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783章 弄巧成拙
    “江楓,我有話要跟你說。≤”卿雅開口,第一句話說的是這個。

    靜謐的氣氛,一點一點的被卿雅的聲音給打破。

    聞聲,小有一會之后,江楓仿佛才是發覺過來,房間里除了躺著不能動彈的周嫵眉以及站著一動不動的他之外,還有第三個人的存在,緩慢的回過頭來,看了卿雅一眼。

    不過江楓的臉上并無半點表情,有的只是一種非常陌生的漠然,這一點卿雅看的非常真切,那種漠然,讓卿雅的心微微別扭。

    因為從江楓那表情之中,卿雅可以確定,江楓并非是沒有注意到她的到來,他一早就知道她來了,只是,他忽略了這一點,忽略了她的存在。

    是因為周嫵眉受傷之故,江楓心情郁結,且一門心思全部放在周嫵眉的身上,是以無意之間忽略掉了她的存在?

    還是,江楓根本就是有意的,用這種無聲的抗拒,在宣示著他內心深處對她的不滿,一種極度強烈的不滿?

    卿雅并沒有親眼見到邱博倫與江楓之間發生的事情,但莫老鬼是藍風拍賣場的人,對于這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

    周嫵眉傷于邱博倫之手,險些殞命,不管邱博倫擊傷周嫵眉的用意是什么,都可以認為周嫵眉是為江楓而受的傷。

    因為邱博倫是為殺江楓而來,他的目標應該是江楓,而不是其他的人,所以周嫵眉的受傷,無論如何江楓都無法置身事外。

    周嫵眉為江楓受傷,江楓或許愧疚,或許憐惜,而莫老鬼,只愿意為江楓出手,絕不在乎他人的死活,哪怕那個人是周嫵眉,是在江楓心中頗為具有一定地位的女人。

    如此一來,江楓很有可能便是有了兩種濃烈交織的情緒,這種情緒的對外體現,便是完全的忽略掉了她這個站在莫老鬼背后的人的存在。

    會是這樣嗎?

    卿雅那才剛剛揉平了的眉角,不經意間又是蹙了起來,很快卿雅就是想明白過來,不,不是她所認為的這樣子,江楓不是無意忽略掉她的存在,也不是有意忽略掉她的存在。

    江楓聞聲回頭,看她那一眼的眼神,異常的平靜,眸光不深沉,亦不銳利,有的只是一種出乎意外的平和,那樣的平和,絕對不是偽裝的,也絕對偽裝不出來。

    如果江楓,當真是因周嫵眉受傷之故,一門心思全部放在周嫵眉的心上,無意之間忽略掉了她的存在,那么江楓,絕對不可能是那樣的眼神,除非江楓對周嫵眉并無半分感情,周嫵眉對江楓而言,不過是陌生人一樣的存在。

    周嫵眉自然不可能是陌生人,這一點,至始至終卿雅都是看的一清二楚,再者,從江楓剛才那般輕柔的為周嫵眉擦拭冷汗的動作來看,分明是周嫵眉的受傷,大大牽擾了江楓的心神。

    在心神被牽擾的情況之下,江楓的目光還能那般平和,顯見江楓即便是心情稍有低落,卻始終是保留著一份理智,江楓是理智的,換而言之,無論如何都不至于在無意間忽略了她的存在。

    而江楓的心性,一直以來,都是吸引著卿雅注意,乃至是讓卿雅欣賞的,讓卿雅給予極高的評價,從不吝嗇溢美之詞。那是一種情真意切的欣賞,不僅是因為她有心招攬江楓那般簡單。

    有著那樣一等一心性的一個男人,是那等的驕傲,如何會刻意做出此等事來,那簡直是有些矯揉做作的意思了,完全與江楓的心性背道而馳。

    就算是江楓對莫老鬼不曾出手表示憤怒,對于她的某一種指派表示不滿,江楓心中蘊含著某種復雜的情緒,但江楓也絕對不可能這樣的做作,否則,江楓也就不是江楓了,根本沒資格入她的眼。

    只是,不是無意,亦絕非有意,那么,又是出于什么緣故,才是會讓江楓如此反應?

    卿雅發覺,自己并不能思索明白,當然,對于江楓,她從來就不曾看透就是,一個看了這么長時間都無法看透的男人,再多一點看不透之處,也算是理所應當之事。

    可是不管怎么樣,江楓的這份忽略,都是讓卿雅的心情,小小的別扭了一下,心中想著,自己進入這個房間,平白無故的陪著江楓干干站了幾個時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是她有問題,還是江楓有問題?

    江楓還未曾說話,只是一個回頭的動作,只有一個眼神……江楓的動作和眼神,說不定僅僅是聽到了說話的聲音,一種習慣性的反應,可就已經讓卿雅遐想連篇。

    卿雅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心態出了問題,還是很大的問題,江楓是驕傲的,她何嘗不是驕傲的?

    以她的驕傲,面對問題與分析問題之時,向來是客觀且冷峻的,冷峻到甚至近乎冷血的地步,也只有那樣,才能讓她在看待問題的時候,能夠擁有見微知著的從容。

    可是,眼下分析江楓,卿雅略有些驚慌的意識到,完完全全是以感性占據上風,她已經不是去通過江楓的肢體動作去分析江楓的行為,而是下意識的去揣測江楓的某一種行為,是否與她有所關聯。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她與江楓之間的關系,已然是微妙到了此種地步?

    “你來做什么?”未容卿雅去過多的胡思亂想,江楓說道,他說話的語氣也是淡漠到了極點,和他的面部表情,別無一二。

    “你認為我來做什么?”強行斂了心緒,卿雅以往常的口吻說道。

    “邱家的做法,還是收到一點的效果了。”江楓沒有回答卿雅的問題,而是說道。

    “邱博倫身為邱家的第三號實權人物,他親自出手,自然是震驚四座。”卿雅輕輕笑了笑道。

    “可惜我沒有死,不然……”江楓唇角微微咧開,似乎是要笑,但終究是沒有笑,這一句話,說到一半,就是沒有接著往下說了。

    江楓沒說,卿雅也知道江楓要說的是什么,如果說,邱家在因為韓家一事,陷入頗為被動的局面之后,拿江楓開刀,撇開江楓與邱家之間的舊怨不說,很大用意是要殺雞儆猴的話,那么,江楓一旦被殺,最終的指向則是敲山震虎,所要震的,便是藍風拍賣場、城主府以及鳳家。

    江楓沒有死,邱家的出手,依然是掀起了一些波瀾,但其所收效到了效果,卻是大大打了一個折扣了。

    自然,不管是藍風拍賣場還是城主府抑或是鳳家,都早有料想到邱家會對江楓動手,一來邱家的行事風格向來如此,二來則是邱家在這等關頭,必須要有一些作為,而且還要做的漂漂亮亮,于是邱博倫親自出手,于是,邱博倫之后,她來與江楓見面。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的,只不過,大家都是聰明人,很多的話,沒必要說穿說透就是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你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人。”卿雅說道。

    江楓那咧開的嘴角,終于浮現出了一絲笑意,他說道:“你不應該抹去莫老鬼的功勞,實則沒有他出現的話,我早就死了,哪里還能站在這里與你說話。”

    “他并沒有改變什么。”卿雅搖了搖頭說道,然后又是說道:“相反,他的出現,有點弄巧成拙了。”

    “你早有算計。”江楓直視著卿雅說道。

    被江楓那么一看,卿雅竟是莫名心虛,她說道:“我不明白你這話的意思,難道是我要害周嫵眉不成?當然,你要說我早有算計,我也承認,只是我沒有算計到,邱博倫此人,心計竟然深沉如斯,他騙過了所有的人。”

    “如果我沒猜錯,藍風拍賣場的幕后主導者,是你。”江楓似乎是沒有聽卿雅的話,以一種極其冷靜的語氣說道。

    卿雅的臉色,悄然一變,其眼神中流露出些許不可思議的神色來,她向來沒有掩飾什么,也沒有炫耀什么,只是以一種獨屬于自己的行事風格去做事,甚少留下什么痕跡,而江楓,是如何從那些痕跡之中,看出了這么多的蛛絲馬跡?

    “你可以不承認這個問題,但你必須要承認一點的是,莫老鬼一向是聽從你的安排在做事。”不等卿雅回答,江楓緊接著說道,他的話語在這時不算平和,但也絕非是咄咄相逼,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

    “我沒有想到過,邱博倫會對周嫵眉動手。”沉默了小有一會,卿雅慢慢說道,言下之意沒有否認,是默認了江楓的說法。

    卿雅自知是可以否認的,至少不能默認,只不過卿雅最終還是選擇了默認,她不可能親口承認江楓所說都是正確的,否認起來則太過蒼白,毫無必要,只能默認。

    “是嗎?”江楓臉上的笑容放大,之后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邱博倫這個人,我要親手殺他,你有沒有問題。”

    “只要你覺得沒問題,所有的事情都沒有問題。”江楓的思緒看似跳躍很大,但卿雅絲毫不敢大意,謹慎的說道。

    “我什么問題都沒有了,你走吧。”江楓揮了揮手,轉過身去,面對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周嫵眉,留給卿雅一個背影。

    卿雅看著江楓的背影,又是看了一眼周嫵眉,其眼神,不知不覺間,變得復雜起來。

    江楓的意思是不必多說,卿雅就沒再說什么,轉過身往門口處走去,卿雅走到門邊,回頭一看,江楓依舊是保持著那一個動作不變,就像是一根木樁,卿雅那復雜的眼神,悄然劃過一絲晦暗的色彩。(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