所以你確定閆琦會重返豐集城?”天真問道。

    “閆琦很謹慎,繞了一個大圈子,實際上,我們現在所出的方位,距離豐集城極近,他應該就要行動了。”江楓說道。

    江楓的話還沒完全說完,天真就是見到,那視線前方一早被鎖定的身影,忽而調轉方向,方向調轉之后,赫然正是豐集城所在的方向!(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