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820章 劍法小成
    晨曦微露,江楓再一次睜開了眼睛,其臉上掛著一絲會心的笑容,伴隨著骨節抖動的聲響,江楓自樹底下站起身來。←

    “真是不錯的感覺。”仰頭望天,江楓微微笑道。

    雖說于修煉一道,江楓可謂是輕車熟路,可是這般修煉的速度,依舊是讓江楓頗為滿意。

    當然江楓也知道,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除了有天印輔助,致使他在修煉之時,事半功倍之外,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在雷公山上的連番大戰,讓他有所頓悟。

    加之身受重傷,傷勢痊愈之后,體內氣息愈發雄渾,真元之氣,愈發渾厚,這才是使得江楓在修煉之時,如走平路,不費吹灰之力。

    結丹期初期的修為鞏固,達到了結丹期初期的巔峰,江楓并沒有試圖一鼓作氣沖擊結丹期中期。

    一則是他體內的真元之氣,還不足以讓他有充分的把握沖擊結丹期中期,二則是即便是現在進行突破,沒有與之相適應的戰斗力,就算是境界突破,那對他而言,也沒有太大的用處。

    如此不如徐徐圖之,只待江楓水到渠成,再進行突破不遲。

    “我如今的修為,與同級別高手之間的對戰,秋水一劍對我的輔助作用已經不大,最大的依仗,乃是青蓮一劍。”略一思索,江楓說道。

    青蓮一劍,是江楓自山壁之上“止殺”二字領悟而來,內蘊李白的劍意,但劍道雛形,卻是屬于江楓自創。

    這是江楓目前所掌控的最強劍法,前后幾次,讓江楓絕境逢生。

    “我悟青蓮一劍,目前只不過是初具雛形,空有其表,若是想要提升戰斗力的話,首先要做的,則是磨礪青蓮一劍,對青蓮一劍的掌控更進一步。”手臂輕震之下,嗜血劍出現在了江楓的掌心之中,江楓緩緩說道。

    “咻!”

    人影一閃而過,原地留下一道淡淡的殘影,江楓已然消失不見,下一秒,便是出現在了小溪邊上。

    江楓于小溪邊而立,手握長劍,卻是遲遲沒有出劍,如此,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江楓才是肩膀一動,第一劍,緩緩揮去。

    第一劍之后,江楓出手第二劍,然后是第三劍,第四劍……江楓出劍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出劍無痕,收劍無聲。隨著江楓不斷的出劍,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四面八方的空氣之中,盡皆被劍氣所密布。

    “轟!”

    劍氣不斷的彌漫,澎湃爆開,劍氣如罡,橫掃而過,一大片草木盡折,落葉滿地。

    劍氣爆開的聲響,并未引起江楓的注意,江楓身形悄然一頓,停止了出劍。

    “不對。”眉頭微皺,江楓的聲音傳出。

    不對的不是手中的劍,而是感覺不對,就像是一個小孩子,穿上大人的鞋子在走路一樣,雖說未必會摔倒,但總是會給人一種別扭之感。

    是的,就是別扭,無比的別扭。

    隨著出劍的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快,那種別扭的感覺就是變得越來越深,以至于是讓江楓對手中這一柄無比熟稔的嗜血劍,都是恍然有一種陌生之感。

    真正強大的劍法,無關劍法本身,是要做到心與念的契合,心到劍到,才能將劍法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而這種無所不在,絕難忽略的別扭之感,讓江楓明白,他走上了一條歧路。

    或許,自悟得青蓮一劍之后,江楓每一次動用青蓮一劍,所走的都是一條歧路,只是此前,江楓對這一劍的感悟并不如現在這般深刻,遲遲不曾發覺。

    江楓靜靜而立,不斷的沉吟,不斷的揣摩,思索著剛才出劍之時,種種細微的變化。

    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江楓才是再一次出劍,江楓一劍出手,手中長劍融入風中,無跡可尋,快到了極致。

    這是最快的一劍,最為詭譎的一劍,一劍過后又是一劍,江楓連續出劍,不斷演練,出劍的速度,漸漸的變得越來越慢,到最后,江楓的手臂,仿佛是灌鉛了一般,手中長劍出手,慢悠悠顫巍巍,就像是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第一次拿起長劍揮舞一樣。

    “不,還是不對。”江楓收劍,眉頭打結。

    不管是從慢到快,還是從快到慢,那一種別扭的感覺始終存在,揮之不去,且一成不變。

    這就意味著,青蓮一劍,其實無關劍法的快慢,因為不管是快劍還是慢劍,施展之時,都是無法與他的心念相契合。

    而且,兩次以不同的方式演練青蓮一劍,江楓發現,自己這一劍之中,存在極多的破綻,那些破綻雖說并不起眼,但是高手交手之時,往往一個細微的破綻,就已經是足以致命。

    劍法出現了破綻的同時,江楓發覺自己的心境,也是出現了一絲的裂縫。

    “快劍不行,慢劍不行,那么,要怎么做才行?”江楓喃喃自語,臉色變幻不定。

    這一次,過去了更長的時間,江楓才是第三次出劍,江楓出劍,飄忽不定,時快時慢,快慢兩劍,交互出手,一會矯若驚龍,一會遲鈍不堪。

    一聲低低的嘆息,自江楓喉嚨深處傳出,江楓停止了手中的動作,無需更多的嘗試,江楓已然明白,依舊是不對。

    “這一劍,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江楓嘆息,信手將嗜血劍收入儲物戒指之中,不再演練。

    所走的方向不對,演練的越多,錯誤的印象越深,心境的裂縫越大,那反而會導致出現相反的效果。

    山風吹拂,微涼的風,吹在身上,分外的清爽,草木清幽,空氣之中有著泥土的芬芳,江楓無心注意,站在小溪邊上,如同一根木樁一般,久久不動。

    風吹動了溪水,一圈一圈的漣漪激生,而后碎裂,清澈可見底的溪水之中,幾尾小魚,歡暢的游動著。

    一只不知道從哪里飛過來的,羽毛顏色艷麗的小鳥,落在溪邊一根干枯的蘆葦上,倏然振翅,沖入溪水之中,水面炸開,一尾小魚,成了那小鳥嘴中的美餐。

    這是一個自由自在的世界,風是自由的,魚是自由的,小鳥是自由的。

    江楓看著,不為所動,面色微凝。

    小魚游動,絲毫沒有受到小鳥的驚擾,飛去的小鳥沒再回來,這里依舊安寧,溪水流淌,一成不變。

    而江楓那微凝的臉色,不知何時,悄然發生了變化。

    “自由!”江楓淺不可聞的說了一句。

    一句話出口之后,江楓好似忽然之間明白了什么,緊皺的眉頭,都是舒展開來不少。

    “自由,我終于明白了。”半響之后,江楓又是說了一句。

    青蓮一劍,悟于“止殺”二字,脫胎于李白的劍意,李白本人,是一個活著的傳奇,生平瀟灑不羈,自由自在,由人及劍,他的劍意如同他本人一樣,也是不羈而自由。

    或者可以說的是,李白所留下的劍意,實則就是他自我心境的一種寫照。

    如此一來,青蓮一劍,并不在于劍法本身,重點在意劍意。

    沒有與劍法本身相匹配的劍意,就算是這一劍演練到如何的完美,總會是有缺失,缺失就是不完美,就會出現別扭的情況,永遠無法圓滿的領悟這一劍。

    “說起來,我江楓還是太過高估于自己了,我自認青蓮一劍,是自己領悟而來,所銘刻的屬于自身的劍意,試圖在這一劍之上,走上屬于自己的劍道之路,殊不知,這青蓮一劍,既然是脫胎于李白的劍意,那么就是被銘刻上了屬于李白的劍意,我根本無法擺脫這一層影響。”很快,江楓就是感慨不已的說道。

    青蓮一劍,江楓所悟得的,只是劍法的雛形,他所改變的只是劍招,而不是劍意,以他如今的修為,也根本無法改變銘刻于劍法之上的劍意。

    “我看到的自由,是這天地萬物的自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看到屬于我的自由。”江楓思索,卻并不沮喪。

    修煉之路,本身就是一條承前啟后之路,在修為不夠之時,就想要開拓創新,那無疑是癡人說夢。

    前人的經驗的累積,才有著后世的輝煌,那是一種烙印,永遠都無法抹去的烙印。

    只是,江楓心性太高,一時間誤入迷途,到這時,終于回歸正途,這并不需要有絲毫的沮喪,江楓有著充分的自信,總有一日,他會創造出屬于自己的劍法,走上一條屬于自己的劍道之人,銘刻上獨一無二的劍道意志。

    思路一通,一通百通,江楓祭出嗜血劍出劍,劍意自由不羈,劍法被銘刻上屬于這樣的劍道意志,江楓出劍之時,劍隨心念而動,大開大合,至大光明。青蓮一劍,小成!

    修為鞏固,劍法小成,江楓正要細細思索一番此次修煉過程中的得與失,忽的感應到一道劇烈的能量波動,使得江楓頭頂上方的那一片天空,都好似晃動起來。

    “唳!”

    不知是何等生物發出的聲音,刺破耳膜。

    伴隨著那聲音的出現,晴空萬里的天氣,似乎一下子就黑了下去。

    緊接著,一對足以遮蔽天日的翅膀,如漂浮著的黑云一般出現,翅膀凌空扇動,勁風陣陣,山石飛濺,便是連江楓,都是感受到了一股極重的壓迫之感。

    “鳩羅鷹!”江楓抬頭,緩緩自語!(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