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703章 蛻凡
    天印神異,擁有無窮神妙。

    江楓并非不清楚,只需要催動天印,那么自身目前所有的麻煩將不費吹灰之力的迎刃而解。

    但一來,江楓想要試探一番自身的極限,二來則是,催動天印,意味著借助外力,那么肉身鍛造的過程,勢必不再完美。

    但天印護主,強橫霸道,許是感知到了威脅,竟是無視掉他個人的意志,自主而動,這樣的情況,讓江楓哭笑不得的很。

    畢竟,若是江楓早就祭用天印的話,又是何必,付出如此之大的代價?

    只是很快,江楓的臉色就是變得古怪起來,情況似乎是和他所想,有著莫大的出入。

    天印能量釋放,灑落神光,流轉周身,卻并不去與那降臨而來的劍氣相對抗,而是,有著融和的趨勢。

    也就是說,天印能量,將那一道道攻擊于江楓身上的劍氣,轉化為一道道精粹的能量,赫然是在幫助江楓,加速鍛造的進程。

    “居然可以這樣?”哪怕江楓本人,都是深感訝然。

    在天印的輔助下,鍛造進程被加速了十倍不止,一道劍氣攻擊之下,比之其他人而言,是那十道攻擊的總和。

    此點無疑驚人之極,超出常規,且天印不僅僅是在加速鍛造進程,神光沖刷之下,護持根本,任由著那樣的劍氣攻擊再如何霸道,都是難以傷及江楓的本源。

    這一情況,讓江楓精神為之一震,靜下心來,細心去體悟自身的變化。

    時間點點滴滴的流逝,終歸又是有人無力支撐,不得不出局,那是左山,身化流光,往著廣場邊緣,疾掠而去。

    “左兄。”

    “左兄……”

    ……

    一早就出局的數人,紛紛與左山打著招呼,哪怕左山周身浴血,狼狽不堪,但依舊是保持著絕對的敬畏之心。

    左山無一回應,雙目精光如電,掃視向江楓所在的方向,繼而那眼底深處,閃爍過一抹濃烈的戾氣。

    “江楓,你是又想創造奇跡嗎?”左山在心中說道。

    聯想起江楓在古遺跡之內,接受傳承的一幕來,那時候,江楓所支撐的時間,比之曲無極猶有過之,可謂是創造了一個奇跡。

    而這時候,在左山看來,以江楓的修為而言,江楓赫然又是有著奇跡上演的趨勢。

    “左兄,以我來看,那江楓不過是死撐,他的結局,必定凄慘!”注意到左山的反應,元倉幽幽說道。

    “你憑什么這么肯定?”左山冷冷說道。

    一件又一件的事情相繼發生,讓左山明白,但凡無緣無故去看輕江楓,只會顯得自身無比愚蠢。

    “他修為破壁時間最短,肉身最弱,常理而言,早該出局。”元倉篤定說道。

    “常理?”

    左山笑了,說道,“如果是常理之外呢?”

    “常理之外?”

    臉上表情一滯,元倉說道:“這是鍛造肉身,除了硬抗或者祭出底牌進行抵御,再無其他的手段,到目前為止,江楓未曾祭用底牌,無疑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他底蘊太淺,根本沒有底牌,二種是他有著底牌,但數量太少,不敢輕易動用。所以我斷定,他的結局不會太好。”

    “但愿你說的是對的。”左山不置可否的說道,無心與元倉爭辯。

    “哦,魯青丘也支持不住了。”轉即,左山注意到魯青丘你的情況有點不太對勁,數息之后,魯青丘激射而來,出現在了左山的身旁。

    “失敗了。”搖了搖頭,魯青丘頗為無奈的說道。

    “據我所知,這般肉身鍛造,從未有人真正的成功過。”左山說道。

    “太難太難!”魯青丘認同道。

    真正意義上的成功,不僅僅是需要支撐極長的時間,并且是要在這一鍛造的過程之中,肉身發生蛻變。

    蛻變之后,傷勢一息之間痊愈不說,更是能夠成就至為完美的靈肉之身。

    有一種說法,肉身經受鍛劍塔的鍛造,發生蛻變,便是蛻凡,那表示,對方將來修為更進一步,踏入大乘期,除非中途殞命,否則將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撕裂壁障,幾如水到渠成!

    只是有史以來,這一說法,從未得以驗證,因此一來,傳聞是真是假,無法斷言。

    “江楓此人,有些意思。”眼眸微瞇,打量著江楓,魯青丘說道。

    話音落,魯青丘與左山相視一眼,分明都是自對方的眼底深處,看到了不甘。

    落后于曲無極不算什么,或者說再正常不過,但二者苦苦支撐,何曾不是有著與江楓一爭長短的心思在內?

    到最后,二者紛紛出局,而江楓則仍舊留在廣場之內,這等情況,自是令二者有所不甘。

    伴隨著左山和魯青丘一前一后出局,偌大的廣場之上,便是僅剩下江楓、天真以及曲無極三人。

    “這家伙,居然支撐了這么久?”眨了眨眼,天真極為意外。

    她曾經有過一份機緣,堪稱逆天,因此才是能夠支撐到現在,而且因為那一份機緣之故,讓她對鍛劍塔的了解程度,某種程度上比之曲家之人,猶有過之。

    在這等情況下,天真有著絕對的自信,自身能夠堅持到最后,一直到,鍛劍塔的本源能量被牽引,成就無上的靈肉之身。

    但不得不說,江楓的表現讓她刮目相看,心想說不定,曲無極會在江楓之前出局。

    江楓心無旁騖,一心體悟著自身的變化,天印的能量與劍氣攻擊雙重作用之下,江楓的傷勢,漸漸開始愈合。

    愈合的速度盡管遠遠比不上肉身被撕裂的速度,但這般愈合的速度,很是顯然在變快,而且是越來越快。

    依照這樣的趨勢,僅需要極短的時間,傷勢愈合的速度就是能夠追上肉身被撕裂的速度。

    最終也不曾讓江楓失望,當傷勢愈合速度與肉身被撕裂速度變得相同之時,江楓已然是感知不到任何的痛苦。

    那般狂暴的劍氣攻擊,降臨于江楓身上的剎那,就是被徹底消解掉。

    “這才是鍛造!”江楓默默說道。

    雙臂舒展開來,江楓渾身上下懶洋洋的,一股難以形容的愉悅之感充斥周身,讓江楓察覺到,自身的肉身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進行蛻變。

    “百煉方能成鋼,但借助天印能量,打破了常理!”江楓在心中說道。

    蛻變的速度亦是極快,到那最后,劍氣攻擊都是難以撕裂江楓的肉身,僅僅是在江楓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印痕。

    伴隨著時間推移,最終,印痕都無法留下。

    “我的肉身,不可思議的變強,不過這不是完美的形態。”江楓心想著。

    完美的肉身,意味著由內而外地的蛻變,那是一種質的躍遷,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一種生命形態的飛躍。

    “轟!”

    極為突兀的,大地震動,那是曲無極,祭用了一件底牌,底牌被其所祭出,形成一股恢弘無匹的力量。

    “這?”

    將曲無極這一舉動看在眼中,廣場外圍,諸人都是面面相覷。

    “曲無極走到這一步了嗎?”左山低語道。

    雖然左山明白,曲無極必然會走到這一步,區別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更何況,實際上曲無極所堅持的時間不可謂不長,驚艷至極。

    但無論比之于天真,還是比之于江楓,三人之中,他最先祭用底牌,這便也是表示,很有可能,三人之中,曲無極會最先出局。

    “元倉,你剛才說了什么?”側頭望向元倉,左山陰森森的說道。

    元倉一番話說的煞有介事,他一度被說服,但現實情況,則是和元倉所言,大相徑庭,這讓左山不滿。

    盡管知道此事與元倉無關,可那無名之火,還是發泄在了元倉的身上。

    元倉憋屈不已,臉色慘白,如何還敢多言,微微低頭,朝著后方退去數步,以免一不小心,引動了左山的殺機。

    “曲兄擁有底牌無數,即便最先動用底牌,也不算什么。畢竟,比起底牌的數量,江楓和那名為天真的女子,不值一提。”一道聲音這時傳出,豐凱說道。

    “你錯了。”卻見魯青丘搖了搖頭,旋即說道,“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魯兄何必多言,這等廢話不可能懂得這般道理。”左山冷冷說道。

    “……”

    豐凱臉色亦是一變,無比懊惱,左山太過目中無人,偏生無法發作,也是只能和元倉一樣,選擇沉默。

    一邊,蕭平靜默無言,他沒有去在意幾人的爭執,目光直直落于江楓的身上,眸光微微閃爍,誰也不知他心中所想。

    “若曲無極出局,江楓的崛起之路,將無人能阻!”蕭平自語道。

    身為十大家族之人,蕭平無比清楚,鍛劍塔在鍛造方面的玄異妙處,而如果江楓能夠在此地發生完整的蛻變,那么江楓將能無障礙撕裂一道壁障,一舉沖擊合體中期的境界。

    到那時,江楓將能橫壓劍道第二段內年輕一輩所有的人,哪怕曲無極,都絕不會是例外。

    “此子,可怕如斯!”倒吸一口冷氣,蕭平臉色接連幾變。

    即便到目前為止,最終結果還未出現,但蕭平幾乎可以斷定,一如之前一樣,江楓將會再次創造奇跡,他的存在,注定打破常理,不受任何的規則束縛。

    “轟!”

    忽如其來,又是一道沉悶的爆炸之聲響起,那是曲無極,祭用了第二件底牌……(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