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325章 第四次機會
    /p>

    這中年修士不是別人,正是那鼎劍宗宗主魏和。

    盡管魏和來到云集鎮的時間很短,且在來到云集鎮后,便是深居簡出,從未露面,但身為三星宗門之中第一劍宗之主,這等身份是何其顯赫,其身份對于諸多三星宗門的門人而言,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魏和出現,緩聲發問,這樣的一句話粗略聽來毫無煙火氣息,不過平鋪直敘罷了,但那般潛在的殺戮之意,則是分外顯目,讓驛站之內的諸多修士都是不敢抬頭,心驚肉跳。

    “魏和,我說過,你膽敢踏入驛站半步,殺你無疑,莫非,你是不相信我的話?”伴隨著魏和的話音落下,一道清冷而犀利的聲音,在驛站之內,響徹而起。

    身材嬌柔的嬌俏少女,即刻現身而出,出現在了魏和的眼前,接著說道,“或者,并非是不相信我的話,而是你在賭,賭我沒有殺你的實力?”

    此女正是司曇音,一貫強勢,甫一現身,其說話的口吻,就是無比之咄咄逼人,面對魏和,她反而氣勢更盛,有凌駕于魏和頭上的趨勢。

    “煉虛劍修?”

    抬起眼眸,看向司曇音,魏和在心中輕語,他觸及合體之境的真意,自是一眼就是看穿了司曇音的真實修為。

    司曇音周身劍氣纏繞,如同實質,形成可怖的防護,那樣的劍道造詣,只需一眼,就是能夠洞悉,到了怎樣的一種程度。

    “原來,這樣的一句話,是你說的。”微微頷首,魏和若有所思的說道。

    若是這樣的一句話,是為其他修士說出來的話,在魏和看來,無疑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不客氣的說,放眼云集鎮,能夠威脅到他之人,亦不過區區一手之數罷了。

    但那樣的話,是由司曇音所說,則是讓魏和悄然之間,多了幾分重視,他有著一種預感,司曇音之所以會說出那樣的話,絕不是信口開河,亦不是隨便說說那么簡單,而是司曇音的確,有著威脅到他的實力。

    “此女是誰?何等身份?”魏和在心中想著。

    初始魏和不過是認為有無知鼠輩大放厥詞罷了,絲毫不曾放在心上,而今親眼見到司曇音,驀然覺得此間之事,遠比他所想象的要棘手幾分。

    魏和并不清楚司曇音有著怎樣的身份來歷,但司曇音公然發聲,毋庸置疑是因為江楓之故,如此一來,司曇音與江楓之間的關系,便是昭然欲揭!

    “是我說的沒錯,你現在可以好好想想,然后告訴我,你想怎么死!”司曇音冷冷說道。

    “哈哈——”

    聞聲之下,魏和怒極反笑,司曇音身份不明,平添神秘,的確是讓他有所忌憚,但如此直言威脅,囂張大膽,難不成是將他魏和當成是那軟柿子,認為可以隨手拿捏?

    何其可笑!

    當真就是可笑之極!

    “你在找死!”魏和低喝,徹底被激怒了,他是專程為江楓而來,但既然司曇音貌似有求死之意,自是不介意成全一番。

    魏和盛怒,殺意迸射而出,驛站之內的諸多修士,均是心膽俱裂,紛紛往后倒退,不敢近身。

    “找死的是你!”司曇音寸步不讓,嬌俏的面龐之上,布滿了煞氣。

    二者對峙,殺氣外溢,有如針尖對麥芒。

    “司師姐,我說過,此事交由我來處理即可。”大戰一觸即發,卻在這時,一道算不上和諧的聲音傳入諸人耳中。

    江楓出現,無可奈何的看司曇音一眼,哪會不知司曇音是有意出風頭,為的就是要吸引仇恨。

    這般手段無疑高明的很,頗為有著幾分潤物細無聲,但既然江楓一早就打算親自處理此事,自然卻是并不想因此而將司曇音牽連其中。

    “你就是江楓?”循聲,魏和看去,那般目光,旋即便是定定的落在了江楓的身上。

    “正是。”江楓點頭。

    江楓是第一次與魏和一見,不過此前,可是有數次與鼎劍宗的門人打過交道,是以對于鼎劍宗的行事風格,并不算陌生。

    “此前,我給過你三次活命的機會,你統統沒有抓住。”魏和又是說道。

    “三次機會?”眉頭微皺,江楓卻是并不認為,魏和有給過自己所謂的機會,更何況,即便那真的是機會,卻也絕對不是他所想要的罷了。

    魏和無意多說什么,這般話點到為止,他確實有給過江楓三次機會,分別派遣三人邀請江楓,第一招攬,第二打壓,第三順從。

    直到江楓三次拒絕,這才是讓魏和心中有了無窮的殺意,直至親自前來,出現在驛站之中。

    三次機會,江楓統統沒有抓住,那么,站在魏和的立場而言,自是再也容不得江楓。

    “實際上,你還有第四次機會,那就是逃命,然而,這最后的機會,你依舊沒有抓住。”魏和說道,其看向江楓的眼神,與看死人毫無區別可言。

    他給過江楓活命的機會,江楓自身也有一次活命的機會,一共四次機會……魏和簡直難以想象,江楓究竟是有多么的愚蠢,或者多么的自信,這才是留在驛站之內,寸步不離?

    江楓淡然一笑,說道:“我只能說,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是嗎?”魏和冷笑。

    下一秒,他周身氣息驟然一變,銳利無匹,一道道的劍氣以他的身體為圓心,朝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虛空被撕裂如同蛛絲網,無上的殺戮氣息鋪天蓋地,江楓首當其沖,成十上百道劍氣,無差別攻擊,要將江楓撕裂。

    “雕蟲小技。”江楓冷笑,他不為所動,心念一動之下,因法炮制,一道道的劍氣席卷沖擊而出。

    “轟……轟隆隆……”

    此地發生大爆炸,諸多修士盡皆驚惶逃散,就是見到,驛站爆開,塵土飛揚,這讓一些修士都是狼狽不已,不曾料到,江楓與魏和甫一交手,便是凌厲如斯。

    唯有司曇音靜靜而立,絲毫不受影響,她周身劍氣纏繞,形成壁障,萬法不侵。

    劍氣對劍氣,盡管江楓不過區區化神初期的修為,但這是御劍術第三境,其中的玄妙之處,哪怕是魏和,都未必能夠理解。

    “御劍術?修煉到這等程度,你也勉強,算是不凡了。”一聲冷哼,魏和如此說道。

    當初賈定遠都是輕易看穿江楓御劍術的造詣,自然更是無法逃過魏和的眼睛,話雖如此,魏和卻也是多少有著幾分詫異。

    江楓也好,司曇音也罷,具是不凡。

    司曇音的不凡是因為司曇音足夠強大,身為煉虛修士,走上一條完整的劍道之路,不容小覷。

    而江楓的不凡,在魏和看來,則是江楓恐怖的劍道天賦之故,畢竟化神初期的修為,就是能夠將御劍術修煉到這一步,近乎絕無僅有。

    “難怪有恃無恐!”魏和在心中說道。

    但這非但沒有讓魏和產生惜才之意,而是愈發讓魏和殺意盎然,無比清楚,對于江楓這樣的存在,要不杜絕招惹,一旦招惹,必然就要一棍子打死,否則的話,遺患無窮。

    以魏和的為人而言,又是如何會容許自身犯下那樣的低級錯誤?

    二者之間一場大戰,從地面到天際,赫然就是可見,天際之上,璀璨的劍光如銀蛇亂舞,那一方方的虛空,不斷的爆炸而湮滅為虛無。

    魏和有速戰速決之意,不打算在江楓的身上耗費太多時間,他之攻擊狂猛霸道,橫沖猛擊,欲要將江楓碾壓。

    江楓祭劍出手,哪怕是面對魏和這般強者,他始終心性堅定,不為所動。

    這一戰注定慘烈,因為即便江楓領悟了空間奧義,卻仍舊是抵擋不了魏和的沖擊,歸根結底,雙方之間的修為差距太大,那樣的差距,又豈是輕易就能彌補?

    魏和號稱觸及合體之境的真意,只差臨門一腳就是將要晉入那合體期,比之區區化神初期修為的江楓而言,足足高出兩個大的境界。

    兼且,雙方都是劍修,江楓注定占不到半點便宜,相比較于魏和浸淫劍道的年月而言,江楓即便再如何天賦異稟,最終也是只能落敗。

    “刷!”

    一方虛空被撕裂,江楓施展御劍術,轉瞬出現在了那數千米之外。

    “這個時候才想著要逃命嗎?”魏和冷冷說道。

    江楓不言,他在審視自身的缺陷,不管是劍之神通也好,還是空間奧義也罷,都不過是那入門級別,初窺門徑罷了。

    唯有御劍術第三境大成,而這也正是他與魏和這一戰,不至于太過慘烈的緣故,但僅僅依仗御劍術,便是想要與魏和抗衡,卻是絕無可能。

    “三星宗門之中第一劍道宗門,果然不負盛名!”江楓在心中說道。

    魏和的強大之處,毋庸置疑,在雙方之間修為懸殊的情況下,江楓心知肚明,不可能是對手。

    魏和說的沒錯,他的確是要逃,依仗御劍術第三境,難以與魏和一戰,但他要走,試問一句,魏和如何攔阻?

    心中一定,江楓無所猶豫,化作一道劍光,剎那就是自魏和的視線之中消失不見。

    “該死!”魏和冷喝,又是如何會放任江楓遁走,即刻拔身而起,追擊前往。

    “魏和,你還不打算住手嗎?”卻是魏和一動,一道身影沖霄而上,攔阻于魏和的身前,截斷了魏和的去路……

    (本章完)(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