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331章 天外來石
    /p>

    “去云上看看。”心中有所思,江楓輕語道。

    他能夠進入藏書閣的第二層,已然是有著莫大的機緣巧合,且是在欠了司曇音一份莫大的人情的前提之下,不然的話,很可能將碌碌無為,不得其門而入,那樣一來,又是談何在藏書閣第二層之中,淬煉自我,提升修為?

    因為此般之故,江楓心知肚明,要想進入那藏書閣的第三層,準門檻會是高到了何等程度,恐怕不僅僅是獲取一份機緣那般簡單。

    至于第四層第五層以及更高的層次,目前情況下,江楓深知自身幾乎沒有觸及的可能性,便是不去多想。

    藏書閣之事,只能是徐徐圖之,但江楓心中有所動,回想起那一日,在云層之中的見聞。

    而今修為突破,得以更進一步,會否,進入云層,能夠有不一樣的發現?

    “呼!”

    一道劍光幻化而出,江楓身化劍光,剎那之后,便是沒入那云層之中,消失不見。

    虛空之上,一朵朵的劍云漂浮,近距離觀看,更顯美觀,美不勝收,璀璨耀眼,每一朵劍云之上,都是有著強烈而深刻的個人標志,無比顯目。

    “轟隆隆……”

    忽而,江楓的耳邊,有聲響炸響,仿似驚雷,刺破耳膜,循聲江楓極目看去,就是見到那極遠之處,一道身影正在練劍。

    劍氣破空,卷動風雷之聲,隔得極遠,那般鋒銳無匹的劍意氣息,都是讓江楓心頭為之凜然。

    那練劍之人強大無匹,一劍出手,一朵劍云都是被撕裂了,然而劍云是為劍道意志的一種體現,撕裂之后,即刻從四面八方匯聚成型,近乎永恒不滅。

    “去!”

    信手一指之下,一道聲音自那人喉嚨深處傳出,就是見到,一抹無可形容的劍光,惶惶如那皓日,一息之間,就是呈現于江楓的眼前。

    “轟!”

    那一劍如奔雷,完全無視空間壁障,便是以江楓目前的劍道造詣而言,面對這樣的一劍,都是絕難做出有效的反應。

    一劍直指眉心,氣貫長天,當真就是驚艷不可方物,乃至是似乎是讓江楓陷入那深深的驚嘆情緒之中,渾然忘記了閃避或者抵御。

    “江師弟,為何不躲?”一道身影飄然而至,出現在江楓的面前,那是溫別離,他發問道。

    “溫師兄要殺我,我該往哪里躲?”江楓苦笑道。

    他并未感受到半點殺意,自然是不打算躲避,且,對溫別離江楓素有好感,也絕不認為,自己需要抵御。

    深深的看江楓一眼,溫別離低聲說道:“江師弟,以后切莫如此,劍鋒無眼。另外,你記住了,無論對方是誰,都是不要輕易讓你自身,置身于危險之中。”

    說了這話,溫別離化作一道劍光遠去,江楓眉頭微微一皺,思索著溫別離這話的潛在之意,莫不是在暗示他,即便是在天劍宗,都是沒有絕對的安全?

    溫別離話語里的潛在之意,江楓自是一清二楚,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正是如此。只是江楓頗為好奇,溫別離竟是會對他說出這樣的一番話,難免就是有著幾分交淺言深的味道。

    畢竟,此前與溫別離打交道,都是因為舒靜琀之故,他與溫別離,至多也就是那點頭之交罷了。

    云起峰之上,除了那身為守峰人的翟長老之外,有著九棟建筑,九棟建筑之內,住著九人。

    到目前為止,那九人之中,江楓也就是與舒靜琀以及溫別離打過交道,另外七人,除了之前自那葬劍地走出,與其中的三人打過照面之外,卻是在此后呆在云起峰的時日里,從未見過,遑論是與之打交道。

    江楓心知,不管溫別離那話,是在提醒他多一分戒備,戒備著云起峰的人,還是戒備著整個天劍宗內的一些人,卻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了。

    溫別離離去,江楓不曾多想,很快就是將那般話語,拋諸腦后,回想起溫別離練劍的那一幕,那是一條完整的劍道之路,比之他自身所走的劍道之路,實際上要更為完整。

    不過一個人一條路,即便更為完整,卻也是很難分出,孰優孰劣便是了。

    江楓心無旁騖,于云層之內,靜心體悟,他修為突破之后,神覺更顯敏銳,劍意與神識一體,對周方的感知,變得更為透徹。

    如絲如縷的劍氣,一道道虛空彌漫,那劍云固然是為劍道意志的一種體現,然而其中包含著充沛無匹的劍氣。

    劍氣交織之下,形成劍云,這才是有了云起峰峰頂之上,蔚為壯觀的雄偉風景。

    江楓悉心感知,愈發覺得此地玄妙不可輕言,他有一股強烈的沖動,欲要在此地留下屬于自身的劍云。然而很快,江楓便是強行將這般沖動給壓制下去。

    “時機未到。”江楓輕語。

    相比較于其他人而言,他進入天劍宗的時間,無疑太短太短,雖說有所機緣,但相比較于其他之人,哪一個不是千錘百煉?

    “風格!”江楓默默說道,尤其是對這一點,有了史無前例的認知。

    每一個劍修,都是有著獨屬于他們自身的風格,劍云蘊含著強烈的個人標志,那實際上是一種獨特的風格的呈現。

    江楓的劍道之路,也是有著屬于自身獨特的標志,但江楓心知,那樣的標志,遠遠不夠強烈,還有更進一步的空間。

    江楓于云層之內,呆了一天時間,這才是返回住處,在那里,一道身影倚門輕笑,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江楓,戲謔之意溢于言表。

    “舒師姐。”上前數步,江楓客客氣氣的說道。

    先前他閉門觀想,將舒靜琀給拒之門外,情知此女記仇的很,這算是來報仇了。

    “江師弟你可是大忙人,要見你一面不容易的很吶。”拖長了嗓音,舒靜琀似笑非笑的說道。

    “舒師姐這是有事?”江楓正色問道,也不與舒靜琀虛與委蛇,此女性情古怪,變化多端,話說的多了,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能夠一句話就將事情說清楚,就絕不要多說任何一句話。

    “是有一點小事,你跟我來。”舒靜琀說道,話音落下,不容江楓拒絕,她轉身就走,在前方領路。

    看著舒靜琀的背影,江楓那叫一個哭笑不得,不愧是為舒大當家,的確是強勢的很,略作遲疑,江楓還是跟了上去,可是沒有忘記,上次有被舒靜琀坑過一把,是以這次,便是多了幾分提防。

    “江師弟似乎很緊張呢,難道我很可怕嗎?”驀然回頭,盯著江楓掃視一眼,舒靜琀冷幽幽的說道。

    “我新來乍到,對于這里并不熟悉,擔心一不小心,沖撞了他人。”江楓苦笑道,自然是不會被舒靜琀拿住了把柄,不然的話,難免會吃上一些苦頭。

    “這倒也是,不過無需擔心,有師姐我在,難不成還能讓人在眼皮子底下,將你給欺負了?再說,江師弟你可不是好欺負的人。”舒靜琀言笑晏晏的說道。

    江楓頓感無奈,心想此女的確是記仇的很,或許,差不多該將那養劍葫蘆給還回去了,不然的話,無時無刻被舒靜琀惦記著,絕對不算是一件妙事。

    心中一動,江楓就是打算將養劍葫蘆給交出來,也算是未雨綢繆,畢竟那樣一來,舒靜琀就算是有算計她的意圖,也也該不好意思了。

    卻是,江楓還未曾來得及拿出養劍葫蘆,前方,正行走著的舒靜琀,忽然腳步一定,而后就是回頭,笑吟吟的看著江楓,一副不懷好意的架勢。

    “這塊石頭我看不順眼很長時間了,江師弟可否幫忙,將之給搬走了,礙眼的很。”舒靜琀說道,一邊說著話,一邊抬起腳,就是在面前一塊石頭上,隨意踢了一腳。

    循聲江楓看去,在舒靜琀的身前,有著一塊石頭,石頭約莫成人高,兩米見方,那般重量,估摸著達到了數十噸。

    “就搬到我住的院子里去吧,江師弟,請吧。”依舊是不容江楓拒絕,舒靜琀伸手示意道。

    江楓沒有說話,他上前打量著這一塊石頭,石頭通體呈現出淡淡的青色,依稀可見,石頭表面,青光流轉。

    不過石頭表面并不光滑,相反如那隕石一樣,無比粗糙,說是千瘡百孔,毫不為過。

    “舒師姐,這一塊石頭,有什么說法?”江楓問道,直覺告訴他,這塊石頭,并不簡單。

    “一塊破石頭而已,哪里來的說法?”翻個白眼,舒靜琀沒好氣的說道,卻是暗自詫異江楓為人之謹慎。

    而舒靜琀自然不知,這就是所謂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哪怕這塊石頭,再如何尋常無奇,但一旦與舒靜琀掛上關聯,江楓就算是想不慎重幾分,都是不行。

    “一塊破石頭的話,舒師姐你會想著要據為己有?”江楓好笑的說道。

    他不是傻子,聽的出來,舒靜琀有將這塊石頭據為己有的意思,是以即便這一塊石頭再如何的破,卻也絕不簡單,有所貓膩。

    “好吧,那我老實告訴你,這塊石頭,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舒靜琀只好說道,她伸手指了指頭頂的天空,說道,“就是那里,江師弟,現在呢,你可滿意了?”

    “不滿意。”江楓笑著說道。

    “你?”舒靜琀瞪眼,氣憤不已……

    (本章完)(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