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490章 欺人太甚
    “會是什么隱情呢?”江楓在心中想著,順便以神識進行探視,僅是片刻過后,神識收回,江楓的臉色無由來更為怪異了。

    將江楓的反應看在眼中,金象笑吟吟的說道:“江兄不必客氣,看上了就收起來好了。”

    “好。”江楓點點頭,便是將這黑色陶罐收了起來。

    ……

    黑色陶罐之內,竟然也是有著一縷如被蠶繭包裹住的青氣,這是今日里,江楓所發現的第二縷青氣,正是如此之故,江楓的心情才是會有些悸動。

    在拿到印章的時候,江楓還一度認為,幽家的人應該是知道印章內部包裹著一團青氣,但是現在,江楓不再這么想了。

    因為這樣的解釋,不足以解釋為何黑色陶罐內也包裹著一道青氣,這是巧合,然而又不是巧合。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幽家也好,金家也罷,并不知道法器之內包裹著青氣,這也是為何兩家對于印章和黑色陶罐,都算不上多么看重,讓他輕易就能得手的緣故。

    青氣究竟是什么江楓暫時不知情,但能夠與嗜血劍發生感應,對江楓而言就足夠了。

    “不知其他家族的情況如何?”江楓自語著。

    說著話,江楓舉目橫掃過去,這一次他不再一家家的展位走過去,而是直接動用神識,進行掃視。

    但凡有所發現,必然引發嗜血劍的感應,至于因此一來引起諸多人的注意江楓并未放在心上,他早就是人群中的焦點,并不介意引來更多的目光。

    “火家?”

    少頃江楓就是有所發現,火家的展臺上,傳來波動,嗜血劍在響應,但讓江楓感到意外的是,曾家、辛家以及冉家三個方向,毫無反應,那表示至少在展位上,沒有江楓想要的東西。

    至于三大家族內部是否有,也不是目前江楓需要去探尋的。

    又是與金象交談幾句,江楓便是大步,往火家的展臺方向走了過去。

    “江楓,沒想到在此地你會如此受歡迎。”看著江楓走來,呂慶凡陰陽怪氣的說道。

    一前一后,江楓自幽家和金家各自得到一件法器,這兩幕讓呂慶凡眼紅不已。不過更為讓呂慶凡好奇的是江楓無比直接走向火家的展臺,莫不是認為,火家方面,也會贈送他一件法器不成?

    江楓沒有理會呂慶凡的冷嘲熱諷,他隨之低頭,看向展位上的一枚紅色玉佩。

    玉佩殘缺,其上有細密的裂紋,這件東西盡管是一件法器,卻也注定無人會認為擁有多高的價值,只是出現在了火家的展位上,自然也不會過于簡單。

    “怎么著,對這枚玉佩有興趣?”瞇眼笑著,呂慶凡說道。

    “呂兄,莫非火家之事,由你做主?”江楓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一根手指指向江楓,呂慶凡呼吸猛然一窒。

    “如若是,你隨便指手畫腳,若不是,煩請讓開!”江楓低喝道。

    “江楓,你欺人太甚!”呂慶凡甚為惱火。

    “欺人太甚?”對于呂慶凡的說辭,江楓不置可否,沒錯,就是欺人太甚,又能如何?莫非呂慶凡連最為基本的覺悟都沒有?

    再者,這可是呂慶凡自主送上臉來找抽,江楓要是不順遂他的心意抽上一個耳光的話,豈不是對不住呂慶凡的一片心意?

    “江兄,無論你對這枚玉佩有何看法,想要得到,注定絕無可能!”呂慶凡自知處于劣勢,他轉移話題,陰狠說道。

    “你做不了主。”江楓搖了搖頭,真正能做主的是火烈炎,呂慶凡話說的再多,都是廢話。

    “江兄看上了這枚玉佩?”火烈炎走了過來,饒有趣致的問道,他身材足有兩米來高,直接形成壓迫。

    說話之時,嗡嗡的聲音好像是悶雷在耳邊炸響,氣息霸烈,如同一團燃燒著的火焰。

    火烈炎聽到了江楓與呂慶凡之間的對話,他沒有半點虛與委蛇。

    “隨便看看。”江楓說道。

    “這話江兄你自己信嗎?”火烈炎古怪的問道。

    “不然的話,難道我會將之搶走不成?”江楓似笑非笑的問道。

    火烈炎哈哈一笑,說道:“江兄此言有趣,不過不是我看不起江兄你,而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誰膽敢從我火家搶走一件東西。”

    三言兩語,火烈炎就是聽出,對于這一枚紅色玉佩,江楓有勢在必得之意,不然也不會說出要搶走,這讓他大感有趣,因為這樣一來,籌碼握在手上,他掌握一切主動權,接下來,江楓只能被他牽著鼻子走。

    “那是以前。”江楓提醒道。

    如果出現意外情況的話,江楓并不是沒有將玉佩搶走的可能性,當然,那是沒有辦法之后的選擇。

    目前情況下,還不至于走到那一步。

    “哦?”

    瞳孔驀然收縮,火烈炎焉能聽不出來,江楓此言潛在的威脅之意,這讓他驚詫莫名,心想難不成江楓當真有強搶的打算不成?

    江楓揶揄淺笑,不再多說,伸手將玉佩拿起,上手把玩,紅色玉佩裂紋密布,然而頗為溫潤細膩,除去法器的附加價值,這一枚玉佩本身就價值不菲。

    “江兄,這枚玉佩,可否有特殊之處?”火烈炎沉聲問道,他不認為江楓會無緣無故看上這一枚殘損的玉佩,必然有所原因。

    不過原因是什么,他想不明白。

    因為,玉佩殘缺了,價值大打折扣,火家上下幾乎無人放在心上,此次拿出,有濫竽充數的嫌疑。

    然而江楓偏生對之很感興趣,這自然使得火烈炎倍感好奇,想要知道,江楓為何如此。

    “火兄你都不知道,我怎么會知道,只是冥冥中有一種感覺,我與此物有緣。”江楓說道。

    嘴角一陣抽搐,火烈炎看怪物似的看著江楓,什么叫與此物有緣,難道因為有緣,就要將之送給江楓不成?

    固然玉佩在火家不受重視,可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送出去。

    “江楓,我剛才就說過,你不可能拿走玉佩,死了這條心吧。”呂慶凡參與進來,幸災樂禍的說道。

    要想說服火烈炎,豈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江楓空口白牙就想將火烈炎給說服,這不是癡人說夢,又是什么?

    “是嗎?”江楓笑了笑,與此同時,江楓勾連一道劍氣,往玉佩內部滲透過去。

    劍氣直接穿透,觸及到那一道如蠶繭包裹般的青氣,緊接著江楓就是感知到嗜血劍在瘋狂震動,要破體而出。

    “咔嚓!”

    包裹青氣的那一道禁制,在這一刻被撕裂了,一道劍氣無比歡快的游走,轉即就是瘋狂吞噬。

    “咦?”

    江楓神識與劍意一體,將這一幕清晰無比的捕捉,他沒想到,如此容易,那一道青氣就被吞噬了。

    劍氣隨之被收回,嗜血劍再度震顫,而后,那一縷青氣,纏繞于嗜血劍的劍體之上,徹底消失。

    “成了。”江楓會心一笑。

    江楓情知要拿走這枚玉佩少不得要費盡周章,索性做了一次嘗試,這一結果讓江楓有所驚喜。

    “呂兄,你說的對。”江楓點點頭,信手將玉佩放下,徑自走開。

    “這?”

    看到這一幕,呂慶凡與火烈炎相視一眼,都是滿頭霧水,原本以為江楓會死纏爛打,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誰能想到,江楓如此輕易就放棄了。

    這種情況讓二者愕然不已,不明白為何江楓會改變主意,難道是自知事不可為所以干脆放棄?

    “江楓,算你有自知之明!”呂慶凡嘲弄道。

    火烈炎則是拿起玉佩看了又看,他發覺玉佩上的裂紋多了幾道,除此之外,也沒什么不同。

    心思難免有些怪異,無法理解江楓的舉動。

    江楓走向一旁,更進一步感受嗜血劍的變化,青氣被嗜血劍吞噬后,明顯可見嗜血劍劍身有道道流光閃過。

    “淬煉?”江楓低語。

    青氣竟是在淬煉著嗜血劍,這一過程有如打磨,江楓觀察一會,發覺需要一些時間,索性置之不顧。

    法器交流會繼續,江楓的行為倒也算不上多么的出格,陸陸續續,發生了幾起交易,除此之外,一切風平浪靜。

    數個時辰過去,幽蘿站出來宣布,此次交流會結束,諸人紛紛伸手一招,將法器收了起來。

    “走吧。”幽蘿淡漠說道,率先往宮殿外部走去。

    眾人緊隨其后,待所有人都走出之后,裴允與易天明立即行動,收起所祭出的法器,倏然之間,此地恢復清明,場域消失不見。

    “告辭!”

    “后會有期!”

    ……

    場域消散,有修士無意多呆,當即離去,不過也有修士不打算如此之快就離開鳳棲山,他們要去碰碰運氣,嘗試能夠找到那位神君留下的道場。

    “呀?”

    驟然,遙遠的天際,傳出一道驚呼之聲,那里一道白衣身影,橫貫虛空而來,轉瞬即至,一臉迷糊的說道,“怎么有人走了呢?交流會開始了沒有?我不會是有些來遲了吧?”

    聞聲諸多人朝白衣身影看了過去,具是有些無語,不是有些來遲了,而是,來的太遲了。

    “師姐姐,你怎么才來啊。”林園園笑嘻嘻的說道,與那人打著招呼。

    “難道我真的來遲了?”白衣人影又是懊惱又是自責,用力跺腳,委屈的小臉都紅了。

    “師家的人?”江楓默默說道,從林園園的稱呼聽來,此人正是那七大家族之中,師家的人!(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