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821章 天空中的戰斗
    七級妖獸鳩羅鷹,江楓不久以前有見過一次,此時見到這一頭鳩羅鷹的出現,江楓略感眼熟,抬頭,朝著頭頂的天空之上看去。

    鳩羅鷹雙翅張開,遮蔽天與日,一道白衣身影,于其背上靜靜而立。

    看到那一道白衣身影,白色長裙與鳩羅鷹的黑色羽毛相互映襯,分外顯目,第一眼便是映入江楓的眼簾之中。

    江楓看著瞳孔下意識的微微一縮,果然,是她。

    那個女子,是卿雅所說過的門中長輩,江楓那一次見她,就見她纖纖玉手,當著所有人的面,取走一條靈脈。

    而那,卻不過僅僅是一道能量投影,可見其一身神通,可怕到了何等程度。

    而現在看去,雖說距離極遠,衣袂隨風飄動之下,白衣女子飄渺似幻,依舊看不真切,可是江楓分明發覺,白衣女子分明并不是以投影的狀態現身,她的真身出現了。

    望著天空之中那一道虛影,江楓心神微微悸動,一道能量投影,就是已經有著那等可怕的手段,其真身出現,又該是如何的恐怖?

    且,她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這個問題沒有人回答,但也不必要誰來回答,因為很快,江楓的視線之中,又是一道身影出現了。

    那是一道綠衣身影,踏虛空而來,轉瞬之間,就是出現在了白衣女子的近前。

    綠衣女子一襲綠衣,如水波在流動,清逸出塵,雖說無法看清楚綠衣女子的面容,可單單是看那般氣質,就足以讓人斷定,絕對是傾國傾城的姿容。

    空氣,隨著鳩羅鷹雙翅的扇動而晃動,劇烈的能量波動,使得那虛空都好似要被鳩羅鷹雙翅給割裂。

    但是,隨著綠衣女子一出現,自然而然的,一股靜的氣息彌漫開去,以綠衣女子為圓心,方圓數米之內,空氣波瀾不驚,絲毫不為鳩羅鷹所釋放的強大氣勢而動。

    “燕姝妃,你做的太過火了。”就聽那鳩羅鷹背上的白衣女子,這個時候,清冷的聲音傳出。

    綠衣女子燕姝妃嘻嘻一笑,聲音略有些嬌媚,又是有些慵懶,卻是和其自身的氣息背道而馳,她沒有回答白衣女子的問題,而是說道:“寧知然,你可知我最討厭的是什么?”

    “那與我無關。”白衣女子寧知然冷漠的說道。

    她說話的語氣和說話之時的神態,與卿雅幾乎是一模一樣,不同的是,寧知然的冷,是一種高傲的冷,是一種目空一切的冷,冷的不近人情,冷的沒有煙火的氣息,就像是天地萬物,如同她腳下的鳩羅鷹一樣,俱皆被她踩在腳下,那份視天地萬物如無物的氣勢卻不是卿雅所能比擬的,

    “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向我說教,可惜你一派的人,偏偏都喜歡犯下這樣的毛病。”燕姝妃自顧自一般的說道。

    “我不是在向你說教,我是在警告你,若再不收斂一點,我絕不可能袖手旁觀。”寧知然沉聲說道。

    “我說過,你不必以這樣的語氣與我說話。”燕姝妃針鋒相對,她聲音輕而柔,又凜然而不可侵犯。

    “看樣子你是打算拒絕我的一片好意?”寧知然秀眉蹙起。

    “我燕姝妃做什么事,向來由不得別人指手畫腳,哪怕高高在手如你寧知然,也沒有那樣的資格,我這么說,你可能聽的明白?”燕姝妃嬌慵說道。

    “一意孤行,遲早要自食苦果。”寧知然不悅。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燕姝妃渾然不在意。

    “你錯了,你還沒弄明白我為何會出現。”寧知然搖了搖頭。

    “咦,你是為什么而來?”燕姝妃眨了眨眼,嬉皮笑臉。

    “轟!”

    寧知然忽然出手,抬起一掌,朝著燕姝妃拍去。

    燕姝妃大笑,“這么忍不住氣,以后還是少來見我比較好,不然你要是被我給帶壞,你門中那些老不死的,可是會剝了我的皮的。”

    一邊說著話,燕姝妃右手一抬,柔軟的手腕,虛空一拍。

    兩道掌印,于那半空之中惡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劇烈的能量波紋,遠遠蔓延開去,天空之中,空氣爆裂之聲猶如悶雷般炸響。

    “你太不安分,我只能讓你安分。”寧知然聲音冷寂,燕姝妃那般明知故問的態度,讓寧知然相當惱火,情知對燕姝妃說的再多,亦不過是對牛彈琴,索性什么都不再說,直接出手。

    “我可不是你門下那些呆頭鵝,想要我安分,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燕姝妃不再笑,眉目肅然。

    天空之上,兩道身影出手。

    白影與綠影,在半空之中交錯而過,空氣之中,留下無數道淡淡的殘影。

    “轟!”

    又是一聲爆裂的聲響傳出,就見燕姝妃身影一晃之下,于虛空之中,往后滑退十數米。

    “燕姝妃,你不是我的對手,不要自取其辱。”寧知然回到鳩羅鷹背上,冷冷說道。

    燕姝妃咕咕笑著:“我是真心不喜歡你這一套,趕緊收起來吧,不然自取其辱的人就是你了。”

    “不識好歹。”寧知然怒,御鳩羅鷹而去,轉瞬出現在了燕姝妃的身前,凌厲出手。而那鳩羅鷹,亦是雙翅扇動,罡風扇向燕姝妃。

    “小畜生,你家主人欺負我也就罷了,你也膽敢欺負我,找死。”燕姝妃避開寧知然的攻擊,一掌拍向鳩羅鷹。

    掌印橫空,煞氣驚人。

    “你敢!”

    寧知然似是沒想到燕姝妃竟是會撇開她對鳩羅鷹出手,這鳩羅鷹陪伴她多年,她可不想鳩羅鷹傷在了燕姝妃的手上,快速出手,要將燕姝妃給阻攔下來。

    可是縱然寧知然的反應已經足夠的快了,依舊是慢了半拍。

    以燕姝妃的修為,成心要找鳩羅鷹的麻煩,又如何是寧知然輕易就攔的住的。

    霎時時間,如鋼針一般的黑羽,紛紛下落。

    “唳!”

    鳩羅鷹吃痛,發出尖銳的聲響,龐大的身軀搖搖晃動,險些從半空之中往下掉落。

    寧知然飛身而起,置身燕姝妃與鳩羅鷹中間,眉目森冷,“燕姝妃,你可是在挑戰我的底線,這般后果,但愿你能夠承受的住。”

    燕姝妃淡淡一笑,不以為意的說道:“放心,當然承受的住。”

    “是嗎?”寧知然不再說話,瞬時出手。

    兩道身影,戰在了一起,半空之中,空氣翻卷,罡風陣陣,空間都仿佛是伴隨著二人的出手而不斷的被撕扯開來,形成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漩渦。

    如果說,二人先前的交手,還有淺嘗輒止的意味的話,那么在燕姝妃傷了鳩羅鷹之后,雙方之間的戰斗,明顯是動了肝火了。

    “好強的實力。”江楓仰頭望天,看著那兩道虛化了的身影,心中暗暗驚嘆。

    江楓自知,以這兩個女子的實力而言,一旦對他出手的話,他只怕連其一招都接不住。

    這并非是江楓妄自菲薄,恰恰是江楓極有自知之明的緣故,那等程度的出手,根本不是他現在這個級別可以相抗衡的。

    “第三劫天修為之后,是生死玄境的修為,生死玄境,分生玄境與死玄境,每一層修為的劃分,都有三種小境界,從這兩個女子交手來看,不難看出,這二人,至少是那死玄境層次的修為。”江楓在心中說道。

    “嗯,下雨了。”正想著,有什么東西落在了江楓的臉上,江楓伸手,輕輕擦拭,一看之下,卻不是雨,而是血。

    “有人受傷了。”江楓快速抬頭看去。

    受傷的是燕姝妃,燕姝妃眼下已經露出敗象,雖說不至于被寧知然所壓制,但也是漸漸露出不支的疲態。

    可是顯然,寧知然驕傲,燕姝妃的驕傲,也是絕對不亞于寧知然半點,出手之時,衣帶當風,有一種出離的美感。

    “寧知然,你是想打敗我,還是殺了我?”就聽燕姝妃說道。

    “有什么區別嗎?”寧知然不置可否的說道。

    “你不可能殺了我,只有打敗我,但是,我這個人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你要想我認輸,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你只能以殺了我的手段來打敗我。”燕姝妃笑道。

    寧知然眉頭一皺,說道:“我也殺不了你。”

    燕姝妃笑的更為開心了,說道:“那么這一場戰斗,有什么意義?”

    “我殺不了你,不代表我不可以教訓你。”寧知然冷哼一聲,一掌拍出,燕姝妃不甘落后,一掌對拍而出。

    “啪!”

    震破耳膜的悶響之聲,響徹天際。

    一掌過后,二女又是數掌出手,每一掌,都是結結實實的碰撞在一起。

    氣流在瘋狂的竄動,下方地面之上,一大片的樹林被橫掃而斷,山林震動,野獸奔走。

    江楓亦是氣血微微翻涌,略感不適。

    一道淺淺的嚶嚀之聲響起,燕姝妃身影一晃之下,平移數米,笑吟吟的望著寧知然,說道:“可還要接著再戰,不過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那畜生傷的不輕,可別耽誤了時間,死在了我的手上才好。”

    聞言,寧知然朝著鳩羅鷹看去,鳩羅鷹黑羽渙散,無精打采,分明是受傷極重的癥狀,或許未必會如此輕易的斃命,但一旦耽誤的時間太長,治療起來,卻也的確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且,失去了鳩羅鷹,她行事將會變得相當的不方便。是以,盡管知道燕姝妃或許是故意要傷了鳩羅鷹,好讓她罷戰,在這個時候,寧知然也不得不暫時收手。

    “燕姝妃,下一次見面,我將不再客氣,請你好自為之。”寧知然的話說的極重,踏上鳩羅鷹,一人一鷹,迅速遠去。

    半空之中,燕姝妃望著那自視線之中消失的鳩羅鷹,一張笑著的臉,越來越蒼白,其嘴角一絲血跡溢出,身影一晃之下,一頭從那半空之中,直直的栽落了下來。(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