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1034章 太子的影子
    “江楓,你的意思是,我要殺穆全書和穆星辰,是為了殺人滅口?”圣女氣勢洶洶的沖著江楓說道。

    “不用這么大的聲音說話,否則的話,我會認為你是心虛。”江楓不置可否的說道。

    “江楓,你也太不識好歹了,你要知道,我留下他們兩個人,可是為了你好,不然的話,你懷有太陽果實的消息傳出去的話,以后的麻煩將會數不勝數,不知道有多少人會不遺余力的要殺你。”圣女氣呼呼的說道,絕不承認自己是要殺人滅口,更不承認自己是心虛。

    說了那話之后,輕吸了一口氣,壓制住稍有些激動的心情,圣女接著說道:“再者,穆小說家的人早就與你不對付,那穆星辰妒忌心太重,太愛出風頭,你幾度讓他丟盡臉面,他如何會輕易放過你?現在不殺他們,他們往后也會與你做對,與其如此,不如先下手為強,以絕后患。”

    “在下何德何能,竟是讓圣女如此為在下著想?”江楓戲謔說道。

    “我為你著想,自然是因為你是我的人,有著巨大的利用價值,若是你沒有利用價值的話,我根本不可能理會你的死活。”圣女以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道,不容置疑。

    然后圣女一怒,怒目看向江楓,說道:“江楓,該說的話我都說了,你說我殺人滅口,必然要給我一個解釋才是。”

    江楓笑了,說道:“我說你殺人滅口,所指的可不僅僅是穆全書和穆星辰,那鹿大師四人也是包括在內的。”

    “鹿大師幾人,分明是你所殺。”圣女說道。

    “鹿大師四人死了,他們是你的人,就算是有人發現了這里的事情,也不會懷疑到你的身上,畢竟你是不會殺鹿大師四人的。”江楓如同沒有聽到圣女的話一般,自顧自的說道。

    不等到圣女回話,江楓又是說道:“鹿大師四人,并非是你的人,乃是被人安插在你身邊監視你的人,你借由我的手將他們給殺了,這等手段,可真是漂亮的很。”

    江楓一早就懷疑鹿大師四人出現的時機不太尋常,在后來,察覺到圣女的氣息之后,江楓如何還會不知道,是圣女泄露了謝長宏的行蹤,才是讓鹿大師四人跟了過來。

    圣女泄露謝長宏的行蹤,自然是故意為之,為的就是借他的手殺人滅口,鏟除異己。

    而鹿大師四人,自認為自己的身份,隱藏的很好,卻是不知道,他們的真正身份,圣女早已知悉。

    枉費他們做著報仇與奪取大日圣果一箭雙雕的美夢,最終卻是被圣女推向了一條絕路。

    “你”圣女本就很大的眼睛,在這個時候睜的更大了,不可思議的看著江楓,她沒有料到,江楓會知道這么多的事情。

    “不必以這樣的眼神看著我,當然,我說的這些話,你大可不承認。”江楓淡淡說道。

    輕吸了一口氣,圣女緩緩說道:“我為什么要不承認?沒錯,我就是在殺人滅口,這么說,你可是心滿意足了。但你也絕不能否認,我留下穆全書和穆星辰,是為了你好。”

    “穆全書和穆星辰二人恰逢其會,只怕連你都是不曾想到,他們在出現的那一刻起,他們的死,就是成了必然之事,剛好可以以他們的死,可以造成三方勢力大爭斗的假象,不然的話,以鹿大師幾人的實力,是無論如何都難以殺那青衣中年男子的。”江楓冷笑說道。

    然后江楓說道:“當然,說起來,我是真的要謝謝你才對,你這樣安排,讓他人以為青衣中年男子的死,是三方勢力爭斗的結果,為我洗脫了不少的嫌疑。

    圣女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到了極點。江楓說的話越多,圣女的臉色,就是變得越發的難看。

    妖孽,江楓實在是太妖孽了。

    透過一點蛛絲馬跡,就是將她心中所想,全部猜的一清二楚,若不是這般計劃,都是她一個人在進行的話,圣女簡直要懷疑江楓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她的計劃。

    穆全書和穆星辰的出現,的確是有很大的偶然成分,但正是這一份偶然,剛好使得圣女殺人滅口的計劃變得完美無缺。

    是以,誠如江楓所說,從穆全書和穆星辰出現的那一刻,二者就是注定了死路一條,圣女所謂穆全書和穆星辰覬覦太陽果實,所以要死,不過只是一個幌子,一個欺騙二人的幌子罷了。

    當然,那樣的一個幌子,除了要欺騙穆全書和穆星辰之外,更為主要的就是要欺騙江楓。

    繼而,通過穆全書和穆星辰的死,圣女成功的制造出一種她不遺余力維護江楓的假象,好使得江楓對她死心塌地,誓死效忠。

    穆全書和穆星辰哪怕是最后死了,都是絕對無法得知,他們兩個的死因是出于這樣的一回事。

    沒有任何意外的,穆全書和穆星辰身死,圣女原本以為,整件事情,就此告一段落,而且江楓又是得到了太陽果實,江楓應該不會有其他的想法了。

    誰能想到,江楓竟然是什么都知道,讓她陷入了一種極其尷尬的境地之中。

    “江楓,如此說來,你一早就知道我會出現對嗎?”想到這里,圣女悶聲問道。她很想知道,江楓是不是果真什么都猜到了。

    “你在將青衣中年男子的行蹤泄露給鹿大師四人之后,自然是要親眼看到鹿大師四人死了才會放心不是嗎?”江楓隨口說道。

    “不,不對。”圣女想了想,否認了江楓的話。

    圣女隨之說道:“江楓,你說的話有一個很大的漏洞,以你的實力,殺鹿大師四人是輕而易舉之事,我來或者不來,都無關緊要,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讓你無比肯定我會出現。”

    “哦?”眼睛微微瞇起,對于圣女的智慧,江楓倒是有些刮目相看,看來此女除了驕矜跋扈之外,還是有著其他的優點的。

    “告訴我,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讓你確定我一定會來。”圣女追問道,要是無法弄明白這個問題,對于自己一系列計劃的失敗,圣女是絕難甘心的。

    江楓沒有回答圣女的問題,而是拿手一指,指向那站著而死的謝長宏,說道:“為了要此人死,你甚至可以不要太陽果實,不難看出,此人的生死,比之太陽果實對你而言更為重要,我自然不難猜想你會出現。”

    圣女順著江楓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一顆心無可遏制的跳動了一下,抱著最后的一點僥幸,說道:“江楓,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不,我不知道,除了知道此人名為謝長宏之外,別無所知,但鹿大師幾人知道,毋庸置疑,你也是知道的。所以,他究竟是誰?你要殺他,究竟有何用意?”江楓凝聲說道,那般看向圣女的眼神之中,寒氣閃耀!

    圣女眼眸閃動了一下,苦笑了一聲,繼而說道:“江楓,以你的智慧,如果你對天道盟內部的情況有一定的了解的話,你一定就會知道此人是誰,此人便是在天道盟內部,都是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但實際情況卻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和來歷。”江楓說道。

    “你當然看的出來,他并不是一個低調的人,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乃是因為……因為……”說到這里,圣女秀眉蹙起,思考了一下,才是接著說道:“因為此人的真實身份,乃是一個人的影子,他作為影子,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有名有姓的。”

    “影子?”江楓微微一怔,明白過來。

    的確,像謝長宏這樣的人物,如非沒有特殊的原因,怎么可能聲名不顯,而謝長宏的真實身份,不過是一個人的影子,那么此事就是得到了最好的解釋。

    但是,以謝長宏的身份而言,能夠心甘情愿的讓他當那影子的那個人,身份又會是何其之顯赫?

    “謝長宏是誰的影子?”江楓沉聲問道。

    “天道盟之中,除了盟主之外,另有兩個人,擁有極其特殊的身份,代天道盟行走,其中一人是我,另外一人名為周昌,當然,事實上周昌的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所有的人,都稱呼他為太子。”圣女沒有回答江楓的問題,而是說起了另外的話。

    一如圣女的本命叫姜司晨,但事實上很少有人會去刻意記住圣女的名字,也沒有幾人有資格直接稱呼圣女的名字,都是直接稱呼她為圣女。

    名為周昌的太子也是一樣,或者可以說,太子的名字叫什么絕不重要,重要的是其身份。

    太子二字,那周昌在天道盟之中的地位,可見一斑,甚至可以說,比之圣女還要更高。

    江楓一早就懷疑,天道盟內部并不團結,有著幾股勢力在操控,眼下來看,其中一方勢力屬于圣女,另外一方勢力,則是那太子了。

    鹿大師幾人不是圣女的人,而是太子的人,也只有太子那樣的身份,才能在圣女身邊安插人手,同樣,因為顧忌太子的緣故,圣女即便明明知道鹿大師四人是被太子安插在她身邊的眼線,也無法公然殺掉四人,而是要百般算計,以如此隱秘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覺的方式殺人!

    而圣女不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提及太子,江楓又如何還會不知道,那謝長宏,正是太子的影子!(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