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660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數分鐘過后,擂臺之上,就見一人口噴鮮血,往后橫飛而出,正是費源。

    “古兄,多謝手下留情!”費源訕訕說道。

    他傾力出手,動用諸多底牌,然而從一開始,就是被古鳴沙死死壓制,回天乏力,終究是大潰敗,不得不接受失敗的事實。

    古鳴沙邪邪一笑,說道:“你很聰明,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一命。”

    費源就是點點頭,不再多言,走向一旁!

    “收買人心的家伙,分明是知道費源不是他的對手,故意演戲而已,當我眼瞎了嗎?”突然,天真在江楓的耳邊嘀咕道,那樣說話的聲音,只有江楓一人能夠聽得到。

    江楓莞爾一笑,自是明白天真這話有著什么含義。

    相比較于界山排名戰,劍道第二段,才是最大的挑戰,古鳴沙與費源這一戰,既能贏得勝利,又能贏得人心,的確就是有著幾許收買人心的意味在內。

    只是其他人與天真不同,哪怕看破也不會說破,天真無所顧忌,張嘴就來,根本不擔心得罪人。

    “第三戰,陶廷與高博!”提劍傀儡的聲音,三度響起。

    當這樣的安排響起,赫然就是見到,擂臺之上的氣氛,一時變得迥異無比。

    并不是陶廷與高博之間一戰有什么問題,而是,隨著這樣的安排,接下來,三位劍君之間,必然將會有二人一戰。

    而這只是第一輪的戰斗罷了,就是讓兩位劍君遭遇,也是不知,是提劍傀儡蓄意如此,還是,陰差陽錯。

    戰斗很快開始,結束的時間也很快,與古鳴沙和費源一戰相同,陶廷直接就是橫推過去,從頭到尾,壓制的高博幾無還手之力。

    “第四戰,邪劍君與李陵羽!”提劍傀儡宣布第四戰。

    “咯咯……”

    看著那名為李陵羽的劍修,天真毫不掩飾的大笑出聲,她勾了勾手指,說道:“你是認輸呢?還是我把你給殺了?”

    這樣的威脅,不可謂不明顯,李陵羽一臉的難堪之色,手足無措,不知是羞惱還是氣憤。

    “十息時間考慮,否則,我將認為,你是在挑釁我!”瞇眼,天真輕笑道,可是沒打算,在對方的身上,浪費時間。

    “我認輸!”李陵羽就是當機立斷的說道。

    他不可能是天真的對手,與其被天真羞辱或者抹殺,不如索性認輸,也算是保留一份體面。

    “廢物!”

    斜睨李陵羽一眼,天真毫不掩飾自身的鄙夷,那般看向李陵羽的眼神,宛如看著一條可憐蟲。

    李陵羽死死的低著頭,恨不能就此挖一個地洞鉆進去。

    “第五戰,狂劍君與詭劍君!”

    提劍傀儡不為所動,宣布第五場戰斗。

    “我認輸!”

    幾乎是提劍傀儡話音落下,詭劍君就直截了當的說道,絲毫不曾拖泥帶水。

    “認輸?”

    伴隨著詭劍君的話語之聲傳出,一道道看向他的眼神,都是變得異樣,沒有想到,詭劍君會選擇認輸,而且,如此干脆。

    “詭劍君,多謝!”雙手抱拳,狂劍君咧嘴笑著。

    狂劍君并不認為詭劍君認輸是由于忌憚自己,不過是不想,將二者之間的戰斗提前罷了,這僅僅是第一輪戰斗,詭劍君無意耗費心神,而這恰好,也正是狂劍君想要的結果。

    “不用。”詭劍君淡淡說道,無動于衷。

    “打都沒打就認輸,這算什么,鉆規則的空子嗎?”天真不滿的嚷嚷起來。

    “李兄可也是認輸了。”詭劍君不置可否的說道。

    “那是因為他不是我的對手,自然認輸,而你與狂劍君,向來不分勝負,如何認輸?”天真說道,怨氣十足。

    “我不如狂劍君多矣。”微微一笑,詭劍君狡辯道。

    “所以,如果有人勝了狂劍君,也就等于勝了你?是這個意思嗎?”詭異一笑,天真說道。

    “你?”

    臉色忽然一窒,詭劍君總算是明白過來,天真的用意所在,分明是要以規則壓制他,而他根本不能多說什么。

    不然的話,一旦引起提劍傀儡的不滿,后果難以預料。

    “第二輪戰斗,第一戰,費源和李陵羽。”提劍傀儡,面無表情的說道。

    在提劍傀儡的示意之下,第二輪的戰斗,即刻發生。

    這第二輪,是五位第一輪失敗者之間的戰斗,因為魏松殞命之故,剛好是有著兩場戰斗。

    費源與李陵羽的實力不相上下,這是一場苦戰,最終,以費源勝出。

    “李陵羽不敢直面天真,選擇認輸,心境一定程度受到影響,如若不然,這一戰誰輸誰贏,難以斷定!”江楓暗自說道。

    接下來,就是詭劍君與高博之間一戰。

    許是有意發泄怒火之故,詭劍君施展雷霆手段,十息之內,就是將高博給鎮殺,根本不給對方活命的機會。

    “第三輪戰斗,詭劍君和費源!”提劍傀儡安排道。

    “怎么回事?”

    諸人都是有些費解,沒有料到,提劍傀儡會做出這樣的安排。

    事實上,就算是詭劍君,也無比驚訝,他看向提劍傀儡,有意詢問,不過話到嘴邊,又是收了回去。

    “詭劍君,我認輸。”苦笑著,費源說道。

    高博之死,就是前車之鑒,費源可不想步入后塵,他絕不懷疑,詭劍君會殺了他。

    戰斗繼續。

    所謂排位戰,某種程度而言,類似于車輪戰,每一人都是要經歷好幾場戰斗,方才是能夠,確定最終的名次。

    當然,規則方面,有所變化,第一輪的失敗者,除了詭劍君和死去的魏松之外,只能去爭奪前五之外的名次。

    而今兩個名次已定,分別是費源和李陵羽,由于李陵羽有輸給費源之故,二者的排名,分別是第八和第七。

    而詭劍君當下的名次,則是第六!

    自然,除了李陵羽和費源名次已定,詭劍君的名次只是暫時,并非最終的結果。

    “詭劍君和陶廷!”

    第三輪戰斗,提劍傀儡示意開始。

    這樣的安排,再次令人意外,因為算上這一場,詭劍君接連三場無縫隙戰斗。

    即便詭劍君的反應,再如何遲鈍,也是意識到情況有點不太對勁,他發覺提劍傀儡似乎有意在針對自己,可是又不能確定,更不能卻質疑對方的安排是否合理。

    “詭劍君,希望你下次不要再自作聰明,前提是,還有下一次的話!”天真笑個不停,幸災樂禍不已。

    詭劍君向狂劍君認輸,自以為聰明,從眼下的情況來看,無疑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對此,天真樂見其成,毫不客氣的進行奚落。

    詭劍君有苦難言,隱隱有著預感,自身的確是被針對了。

    “詭劍君,請賜教!”走出,陶廷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是能夠硬抗三位劍君的強大存在,自是沒有主動認輸的可能性,且以陶廷的心性而言,即便比之詭劍君略有不及,他也會選擇一戰,絕不退縮。

    詭劍君僵硬的點了點頭,二者之間的戰斗,即刻拉開序幕。

    “不愧是劍君!”

    半個時辰左右,結果出現,陶廷慘敗,身受重傷。

    “難怪,此前天真和我說,無論是古鳴沙還是陶廷,都不足為慮,真正需要在意的,是詭劍君和狂劍君!”江楓在心中默默說道,經此一戰,算是對這話,有了更為深刻的了解。

    三位劍君鎮劍道第一段,橫壓無盡強者,不是其他的劍修所能比擬。

    “風波城之所以能夠獨立于三位劍君之外,不是三大家族本身有多強,而是,三位劍君,將風波城當成了角逐之地。”想起一事,江楓自語道。

    任何一位劍君,都是能夠橫推掉風波城,只不過風波城成為了三人的博弈之地,因此才是得以夾縫生存。

    “詭劍君和古鳴沙!”

    正當江楓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提劍傀儡宣布下一場戰斗的雙方。

    “不對!”

    頓時,詭劍君惱怒起來,他有著一種被愚弄之感,與陶廷之間一戰也就罷了,居然還要再與古鳴沙之間一戰,這不是針對,又是什么?

    “你有意見?”提劍傀儡問道,聲音古井無波。

    “我……”

    張了張嘴,一些話差點脫口就出,關鍵時刻,詭劍君急忙收回,驚出冷汗。

    “開始!”

    提劍傀儡當即命令道,根本不給詭劍君思考的時間。

    江楓就是朝提劍傀儡看去,發覺這樣的安排,當真是有趣之極,陶廷也好,古鳴沙也罷,都是絕對意義上的強敵,哪怕詭劍君,都是不敢有半點掉以輕心。

    這兩場戰斗,無論是對詭劍君的戰志還是心志,都勢必有著極大的消耗,雖然暫時還不明白,為何提劍傀儡會針對詭劍君,不過處于江楓的立場,這樣的針對,自然多多益善。

    “詭劍君,請賜教!”望向詭劍君,古鳴沙臉色古怪,隱有幾分同情之色,他原本就會與詭劍君之間有一戰,倒不認為,自身是被牽連了。

    相反,詭劍君在與陶廷一戰,消耗巨甚的情況下,這一戰,他算是撿了一個莫大的便宜。

    “出劍!”詭劍君臉色鐵青,惡聲惡氣的說道。

    既然不能反抗,那么便只能順從。

    “針對我?那么我詭劍君一路橫壓過去,倒是要看看,你能怎么針對我?”詭劍君恨欲狂,一道聲音,在內心深處咆哮著……(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