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640章 雖死不悔
    那樣的一幕,有點類似于時光回溯!

    原本,江楓可以看到更多,甚至,可以親歷那一場戰斗,但由于天印的影響之故,江楓所窺見的,只是那冰山一角。

    “如果不是天印,我將很有可能,永遠停留在時光回溯的階段!”江楓輕語,心神為之一凜。

    那并非是夢,亦不是幻境,真實發生過,歷歷在目,因此江楓無比清楚,一旦沉溺,將會有著怎樣的后果。

    那樣一來,他將成為這里的第五個人!

    “這里的氣場?”江楓心旌震蕩。

    氣場的存在,無形之中,影響到了江楓的道心,這很驚人,因為,根本就是碾壓性的影響,江楓渾然不覺。

    “這三個人類修士,無疑是那至高存在!”江楓暗自說道。

    死去無盡歲月,肉身不腐不敗,與那歲月同存。

    而那一道黑袍身影,毋庸置疑,也是那邪惡生靈一族之中,有數的至強者,遠在邪尊之上。

    從這一點不難發現,當年的那一場入侵之戰,人類修士與邪惡生靈一族,都是有最強者走出。

    “可是,仍舊是邪惡生靈一族,橫壓我人類修士!”江楓默默說道。

    黑袍男子一人,就是牽制了三人,最終,四人一并隕落,玉石俱焚。

    這很壯觀!

    親歷了那一戰之后,江楓更是感同身受,在那一場大戰之中,人類修士的心情,是何等的悲壯。

    天印的能量,強行切斷了此地氣場對江楓的影響,讓江楓少了幾分后顧之憂,便是進一步查看。

    江楓深入宮殿之內,很快,一面墻壁,將江楓的注意力,盡數吸引了過去。

    就是見到,墻壁之上,各種各樣的小物件,五花八門,應有盡頭,每一個小物件的氣息不一,屬于不同的修士。

    “這應該是那些死去的修士的隨身物件!”江楓低語道。

    這里每一件東西都不算起眼,那樣的價值,是用來銘記,一件東西,代表一個修士,但不是全部,因為,江楓見過的人類修士的骸骨數量,比之這里的小物件,要多上數倍不止。

    “應該是有人,蓄意收斂了死去的修士的隨身物件。”江楓低低說道。

    這或許是那些修士,唯一存在的證明,可見收斂之人是何等之有心,可惜的是,最終,這里傾覆了,這些小物件,便是永遠留在了此地,不見天日。

    江楓沒有上前,反而退后數步,而后,低頭朝著這面墻壁,深深鞠躬。

    他們的存在,已經無人知曉,流逝的歲月掩蓋了太多也遺忘了太多,江楓情知自身有幸,才是見證。

    低頭的瞬間,江楓只感覺自己的心情隨之震蕩,好像是產生了某種情緒上的共鳴。

    “你們是英雄。”江楓在心中說道。

    話音落下,江楓發覺,那般共鳴,變得更為強烈了幾分,正感錯愕,就是見到,眼前,一道道劍光飛速閃爍。

    一柄柄的長劍,似乎是經受了某種感召,自劍湖地步四面八方激射而來,每一件小物件,對應一柄劍,最終,上千柄長劍,呈現于江楓的眼前。

    “雖死不悔,戰志猶存!”江楓低嘆。

    這是受戰志的影響,隨身長劍飛來,方才是形成了眼前這奇異的一幕,江楓情知,應該也是與自身有關。

    他的到來,見證了那一幕歷史。

    他或許是無盡歲月以來,唯一的見證者,甚至可能,是最終的見證者!

    上千柄長劍懸于虛空,漂浮于江楓的眼前,近在咫尺,唾手可得。

    每一柄長劍都是充滿著殺戮的氣息,曾經沾滿血腥。

    大多數的長劍,都是出現了程度不一的損毀,僅有著上百柄長劍,保持完好。

    “這是送給我的一份大禮嗎?”江楓輕語,一伸手,信手將其中一柄長劍取了過來。

    而后,江楓便也無所謂矯情,將那上百柄無損的長劍,悉數收入儲物戒指之中。

    “我修煉劍之矩陣,萬劍歸一的境界,正是需要更多的劍,不然的話,萬劍歸一,虛有其表,因此,這份厚禮,我收下了!”江楓低低說道。

    無論自身的進入,究竟影響了什么,江楓都是明白,他應該將這些劍取走,不然的話,反倒是辜負。

    如此,江楓自是不可能矯情。

    將劍收好,江楓再度鞠躬,便可見到,那剩下的長劍,盡數飛出,剎那自江楓的視線之中,消失不見。

    “邪惡不死,戰志不消!”江楓默默說道。

    此刻,所感受到的,是壓力,以及責任。

    這些劍不會說話,但江楓也是知道,當他收下之后,他同時也就一并,要肩負那些責任。

    那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不辜負。

    “我江楓不是善人,可也不會任由著我人類的土地,被邪惡生命染指!”江楓沉聲說道。

    之后,江楓轉過身,往外行去。

    “那棵柳樹?”

    赫然就是見到,斷臂男子身邊的那棵柳樹不見了。

    “莫非,這一棵柳樹,就是那靈樹?”江楓沉吟道。

    柳樹的存在毫不起眼,江楓也并未過多關注,卻是意外,柳樹竟是憑空消失了,從這宮殿內部走出。

    “是我大意了,若是仔細一點,未必不能察覺蛛絲馬跡。”江楓哭笑不得的說道。

    靈樹近在眼前,卻是錯過,多少讓江楓無語。

    與此同時,江楓總算明白過來,為何他盡數探尋外圍區域,都是沒有發現靈樹的蹤跡。

    柳樹進入了湖底,進入了宮殿,而后在此扎根,因此一來,他自然發現不了蛛絲馬跡。

    不過這樣的情況,也是讓江楓心中一動。

    因為,若不是靈樹自主離去的話,那么,他依舊無所察覺。

    “通靈生命世所罕見,若是能夠讓之認主的話,那么……”江楓若有所思的說道。

    話說到一半,江楓就又是一聲苦笑,知道自身有些妄想了。

    江楓最終自宮殿走出,朝著劍湖的更深處大步行去,這里埋葬了太多太多的秘密。

    “嗯?”

    片刻過后,江楓腳步一定。

    這時候,江楓終于感知到了水流的痕跡。

    “這是否表示,我進入了劍湖湖底的核心地帶?”江楓說道。

    倒也是無所猶豫,江楓選擇,繼續前行。

    漸漸的,眼前所能看到的景象,在發生變化,江楓看到了植物生命。

    “居然不是水中的植物?”江楓有些驚訝。

    這些植物,并不是水中的植物,江楓在探索湖泊的外圍區域之時,全部都有見過。

    只是,終究也是出現不同,生命精氣更加的雄渾,這無疑意味著,有過更為徹底的變異。也就是說,它們更為強大。

    “嗡!”

    一道劍光突兀乍現于江楓的眼前,橫斬而來,那是一株茅草,茅草化劍,湛湛劍光神異無窮。

    “劍法!”江楓更是驚訝不已。

    先前的探索,江楓就是發現,一些植物變異體,演繹劍法的雛形。

    這一株茅草,分明是掌控著完整的劍法,這一劍橫斬而來,擁有無窮的玄妙,哪怕是江楓,都是眼前為之一亮。

    “我明白了。”驟然,江楓就是霍然開朗。

    劍湖本身并不具備意志,劍湖的意志,也的確是那些劍痕的意志。

    這里是劍湖湖底,是劍痕銘刻之地,因此一來,水底之中的生物在變異的過程中,則是更為直接的受那些劍痕的意志所影響。

    這是有過徹底變異的植物體,接近通靈,在受那些劍痕意志不斷洗禮之后,漸漸的,與那些意志相融合。

    它們掌控了劍法,這劍法,來自某一個隕落在此地的強大劍修!

    雖說感覺方面有點怪異,但江楓發覺,這或許可以稱之為一種傳承。

    “不同的植物生命體,傳承不同的劍法……只不過,傳承有的完整,有的則出現了一定程度的缺失……”江楓沉吟道。

    觀悟劍痕的過程,很大程度是觀悟劍道意志,但變異的植物生命體,掌控了劍法,那么,江楓則也是能夠更為直觀的,觀悟一條條的劍路。

    面對那一劍的橫斬,江楓并未出劍,直接往前,劍氣自主激發,與之發生碰撞,而后撕裂。

    畢竟是植物生命體,哪怕是接近于通靈,但出劍之時,只能算中規中矩,有亮點,然而那樣的亮點,注定有限。

    掌控一門劍法之后,變異的生命體實力有所提升,但仍舊不足以威脅到江楓。因此,自然阻攔不了江楓的腳步。

    之后的時間里,伴隨著江楓前行,劍湖湖底,一道道璀璨的劍光噴發,那樣的情況,卻也可以稱得上是絢爛壯觀。

    一條又一條的劍路,于江楓的眼前呈現而出,有的完整,有的殘缺,一路走過,江楓時而驚嘆,時而遺憾。

    這等于是有著數量極多的至強劍修在江楓面前演繹劍法,江楓有所觸動,體悟良多,等到那劍光消失之后,江楓的腳步再度一定。

    “咔嚓!”

    身體內部,仿佛傳出一道微響,一道壁障,就在這一刻被撕裂了,那是劍道壁障被打破。

    一種玄而又玄之感,于江楓的心頭涌現,剎那便是讓江楓發覺,自身此前在探索劍道之路之時,所有的疑惑盡數消失,仿佛,全部都是得以詮釋。

    那樣的詮釋也是無比玄妙,江楓靜心體悟,卻又無法具象感受,只是感知到,一切都不同了……

    “這般劍道境界?”江楓低語,無比清楚,在晉入這一境界之后,自身的劍道之路的變化,是何等之驚人!(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