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812章 媚娘的目的
    “自然,莫非你有辦法?”江楓強忍著心動,問道。

    “我沒有辦法,不過此事,希望很大。”染煙說道。

    話音落下,見得江楓臉上的失望神色,染煙難得的笑了笑,說道:“你比媚娘要強,所以你比媚娘的希望更大。”

    說著說著,染煙的面色,又是凝重了幾分,又是說道:“不過,速度要快,媚娘這個人很危險,深不可測,她身上的變故太大了,若是被她成功,你我將一無所獲。”

    “媚娘想要做什么?”江楓問道。

    對于此事,江楓一直好奇,但如果問媚娘的話,媚娘肯定不會老實的告訴他,眼下既然染煙提及了媚娘,江楓便是順勢問道。

    染煙并沒有隱瞞什么,直接說道:“她為陽傀而來,確切的說,她是為了得到收服陽傀的功法而來。”

    為陽傀而來,與為收服陽傀的功法而來,看似是一件事,實則卻是有著極大的差別,前后者之間的差別,則是彰顯出媚娘的野心。

    江楓早知媚娘心計深重,倒是沒有想到,媚娘的野心,大到了此種地步。

    只是,媚娘的野心這么大,作為與其合作之人,那么染煙的野心,又是到了何等的地步?

    這一刻,江楓發覺,這兩個性格迥異的女子,無一是可以小覷之輩。

    染煙還在說話,她說道:“媚娘這個人,很不簡單,你千萬不要看錯了她,她雖然現在是第二劫天的修為,但一旦她突破修為的壁障的話,輕易就可沖破至生死玄境的修為,而沖破壁障,需要大量的陽~精,這才是她會如此鍥而不舍的勾引你的緣故,而不是……”

    話說到這里,染煙猶豫了一下,沒有接著往下說了,她本要說的是,媚娘勾引江楓,是居心叵測,而不是江楓的魅力有多大。

    只不過這樣的話,一旦說出來的話,說不定會小小的損害到江楓的自尊心,猶豫了一下之后,染煙索性就不說了。

    染煙不說,江楓自然也是聽的出來,淡淡一笑,倒也不以為意。

    媚娘想要利用他,他何嘗不是在利用媚娘?不一樣的是,媚娘在他身上的算盤最終失敗,而他卻是借助媚娘的身份,成功進入了雷家的大門,并且來到了這雷公山上。

    “我該怎么做?”想了想,江楓問道。

    “當務之急,就是找到媚娘,控制住她,有些事情,她比我了解的更多。”染煙果斷的說道。

    聽得染煙這話,江楓忽然發覺到,媚娘的離開,并沒有媚娘本身所表現出來的這么簡單,甚至可以說,媚娘或許一直在尋找一個合適的離開的機會。

    不過,當時媚娘所表現出來的狀態,也并非全然是偽作,或許是染煙對她還有一點的利用價值,所以盡管媚娘離去,都是不心甘的模樣。

    當然,江楓并沒有多問染煙為何會幫助媚娘,更沒有問為何媚娘在的時候染煙沒有說出這樣的話,那些未必是染煙愿意說的,且現在再問,顯得多余且無必要。

    “你的身體狀況?”江楓擔憂的問道。

    “放心,我還撐得住。”染煙說道,話剛剛說完,嘴角又是有一絲血跡溢出。

    江楓讓染煙休息了一會,才是與染煙出發尋找媚娘。

    雷公山看似不大,實則大到無邊,天機遮蔽之下,雷鳴電閃,無比詭異。

    在這個地方,要尋找一個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江楓知道,換做是他的話,根本沒有那么容易就找到一個人。

    可是對染煙而言,卻似乎不是什么難事,染煙指了一個方向,與江楓前行,沒有走上多遠的一段路,一具枯干的尸體,就是出現在了二人的視線之中。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氣血干枯,精元徹底的虧空,只是臨死,面部之上都是保留著歡愉的神色。

    染煙見著這具尸體,低低嘆了口氣。

    江楓則是心中微微一震,他知道,染煙看似隨手走的一條路,卻是走對了。根本不用細看,就可看出此人是死在了媚娘的手上,換而言之,媚娘走過這一條路。

    可是染煙怎么知道媚娘走的這一條路?

    壓制住心中的詫異情緒,江楓與染煙繼續上路,一路往下走,越來越多的尸體出現,死者無一例外都是男性,死亡的特征無一例外都是相同,全部都是為媚娘所殺。

    “十三個人,她很著急,她在不擇手段的吸取精元。也或許,是她即將要突破壁障,急需要大量的精元,我們一定要快點找到她,不然恐怕來不及了。”染煙低低說道。

    “你指方向,我背著你走。”江楓說道。

    染煙并沒有拒絕,趴在了江楓的背上,她身材無疑極好,近距離的貼身接觸,即便是隔著兩層衣裳,都是似乎能夠感受到那衣服底下的肌膚是如何的膩滑。

    可是眼下,江楓心頭并無一絲旖旎的情緒,他背負著染煙,加快了速度,朝著染煙所指的方向行去。

    整個雷公山山頂,電閃雷鳴的頻率越來越高了,一層不安的氣氛籠罩。

    在這種沉悶的氣氛的籠罩之下,染煙仿若是一盞明燈,信手所指,往往是絕無錯誤,江楓一路行走,順著媚娘行進的軌跡追下去。

    前方,兩道人影在蠕動,靡靡之聲,遠遠的傳開,江楓與染煙還未近前,就是聽到一聲冷厲的大笑之聲響起。

    伴隨著那大笑之聲,旋即一道人影,飛身而起,粉色的衣衫包裹住婀娜如蛇一般的嬌軀,冷森森的聲音傳來。

    “真是不容易啊,這么快就找到我了。”那聲音說道,除了媚娘,還能是誰。

    聽到那聲音,染煙臉色陡然一變,失聲說道:“不好。”

    人影一閃之下,媚娘走了過來,盯著江楓吃吃的笑,說道:“江楓,你是什么都知道了對吧?”

    “我應該知道什么?”江楓淡淡說道。

    媚娘依舊是笑著,一張面孔,媚氣驚人,她白了江楓一眼,說道:“你這個臭男人,可是騙的我好苦好苦。”

    生活即是戲,媚娘時時刻刻不是在演戲。

    “我騙你,你騙我,不是理所應當?”江楓似笑非笑的說道。

    “不,不對,只有我能騙人,你們誰都不能騙我。”媚娘的聲音之中,多了幾分陰狠的味道,她死死的看著江楓說道:“我也說染煙為何那般維護你,敢情你們兩個是老相好,現在好了,齊齊將我出賣,你說說,這筆賬應該怎么算?”

    媚娘誤會了他與染煙之間的關系,江楓也沒想過要解釋什么,譏笑道:“你想如何?”

    “很簡單,自然是肉償,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還能如何拒絕我。”媚娘以極其不容置疑的聲音說道。

    “你做夢!”嬌喝之聲傳出,說話的不是江楓,而是染煙。

    江楓不在意被誤會,染煙卻是沒辦法不在意,忍無可忍,出聲怒斥。

    媚娘咕咕笑,說道:“你看,這人啊,還真是經不起半點試探,我這才稍稍試探一下,就這么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

    只聽著媚娘說話,忽然之間,媚娘手腕一動,朝著江楓背上的染煙抓去,媚娘一動,江楓亦是一動,一根手指伸出,朝著媚娘的手腕處戳去。

    媚娘出手,毫無征兆,快到極致,赫然是修為突破,到了那第三劫天修為的地步,難怪染煙會說一聲不好,可是她快,江楓的速度卻是更快,一根手指,飛快的在媚娘的手腕上戳了一下。

    一滴鮮血濺出,媚娘臉色大變,飛速往后方退去,再無一絲媚氣,厲聲罵道:“江楓,這個女人究竟是哪里比我好,為了她你竟是不惜傷害我。”

    她這話活脫脫是潑婦加怨婦的語氣,好似是在與染煙爭風吃醋,要逼得江楓表明立場一樣。

    這樣的一幕,不只是江楓看的目瞪口呆,染煙更是看的瞋目結舌,好半響才是從喉嚨深處迸出幾個字,“不要臉的蕩~婦!”

    媚娘分明是在氣急敗壞,聞言又是咕咕笑出聲來,說道:“是啊,我是蕩~婦,可惜有人不愛蕩~婦,只愛良家女子,說不定還要殺了我這個蕩婦,可真是悲哀的很。”

    江楓懶的廢話,朝著媚娘逼去,這個女人知道太多的事,暫時殺她沒有必要,將之擒住,再圖后計更好。

    “江楓,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要……”媚娘失聲尖叫,慌亂的往后方退去,可是即便是這么叫著,她的臉上,卻是沒有半點的驚慌之色,有的只是一種算計得逞的顏色。

    江楓見狀,頓覺不妙,快速出手,要將媚娘給制住,這個女人的修為突破太快了,若是這一次給她逃掉,下一次再見,勢必會變得無比棘手。

    只是江楓才一出手,就是見到一只枯瘦無比的小手憑空出現,一掌,朝他拍了過來,空氣被那一掌拍的鼓蕩而起,無形的煞氣逼人而來。

    極端的危險氣息,伴隨著那一只小手的出現,籠罩而來,江楓臉色微變,腳下一動,帶著染煙飛速往后退去。

    “轟!”

    那一掌拍空,空氣直接被拍的支離破碎,一道干瘦無比的人影,緩步走出,面無表情的望著江楓,身上氣息鼓蕩,肅殺至極!(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