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524章 利益使人瘋狂
    “元魂果?是這樣嗎?”雙眉微皺,江楓低語。

    對于那元魂果,江楓并非不心動,而是,有著頗為強烈的渴望,他神魂經受淬煉,又是拿到了煅魂術,那么,元魂果對于江楓而言,其意義可見一斑。

    奈何,那些盯上元魂果的勢力財大氣粗的很,與之相比,江楓的個人財力不值一提,如此,便也只能強行壓制住內心的那一份渴望。

    這時候江楓有所猜測,雖說無法確定,黃沖等人是否是為那元魂果而去,然而那般不可見人的目的,卻也注定,非同一般。

    “過去看看。”心念一定,江楓說道。

    若黃沖果然是沖著元魂果而去的,那么,江楓自然是要橫插一手的,畢竟,那元魂果,但凡有機會,江楓是不可能放棄的。

    “呼!”

    虛空撕裂,劍光爍爍,江楓依循著痕跡,往黃沖五人此前離去的方向疾馳而去。

    約莫一個時辰左右,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息彌漫,聞到那般氣味,江楓一眼看去。

    “血液未曾干涸!”江楓低語。

    黃沖五人速度頗快,江楓追了一個時辰,卻也是未曾見到其蹤影,這里的血腥氣味,引起了江楓的注意。

    “戰斗發生的時間不長,不出所料的話,黃沖幾人,就在前方不遠處。”江楓說道,繼而眼前一亮,速度就在這一刻,驟然加快!

    ……

    轟隆隆……

    如雷霆一般的炸響之聲,在這一片荒寂的叢林之內響徹而起,在這一方向,周方十數里的草木,盡皆凋零。

    一黑衣男子周身浴血,然而面對欺進而來的二人,卻是數度將二者逼退,戰意滔天。

    “在我蒼嵐宗地界,也敢招搖撞騙,還不速速束手就擒!”雙手負于身后,黃沖微微笑著,以頤指氣使的口吻,朝那黑衣男子說道。

    “安瀾拍賣場不守信用,那元魂果我就算是毀掉,也不可能落在你們手上。”黑衣中年男子癲狂不已的說道。

    “毀掉?你敢毀掉,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一抹陰鷲之色,自眼眸深處一閃即逝,黃沖寒聲說道。

    “哈哈,滾遠點!”

    黑衣男子忽而大笑,他狂暴沖擊,再度逼退二人,旋即就是往黃沖方向電射而來。

    “寧長老,殺了他,可別真讓他將元魂果給毀了。”皺了皺眉,黃沖吩咐道。

    玄衣老者冷冷一笑,一掌拍出,直接覆蓋于那黑衣男子的頭頂,形成恐怖的禁錮之力,將之打的飛出去數百米之遠。

    “區區螻蟻,也敢反抗?”寧長老陰森森的說道。

    如非是自恃身份,他一旦出手,瞬間鎮壓,哪里還容此人挑釁?

    “寧長老所言極是。”黃沖笑瞇瞇的說道。

    “元魂果?”

    那遠處,江楓默默說道,他的猜測沒有錯,黃沖這一次的行為,果然是與元魂果有關,江楓亦是認出了那黑衣男子的身份,正是此前,以高昂代價,拍走元魂果的那一神秘修士。

    這般身份原本保密,然而,安瀾拍賣場本就是蒼嵐宗用以斂財的工具,只要黃沖愿意,那般拍賣品的流向,盡皆一清二楚。

    如此一來,那黑衣男子的一舉一動,自是逃不過黃沖的眼睛。

    不過黃沖也算得上是隱忍,或者說顧忌到安瀾拍賣場的信譽,一直到拍賣結束數天之后,才選擇動手。

    “信譽?”江楓冷笑。

    當利益足夠大的時候,所謂信譽,不值一文,那元魂果即便蒼嵐宗用不上,但用來空手套白狼,所攫取的好處,卻也是足以讓蒼嵐宗不惜手段了。

    一旦這一枚元魂果流落回蒼嵐宗,那么往后用不了多長時間,必然就是會出現在另外一個拍賣場內,一模一樣的手段,那般豐潤的利潤,讓人瘋狂。

    “那玄衣老者?”轉即,江楓往那玄衣老者所在的方向看去。

    黑衣男子強大,擁有著煉虛后期大圓滿的修為,然而在寧長老面前,不堪一擊。

    “半步合體期大能?”江楓輕語道。

    合體之境的大能,輕易不會露面,那是放眼星洲境內,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能夠鎮守一方,甚至是一個洲界。

    而在合體期大能不出的情況下,半步合體期大能縱橫天下,這已然是矗立于那金字塔頂端的強大存在。

    江楓心知,這寧長老在蒼嵐宗內的地位,只怕都是舉足輕重。

    “啊!”

    黑衣男子怒聲咆哮,他再度遭受重創,軀體破碎,戰力十不存一,今日殞命,已成定局。

    “交出元魂果,留你全尸!”一個黑面老者冷森森的說道。

    “你若敢毀掉元魂果,必然打到你神魂俱滅!”另一個紅臉老者,也是直言不諱的威脅。

    “曾家的宿老!”

    望向那紅臉老者,江楓低語道。

    曾茂也在這里,以曾家與蒼嵐宗的關系而言,這等事情,倒也不算奇怪,畢竟,曾家與蒼嵐宗本就是一個利益共同體,休戚與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絕無可能!”黑衣中年男子面色扭曲,他手掌閃過一道赤紅色的光澤,正是那元魂果。

    “你敢!”

    見黑衣男子拿出元魂果,黑面老者與那紅臉老者具是臉色大變,唯恐此人,當真會將元魂果毀掉。

    “毀掉元魂果?”寧長老陰冷一笑,緩步往前。

    “你自然可以將之毀掉,但毀掉之后,我必然在你殞命之前,搜你神魂,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所在的宗門,殺無赦!”一步步往前走著,寧長老獰笑著緩聲說道。

    “禍不及家人,蒼嵐宗竟是如此下作?”黑衣男子大驚失色,他幾次意圖將元魂果捏碎,然而在動手之前,卻都是猶豫了。

    黑衣男子絕然不會懷疑寧長老的話,他也知道,但凡落在寧長老手上,他就算一心求死,也注定求死不能!

    “下作?”聞聲,黃沖笑了。

    “我蒼嵐宗一向高風亮節,談何下作,恐怕是誤會了吧?”黃沖笑的揶揄不已,譏誚之意溢于言表。

    黑衣男子一顆心猛的往下沉,這里是蒼嵐宗的地界,一切都是由蒼嵐宗說了算,誰人膽敢質疑?

    這就是黃沖的底氣以及依仗,在這里,蒼嵐宗就是主宰。

    “給你十息時間,十息過后,若不交出元魂果,后果自負!”轉即,就是聽黃沖又是說道。

    黃沖很篤定,信心十足,有了寧長老那般威脅,他可不認為,這黑衣男子擁有孤注一擲的勇氣。

    要知道,在很多時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而最為可怕的,卻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衣男子呼吸變得急促,近乎窒息,他滿臉掙扎之意,到這一步,已然是被逼入絕境,但若是這般將元魂果交出,如何甘心?

    “你還有三息的時間!”黃沖催魂奪命一般的聲音,如一根尖針一樣,刺入黑衣男子耳中。

    黑衣男子驟然顫栗,身體如篩糠一般顫抖起來。

    “蒼嵐宗的手段,當真令人嘆為觀止!”卻是在這時,一道意外的聲音響起。

    “誰!”黃沖神色一變,循聲看去。

    但黃沖話音未落,就見一道身影自其眼前一閃即逝,出現在了那黑衣男子的身前。

    那正是江楓,不過江楓以先天造化術改頭換面,且將自身的氣息,壓制在了化神后期大圓滿。

    這是因為,面對蒼嵐宗那等龐然大物,即便江楓,都是不愿意輕易得罪,至少,在蒼嵐宗地界,得罪蒼嵐宗絕對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因此,江楓自然不可能愚蠢到,堂而皇之的暴露在黃沖的眼皮子底下。

    “哦,區區化神修士?”盯向江楓,黃沖就是笑了,他目光冷厲,毫無情感,看著江楓就是在看一個死人。

    江楓卻是并不理會黃沖,轉而看向黑黑衣男子笑著說道,“你若是想死,我可以成全你,不過,你必須將元魂果交給我。”

    黑衣男子又是顫栗起來,焉能聽不懂江楓這話的潛在含義。

    “時間不多!”江楓提醒道。

    “你怎么帶走?”黑衣男子就是問道,他并不清楚江楓的依仗是什么,可也不會天真到認為,江楓是來送死的。

    但在蒼嵐宗地界挑釁蒼嵐宗,且不過僅有著化神后期大圓滿的修為,黑衣男子卻也并未沒有憂慮,因為,他不想白死。

    “那是我的事!”江楓不容置疑的說道。

    他不是來救人的,而是來殺人的,這是對黑衣男子的成全,但前提是他要得到元魂果,否則,不可能出手。

    至于事后為此人報仇,江楓卻也并沒有高尚到那般程度,歸根結底,和黃沖等人的行為一樣,他也是被利益所驅使。

    利益足夠大,便能讓人瘋狂!

    一枚元魂果對自身而言意味著什么,江楓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是以,他有瘋狂的理由,也必須要瘋狂一把!

    “好!”

    緊咬著的牙關,緩緩松開,黑衣男子右手伸出,便是將那元魂果,親手送到了江楓的手上。

    而在將元魂果送出去之后,好似釋然了一樣,赫然可見,黑衣男子眼中,流露出一絲如釋重負的色彩。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他們全部都死。”黑衣男子說道,說到這里,他自嘲一笑,也是明白,這一想法,有些天方夜譚了。

    以江楓的修為而言,即便是有著逆天級別的逃命法寶,但其在寧長老幾人面前,卻是如那螻蟻一樣,翻掌便要鎮殺,他希望江楓能夠為他報仇,卻與癡人說夢,絕無區別。

    “殺了我吧!”

    微微松開的牙關,再度緊咬,黑衣男子在厲吼……(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