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654章 死到臨頭
    “轟隆隆……”

    虛空被平整切割,不斷撕裂,發生恐怖的大爆炸,無匹的劍意朝著四面八方橫推而過,周方數百米范圍之內的建筑物成片坍塌,化作齏粉。

    浩浩蕩蕩的劍氣,橫推一切,那樣的力量,赫然是到了所向無擋的地步!

    “這就是合體期修士的手段嗎?”江楓默然輕語。

    認真來說,這是江楓第一次,直面合體期劍修,極短時間,卻也算是對這一層次的強者,有了一個具象的認知。

    一道劍光,就如一道天幕!

    合體期劍修,對于天地之間靈氣的掌控,已然是到了那般精妙入微的程度,舉手投足,一念誅敵!

    對于尋常煉虛修士而言,這是無可戰勝的存在。

    固然江楓所走的是一條無敵之路,橫推一個大境界,但面對榮少德,卻也是三番五次被對方橫壓,陷入被動。

    “你以為你很強?殊不知在我眼中,宛如螻蟻!”榮少德冷笑著說道,看死人一樣的看著江楓。

    合體期修士,哪怕是那最為弱小的合體期修士,也不是煉虛修士所能比擬的,二者之間所存在的差距,形容為天塹,絲毫不為過。

    “現在說這話,不覺得太早了?”江楓不置可否的說道。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榮少德不悅。

    他往前方欺進,更進一步壓制江楓,黑色的劍光蘊含著摧毀一切的力量,不僅僅摧毀肉身,亦是摧毀神魂!

    劍法之精妙,在榮少德身上,有著完美無瑕的呈現。

    他未必修煉的是最強劍道,但即便是普通的劍法經由施展,也都是變得玄異不凡。

    “嘴硬嗎?”江楓笑了一笑。

    榮少德無疑是最好的對手,用來磨礪自身的劍道之路,可謂再好不過,因此一來,江楓自是不會錯過這一難得的機會。

    劍道之路新晉破壁,急需完善,站在江楓個人的立場,江楓無比清楚,在進入界山之前,不會再有任何人,比榮少德更是適合磨礪自身的劍道。

    這是難得一見的對手,空前強大,但劍道之路破壁,則本就需要以這樣強大的存在磨礪,方才能夠擁有更為進一步的認知。

    有關此點,江楓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也因如此,江楓無比渴望戰斗。

    風波城內局勢大變,江楓未曾抽身就走,固然有著其他方面的約束,但江楓最為看重的,則是這一點。

    因為渴望戰斗,江楓才是會選擇戰斗!

    任由著被對方壓制,江楓臉色不變,沉靜應對,體悟著通靈之境的種種玄妙,然后針對那樣的缺陷,不斷的進行補全。

    這一過程,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江楓也沒有妄想過,通過這一戰,就是能夠一舉,將劍道通靈之境,推向小成的地步。

    但總歸有所收獲,拾遺補缺,讓江楓對于這一劍道境界,在極短時間之內,就是有著一種全新的體悟。

    “此前,我將這一劍道境界,命名為通靈,然而認知并不算深刻!”江楓在心中默默說道。

    認知從來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個持之以恒的過程,唯有不斷的去認知,才是能夠最終看到本質。

    “通靈之境的劍意本質,目前而言,我很難下定論,但有預感,這是極之不凡的一個境界,修煉到最后,我的收獲,將超乎想象!”江楓又是低語說道。

    ……

    榮少德霸道無匹,劍氣卷動風雷,唯有狂霸二字,方可形容。

    對于江楓,榮少德有必殺之意,可是絕對不會允許,自身眼底如螻蟻一樣的生命,逃出掌心。

    “他是在做什么?”

    漸漸,榮少德發覺情況有點不太對勁。

    任由著他一力壓制,江楓始終巋然不動,他的壓制,根本傷及不了江楓分毫,僅僅是明面上,占據上風罷了。

    發覺這一點后,讓榮少德有點愕然,更多的則是羞惱,亦是有著幾分,難以置信。

    固然江楓戰績顯赫,名字流傳于劍道第一段,已然是那諸多劍修所津津樂道的傳奇人物。

    如若江楓已然晉入合體期,榮少德心知,自身只怕只能退避三舍,但江楓不過煉虛期的修為境界罷了,竟是已經到了這般不動如山的程度嗎?

    “我兒榮天死在你的手上,倒也不算冤,有史以來,劍道第一段之內,煉虛期第一劍修之名,非你莫屬!”榮少德自語道。

    他對江楓有所高看,然而僅此而已。

    “能夠擁有進入劍湖的資格,且活著自劍湖走出,我本該想到你非同凡響,或許,是我對你有過低估,可惜的是,你終究太弱,必死無疑!”榮少德又是說道,殺心不由更是鼎盛了幾分。

    “或許,這是扼殺一個絕代天才的快感!”榮少德對自己說道,臉色微顯猙獰!

    劍道第一段之內,天才何其之多,且不說本土的天才,那些通過各種途徑進入的外界天才,數量也是如同過江之鯽。

    第一天才,那意味著橫壓一個大境界。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絕世,絕不僅僅是說辭那么簡單!

    “轟隆隆……”

    狂暴的劍氣略顯幾分狂躁的意味,榮少德有所不耐煩,他要的不是壓制,而是殺人。

    “不對!”

    見著江楓的應對反應依舊,榮少德終究是察覺到,或許自己仍舊是看錯了什么。

    “他是在驗證?應該說,拿我當成了磨礪劍道之路的對象?”幡然醒悟過來,榮少德臉色黑沉如墨。

    這太驚人,無法相信。

    榮少德死死的盯著江楓,簡直不知是該說江楓太過自大,還是該說江楓太過愚蠢。

    “臨陣磨槍?是這個意思嗎?”榮少德自語。

    榮少德很是驚訝,不免對江楓更是高看了幾眼,無論是否臨陣磨槍,擁有這樣的一份勇氣,也當驚世。

    “拿我當做陪練,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你的資格是什么。”榮少德怒吼。

    “萬劍穿心!”

    一個聲音,自榮少德喉嚨深處,往外迸射而出。

    這是萬劍穿心,曾經榮天有過施展,極為不凡,當然那樣的威能,遠遠無法與榮少德相提并論。

    成千上萬道劍氣噴發而出,呼嘯連橫,交織成一張密不透風的劍氣大網,壯麗之處無法言表。

    “榮少德,你僅有著這些手段嗎?”江楓輕語,有所意外,又是有所失望。

    這讓江楓發現,自身對于合體期劍修的認知,陷入了一個誤區,強大的存在并非在一切領域都強大。

    從劍法反推劍道之路,不難窺見,榮少德所走的劍道之路,只能算得上是中規中矩,并無太多出彩之處。

    “聽聞,劍道之路越是駁雜,在企及一定的境界之后,往往更是難以突破,因此,不少劍修往往必須要有所取舍!”江楓在心中說道。

    江楓并不懷疑榮少德的強大,可是這樣的手段,卻只能稱之為失望。

    “咦?”

    忽而江楓臉色微微一變,有所驚奇。

    “此前,在合體期強者面前,我有著一種近乎于天然的敬畏,那雖然不至于影響我的無敵道心,卻也是讓我在面對這等修為境界的強者之時,天然處于劣勢。”江楓暗自說道。

    不影響道心,但終歸對于心境有一定的影響。

    “那么,也該結束了!”微微一笑,江楓自語道。

    心念一動,一道道的劍氣,以著江楓的身體為圓心,激射而出,那并非是無形的劍氣,而是一柄柄的劍。

    上百柄長劍橫空,銘刻無上殺戮意志。

    這是萬劍歸一!

    江楓劍湖之行,收獲斐然,得到上百柄長劍,那是戰劍,比之江楓自鳳棲山所得到的那些劍,猶有過之。

    一百多柄長劍被江楓操控,雖然遠遠未到萬劍歸一的終極形態,但數量的增加,威能暴增一倍還不止,將近有兩倍的程度。

    “斬!”

    一聲默念,上百柄長劍呼嘯而過,碾壓往前,所過之處,如同是那春雪遇上烈炎,具皆摧毀,無有例外。

    “死!”江楓輕語。

    “轟!”

    有什么東西炸開了,漫天血雨飛濺,那是榮少德的軀體,化作血肉碎片,飛射向四方。

    榮少德并沒有隕落,他瞪大著眼睛,有些茫然,又是有些無措,他竟是敗了,敗給一個煉虛劍修。

    “這不可能!”榮少德在怒吼,繼而那神魂漸漸消失,被一道道的劍氣,斬滅至虛無!

    “一切皆有可能!”江楓面無表情的說道,當然這樣的話,只有他自己聽到。

    陸弘與翁毅一戰,也是接近尾聲,只聽到翁毅不停的在咆哮,出言叫罵,罵的不可謂不難聽。

    只是相比較而言,無疑江楓與榮少德這一戰,更能吸引目光。

    陸小心四人的目光,整齊劃一的落在江楓的身上,尤其是陸小心,那樣看向江楓的眼神,只覺熟悉,更覺陌生。

    這個言語不多,看上去給人一種溫和無害的少年人,竟是強勢如斯,直斬一個合體期劍修。

    陸小心總算明白過來,為何陸弘對江楓如此倚重,但也知道,哪怕是陸弘,恐怕都是大為低估了江楓。

    “妖孽!”微咬著唇,陸小心在心中說道,思緒一時間繁亂無比,知道這個在之前還能夠伸手觸及的少年人,已經不是她所能企及的了。或許終其一生,只能仰望!

    心情因此有些失落,又是有著意外的平靜,紅唇微張,陸小心有話要說,那樣的話,最終也是沒能說出口來……(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