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059章 來自盟主的邀請
    黑色的馬車,一路朝著天道城方向行駛。

    馬車車廂之內,在雙方的身份挑明之后,陳思然有著太多太多的話要與江楓說,一路之上,大部分時候,都是陳思然在說話,江楓在聽。

    在江楓所結識的眾多女子之中,陳思然的性格都可以算是頗為獨特的。

    陳思然在性格方面相對內斂,心性淡雅素凈,并不是話多之人,只是,她的人生經歷極不尋常,就像是江楓有很多的疑問問她一樣,陳思然也是有很多的疑問要江楓。

    對于陳思然的一些疑問,江楓可小說 以直接回答,也有一些,則是只能跳過去,拒絕回答,這般一來,時而引起陳思然嬌嗔不滿。

    “天道城,我們快要到了。”忽然間,陳思然說道。

    地平線的遠方,城市的輪廓,隨著馬車的前行,變得越來越清晰,高大的城墻矗立,形成屏障。

    官道直通入城的城門,在極遠之處,便是可以赫然看到那城門之上,天道二字。

    “天道城!”遠遠望去,江楓輕聲自語。

    馬車行進,高大的城門,愈發顯得巍峨壯闊,整個城市的風貌,給人一種樸素卻異常富有張力的沖擊之感。

    最終,馬車在城門口緩緩停下。

    江楓抬起頭,看向頭頂那天道二字,天道二字,如蘊有天威,如威如獄,江楓才是抬頭看上一眼,就是”嗡”的一聲,腦海深處,轟然作響。

    一眼過后,江楓發覺,對于那天道二字,自己竟是無法直視。

    “這天道二字,是誰留下來的?”輕吸了一口冷氣,江楓才是強行將那種悸動給壓制下去,沉聲問道。

    “盟主。”陳思然緩緩說道。

    “是天道盟盟主”江楓悚然動容。

    那天道二字,并非是銘刻上去的,而是有人提筆寫就,兩個字,歷風雨而不散,鐵畫銀鉤,橫豎直折霸氣側漏,顯見留字之人,一身修為,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江楓問陳思然這兩個字是誰留下來的,正是因為極其的驚嘆,陳思然回以盟主二字,表明這二字,是天道盟盟主留下的,如何會讓江楓不動容。

    “這兩個字,很古怪。”發覺江楓變了臉色,陳思然輕輕說道,顯見也是早就知道,這兩個字極不尋常。

    江楓沒有說話,他再一次抬頭,朝著那兩個字看去,在江楓的目光,落在那兩個字至上之時,一股無法形容的沖擊之力,瞬間沖入他的腦海深處,仿佛是要將他的神識,炸裂成碎片。

    江楓大感頭疼眼裂,不得不再一次移開視線,不敢多看,而心中的那一份驚悸之意,無形之中卻更是多了幾分。

    馬車進入城門,直接行使向圣女府。

    圣女的府邸,并不在天道宮,只是依然是在天道宮所在的東城,那是一處別致靜幽的庭院。

    庭院不大,但不管是整體的構造還是內部布局,都是別出心裁。

    “這里,曾經是盟主的住所,我當了圣女之后,便是住了這里。”圣女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庭院之匠心獨運之處,一看就是耗費了極大的功夫,陳思然當圣女的時間并不長,哪怕是有心打造質這樣的一座庭院,那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完成的。

    江楓就又想起了傲來城的雨花臺,雨花臺和這一座庭院,表面來看,絕無相同之處,相似的就是建造可以用鬼斧神工形容。

    盡管陳思然不曾介紹過雨花臺,但江楓心想,或許那雨花臺,曾經也是盟主住過的地方。

    以天道盟盟主的身份而言,他自然是可以召集天下之工匠,隨心所欲。

    但是,這兩處地方,最終卻都是留給了陳思然,看似只是兩個住處,但無形之中,卻是抬高了陳思然的身價,也是彰顯出盟主對于陳思然的重視。

    只不過,天道盟如此重視圣女的理由是什么,一時間內,江楓卻是無法想明白。

    ……

    陳思然是陳思然,但是在陳思然的這一重身份之外,她依舊是擁有著圣女的身份。

    隨著太子身死的消息傳出,圣女回歸天道城,哪怕是并未蓄意引發什么動靜,但也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是爆發出大的動靜。

    太子身死,圣女在天道盟一家獨大,再也無人可抗衡,未來盟主之位,非圣女莫屬。

    屬于圣女的勢力,在圣女回到圣女府之后,第一時間就是前來拜見。

    身份方面的轉變,使得陳思然對于這樣的拜見,并不是那么的適應,甚至江楓都是在其眼神之中,看到了怯弱的色彩。

    自然,其他人所看到的,自然是和江楓看到的絕不相同,那些人只會認為陳思然高深莫測,無法揣測。

    陳思然要當天道盟的盟主,乃是為了為江楓拿到黃金書和天印,對于盟主之位本身,并無太大的興趣。

    太子一死,陳思然要做的事情,再無阻力,她本就淡雅的心性,在這個時候,發揮出了很大的作用。

    前來拜見之人,理所當然的,并沒有從陳思然這里得到太多的消息,匆匆見過一面之后,就是給陳思然給打發走了。

    除了原屬于圣女的勢力之外,中立勢力一方的代表人物,也是來圣女府見陳思然,自然,他們的待遇,并不會有什么不同。

    這樣一來,卻是使得他們一個個忐忑不已,下意識的以為陳思然是對他們有所不滿,離去之時,一個個如喪考妣。

    兩撥人都被打發離開,陳思然小小的松了口氣,她拿手撫著面紗,隔著面紗撫摸著自己的臉,輕聲抱怨道:“也不知道這面紗,這人、皮面具,什么時候,才能真正的摘下來。”

    “等到你當了盟主,就可以了。”江楓笑道。

    陳思然嬌俏的白了江楓一眼,她又哪里會對盟主之位有什么興趣,說道:“江楓,要不你來當盟主吧。”

    江楓苦笑,他連江家的家主都不想當,更不用說是盟主,盡管,陳思然的這般提議誘惑之大,估計世上沒有幾個人可以拒絕。

    天道盟盟主之位,所代表的權勢地位以及影響力,是不言而喻的,以盟主之身,輕易就是可以影響整個第二秘境的形勢。

    天道盟盟主,不是皇帝,但若是想做皇帝,登高一呼,即是皇帝。

    權力的誘惑和魅力,根本就是難以抗拒的,一些人自認可以抗拒,那完全是因為他們所能掌控的權力不夠大的緣故。

    當權力大到可以隨意操控一方世界的時候,哪怕是江楓,都不敢絕對的否決自己是不心動的。

    “這個提議不錯,不過天道盟盟主,可不是誰都能當的。”苦笑一聲,江楓說道。

    “我把盟主之位讓給你當,你就可以當了。”陳思然有些天真的說道。

    “哪里有這么簡單。”江楓搖了搖頭,他想起了天道城城門之上那天道二字,老盟主即便壽元將盡,但也輕易可以覆雨翻云。

    老盟主對陳思然格外重視,或許陳思然可以當盟主,但若是換做了他,只怕覬覦之心未起,就劫難降臨。

    再者,江楓盡管無法否認自己是心動的,但也就僅僅是心動罷了,對于江楓而言,就算是他當天道盟盟主,毫無阻力,那他也是不會當的。

    “就算不簡單,應該也不會很難吧?”陳思然小心翼翼的試探。

    江楓笑了笑,正要勸說陳思然,打消這方面的心思,卻是見得那門口之處,三道人影,緩緩走了進來。

    “見過圣女。”三人一進門,就是齊齊作揖,朝著陳思然說道。

    “三位護法前來,可是有什么事?”陳思然收斂了讓江楓當盟主的心思,問道。

    “嗯,這三人是天道盟的護法?”江楓聽了陳思然的話,不免對這三人,多少有了一點興趣。

    天道盟有四個護法,分別以風火林山命名,風護法死在了他的手下,這三人則是那火護法林護法以及山護法了。

    這其中,火護法身份最高,一頭赤紅的頭發如同烈火在灼燒,輕易就是可以辨識其身份。

    “圣女,我等三人,是奉盟主之命前來。”那火護法上前一步,說道。

    “盟主可是有什么是要吩咐?”陳思然皺了皺眉,問道。

    “盟主吩咐下來,邀請圣女與江少,明日傍晚,于天神殿一見。”火護法說道,說了這話,火護法深深的看了江楓一眼,眼中神色,深晦莫名。

    “盟主要見我?”聞聲,圣女的臉色驟然大變。

    江楓的臉色,也是霎時之間,變得極其的凝重。

    按照陳思然與太子的說法,天道盟盟主壽元將盡,早不過問天道盟內部之事,可是,在這個時候,盟主卻是邀請圣女一見,如此不說,還邀請了他。

    這種情況,很難不讓江楓懷疑天道盟盟主邀約一見的目的。

    三位護法很快就是離開了,陳思然依舊是有些心神恍惚,問道:“江楓,我們明天去不去。”

    “去,當然要去。”江楓篤定的說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也根本不必躲,因為即便是沒有盟主的邀請,江楓也是打算見一見盟主的。

    而且,如果天道盟之中,當真是有黃金書和天印的存在的話,那么這兩樣東西,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在盟主的手中,江楓就更是非去不可了!(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