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290章 我有一劍
    /p>

    這樣的一句話,忽如其來,沒頭沒尾,諸人聽在耳中,面面相覷,他們呆呆的看過去,看著江楓的背影,臉色都是不由自主,變得有點古怪。

    “我有一劍,可定山河……”江楓的聲音,再度響起,朗朗之聲,響徹不絕,傳入每一人的耳中。

    其聲如鐘,轟隆隆作響,振聾發聵,震人心神。

    “此人,好生張狂!”聞聲之下,有修士瞪大了雙眼,在心中說道。

    一劍定山河,不可謂不狂妄自大,莫不是在告知,星洲境內,以他稱尊不成?

    “區區元嬰劍修而已,即便有著挑戰宗師榜的戰力,這般修為,卻終究是莫大的桎梏,如何掙脫,更進一步?”也是有修士如此說道。

    神秀榜所代表著的是一個修士的天賦潛力,而宗師榜,則是天賦潛力的進一步放大,宗師為名,意味著擁有了開宗立派的資格。

    但也就僅僅如此罷了。

    遑論天元大陸,著眼星洲之內,每一天,都是會有一個新的宗門建立,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卻也是每一天,會有著一個宗門覆滅。

    開宗立派容易,但要讓宗門長存,甚至是傳承萬古,卻是太難太難。

    在他看來,區區化神初期的劍修,就是如此驕矜自傲,卻是未免,過于自我感覺良好,遲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楓一言出,議論之聲紛紛,響徹不絕。諸人皆是驚嘆于江楓的大膽,畢竟,蓮華城內,無數劍修匯聚,江楓公然發出這樣的言語,難道,就不怕引發群嘲嗎?

    “化神修士,只能勉強稱之為強大,距離真正的強大,還有一段極長的路要走,那樣的一段路,才是真正的險途。”亦是有修士,如此說道。

    這算是奉勸和告誡,記得很清楚江楓口口聲聲表示要低調,而今此言,卻是高調到了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

    江楓心神一片澄凈空明,諸多議論之聲被他納入耳中,卻是一絲一毫,都難以對他造成影響。

    江楓這話的口氣聽似很大,但實則乃是江楓有所思有所感,這是心聲,或者,也可以稱之為野心。

    “我有一劍,可碎星辰……”清朗的聲音,又是響徹而起,江楓緩聲說道。

    略微頷首,望向天際的青空,江楓雙目之中,神輝湛湛,仿佛是眸底深處,倒垂著一輪皓日。

    “狂妄,無知賣弄!”

    這樣的話,自然是一舉,將熱議推向了高潮,所有的圍觀修士,都是瞠目結舌。

    江楓之行為,有著說不出來的古怪,如果江楓欲要借此成名的話,那么,只能表示恭喜,因為江楓,非常成功的做到了這一點。

    自今往后,他將在蓮華城之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此人,當真瘋狂!”有修士吶吶說道,一劍碎星辰,那該是何等劍道造詣,煉虛修士亦是遙不可及,何況化神修士而已。

    劍道通神,方可無視空間壁障,遨游天際,跨域星辰,但江楓何德何能,膽敢如此之說?

    雖說一貫有無知者無罪的說法,但江楓如此行經,無知已然是不足以形容,分明就是愚不可及。

    如果說,一句可定山河,輕易會引發群嘲的話,那么這一句可碎星辰,稍有不慎,便是會引發強大存在的降怒,那樣一來,江楓是引火燒身,很有可能,會因此白白葬送自身的性命。

    “不是瘋狂……以我來看,是瘋了。”有修士以頗為篤定的口吻說道,畢竟,如果不是瘋了的話,那么,江楓到底是要做什么?

    一道道目光,整齊劃一投射在江楓的身上,每一個人都是眼神閃動,眼底神色,變得復雜難明。

    先前,江楓一劍瞬間王頎,就是四方矚目,而今,江楓更是讓他自身,成為絕對的焦點人物。

    “莫非,是要以此,吸引天劍宗方面的注意不成,然而,天劍宗素來低調,又豈是會垂青這等肆意賣弄之輩?宛如跳梁小丑,不知天高地厚!”有修士譏誚不已的說道。

    天劍宗的存在,在二星宗門之中,一向甚為另類,極之低調,幾乎不見有宗門弟子,在外行走。

    如非是每五十年一次的開山門的話,那么,天劍宗幾乎就是要被世人所遺忘。

    相比較于天劍宗的低調而言,江楓假如試圖以大放厥詞的方式,叩開宗門,卻是異想天開不是嗎?

    江楓心境空明,對于外物的感知無比敏銳,他劍氣繞開,有著一股氣似是隨時都要噴薄而出,讓他不吐不快。

    所有的冷嘲熱諷,江楓都是無動于衷,他遵循自身的心意,說自身想要做的話,至于他人會如何去想如何看待,統統與他毫無關系。

    “我有一劍,可鎮萬古!”江楓長聲說道。

    “狂徒!”

    圍觀之人,再度嗔目結舌,他們已然是難以想象,江楓自大到了一種怎樣的程度。

    “砰!”

    一道無形的枷鎖,就在這一個瞬間被撕裂開來,江楓的心境,倏然之間變得豁然開朗,有些話不得不說,那么索性就一五一十,全部說出來。

    當那樣的話說出口,江楓赫然發覺,一道枷鎖撕裂,自身的劍道造詣,發生精進,由此觸及劍之神通的壁障。

    “這才是見真我!”江楓默默說道。

    以我之口,說我之心,以我之手,祭我之劍!

    大道至簡!

    “原來如此!”江楓在心中輕語。

    此前,有關劍之神通,江楓一直都是在揣摩如何修煉,而在這時候,一通百通,無形的枷鎖被撕裂,他看到了前路。

    前路就在眼前,就在腳下,如何去走,成竹在胸。

    “多謝。”微微一笑,江楓抱拳說道。

    如若不是這劍池的存在,江楓要想觸及到劍之神通的話,自知還需要一段極長的時間,這是一份饋贈,自然是讓江楓有所感激。

    旋即,江楓離去。

    這一日,江楓在蓮華城之內,名聲大噪。

    不僅僅是與王頎有關,江楓本身的舉動,更是耐人尋味,引發無數的猜測,好意的或者善意的。

    不過,這些江楓一概不加理會,酒樓房間之內,江楓以菩提靈心珠洗練心境,靜心凝神,祭煉劍法。

    ……

    “那是怎樣的一劍?”一道聲音,悠悠傳出。

    這是另外一間酒樓,略顯昏暗的房間之內,一道玄袍身影長身而立,他住在最高樓,放眼看去,樓下街道之上,行人如織,熱鬧非凡。

    從這個角度看去,那些行人都是變得渺小,如同螻蟻,不可入眼。

    “不知!”另一道聲音響起,說話之人不是別人,卻正是王頎。

    王頎面容苦澀,多有愁慮,那是怎樣的一劍呢,他思附良久,然后始終摸不著頭腦,這才是會登門而來,選擇拜見。

    王頎微微彎腰,顯示恭敬之意,這樣的恭敬與身份以及地位無關,而是弱者對于強者的尊重。

    玄袍青年身份煊赫,即便蓮華城內,劍修無數,他之風采,亦是難以被掩蓋。

    玄袍男子名為荊陽,這是一個無比普通的名字,但因為其身份的緣故,這樣一個普通無比的名字,卻是注定,不再普通。

    宗師榜第七!

    早前就是有傳聞,宗師榜前十的強大存在,來到了蓮華城,那人正是這個荊陽,這樣的一重身份,顯赫程度,由此便是,可見一斑。

    王頎在宗師榜之上的排名,乃是第三十八名,這等名次,在無盡化神修士之中,極為不俗,不過與荊陽比較起來,則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宛若云泥之別,這也正是,王頎在荊陽面前,會如此畢恭畢敬之緣故。

    “那么,那是怎樣的一個人?”荊陽又是問道,他言語隨意,瀟灑出塵。

    “他說,他想低調。”想了想,王頎實在是找不出來合適的詞語來形容江楓,只能這樣說道。

    “低調?”唇角有著一絲笑意浮現而出,荊陽似笑非笑的說道,“在你離開之后,劍池那里,分外熱鬧,那人的行為,可是與低調毫無關系。”

    “這一點,我也感到奇怪。”王頎說道。

    江楓表示過要低調,可是最終卻背道而馳,此點,不是不讓王頎滿頭霧水,很是清楚,如果不是江楓要低調的話,他早就死了,但江楓實際上并不低調,高調到了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

    “荊兄,以你來看,這意味著什么?”王頎就是問道。

    “或許可以去問問他。”荊陽說道。

    “荊兄,你要見他?”王頎訝然,他可是很清楚,荊陽是何等心高氣傲,此時所言,分明是對江楓,有所興趣。不然的話,荊陽卻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未嘗不可。”荊陽不置可否的說道。

    不知為何,他隱隱有著一種預感,或許,等到天劍宗山門開啟的那一刻,江楓很可能會是他最大的對手。

    這樣的預感,突如其來,莫名其妙,但卻如陰霾一般,縈繞心頭,揮之不去。

    “他叫什么名字?”忽而,想起一事來,荊陽隨口問道。

    王頎苦笑搖頭,名字往往意味著身份和來歷,他自然也很想知道江楓的名字,但到目前為止,卻是一無所知。

    荊陽眉頭微皺,他的確是想要通過江楓的名字,得知一些有關江楓的身份信息,但王頎無所知,卻是只能,容后打探。

    “咦,宗師榜更新了!”心中一動,荊陽凝目遠望,在那里,有著一面排名玉璧,此刻排名玉璧,閃爍光輝,熠熠奪目,赫然正是榜單要更新的標志……

    (本章完)(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