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第670章 殺人要趁早
    山間有風,風過山林,樹葉被吹的嘩啦啦作響。

    隨著那風吹拂而過,方麥龍身前,一縷頭發,緩緩盤旋著,然后飄落在他的腳尖。

    頭發不多,并不起眼,但是,伴隨著那一縷頭發飄落,清晰可見方麥龍后頸之上,不知何時,赫然是多了一道細細的血痕。

    血痕并不深,只是破了一點表皮,有一層淺淺的血跡溢出,血也并不多,只有幾滴,但是即便是只有一點傷,無傷大雅,更不會影響到半點戰斗力,但是,以那一招的賭約而言,江楓一招之下,方麥龍卻是已經受傷了,這是一個連方麥龍自身都無法否認的事實。

    是以,方麥龍才會以那般語氣,說出那樣的話來。

    受傷了,方麥龍承認,可是這般傷勢,如同隔靴抓癢,無關痛癢,卻又是讓方麥龍有所不甘,只不過就算是再不甘心,方麥龍這時也只有自己認了。

    畢竟,賭約雖說是江楓提出來的,可是卻并沒有勉強他接受,也無法勉強他接受,是他自己主動接受的,那么,自然要承受其所帶來的后果。

    即便這一后果,多多少少,顯得有點滑稽。

    “承讓了。”江楓費力說道,說著話,又是吐出一口血來。

    祝天機一閃而過,來到了方麥龍近前,他看一眼方麥龍后頸的那一道血痕,然后再看一眼江楓,輕輕嘆了一口氣。

    但這一嘆,不是感嘆,而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驚嘆。

    是的,就是驚嘆。

    因為祝天機怎么都沒能想到,江楓果真以一招就傷了方麥龍,進而為這個看似不可思議的賭約,一錘定音。

    這是一個奇跡,除了奇跡之外,祝天機實在是想不出任何合適的形容詞來形容眼前所見到的這一幕。

    當初,江楓連接他一招,都是費盡全力,最終狼狽收場,這前后才過去不過十數天的時間而已,方麥龍就是在江楓一招之下受傷。

    這傷,雖說算不了什么,更不表示江楓比方麥龍要強,而是江楓采取激將之法,投機取巧之下的結果,完全代表不了什么。

    可是,方麥龍受傷就是受傷了,既然受傷,那么就要愿賭服輸,換而言之,江楓成了笑到最后的贏家,由不得祝天機不為之驚嘆。

    當然,江楓那一劍,祝天機也是看的出來,比之江楓與他交手之時所施展出來,要強上太多太多。

    這是一種極致的進步,甚至可以說是這一劍的極致進化和升華,祝天機在心中暗暗揣度,或許不是方麥龍,換做是他,都是未必能夠在江楓的這一劍之下,全身而退。

    “江楓是怎么做到的?”祝天機沉吟自語,想不明白,唯一能夠解釋的或許就是江楓的天賦了。

    江楓是怎么做到的,只有江楓自己知道。

    突破至筑基中期,江楓試劍之時,便是有捕捉到秋水一劍的某一種可能性,那一種可能性,了無痕跡,難以捕捉,江楓都是沒辦法施展出來,就算是一千劍一萬劍,能夠施展出一劍,已然是非常不錯的進步。

    只是,今日的戰場是在蓮花山,又是在這第九座山峰之上,江楓無意之間占據了地利和天時,加之有祝天機助陣,又是占據了人和。

    天時和人和,盡管不是關鍵因素,但對江楓也是一種不可或缺的裨益,最為讓江楓看重的,便是地利。

    在此地,他可以深刻去體悟那一劍斷山所留下的殘余劍意,那可以與他祭練的秋水一劍互為印證。

    天地之間,劍氣無處不在,讓江楓在領悟秋水一劍的劍意之時,有著一種驚人的共振。

    專于劍,極于劍,讓江楓施展出秋水一劍之時,達到了極致。

    那是前所未有的極致,也是江楓目前所能掌控的巔峰劍意,在那樣的一劍之下,方麥龍自然是難以全身而退。

    只是,這些事情,江楓是不可能向方麥龍和祝天機說起就是了。

    “小家伙,你很不錯,你說的那些話,我全部都記住了。”方麥龍長嘆一聲,緩緩說道,然后他轉過身就要走。

    “我還有一事要問。”江楓立時說道。

    “什么事?”方麥龍眼睛微微瞇起,微感不悅。

    “我想知道,慶元先生和戒色和尚如今在哪里。”江楓快速問道。

    因為慶元先生和戒色和尚的緣故,才是暴露了他的身份,一時的疏忽之下,險些造成難以彌補的結局。

    眼下方麥龍這邊的麻煩得以完美解決,自然也是時候清算舊賬了。

    方麥龍嘴角微微咧開,說道:“小家伙,你的為人,倒是和你手中的劍一樣,干脆凜冽,也難怪你小小年紀,在劍意的掌控方面,便是有著如今的高度。說起來,我這一敗,也不算有多冤枉了。”

    江楓苦笑,說道:“說來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不過有朝一日,我會與你光明磊落的一戰。”

    “好,我期待那一天,希望不要太久。”方麥龍一語出,一身刀意澎湃而生,其身后的樹葉,嘩啦啦落了滿地。

    “你所說的那兩個人,現在還在燕京,要殺人滅口,最好是趕緊去。”方麥龍于是說道。

    “多謝。”江楓抱了抱拳。

    那方麥龍又是對祝天機說道:“祝天機,你不是早想與我一戰嗎?我現在答應你了,時間地點你定。”

    方麥龍今日與江楓一戰,還沒怎么開始就已塵埃落定,空有一腔戰意而無法發泄,方麥龍心頭憋悶不已。

    “靜候多時。”祝天機朗聲說道。

    方麥龍和祝天機遠去,江楓卻是并未立即離開,他沿地盤膝坐下,輕吸一口氣,壓制住體內翻涌的氣血,調動四枚天印,快速療傷。

    ……

    燕京郊區。

    這是一片正面臨改造的邊緣地帶,房屋的墻壁之上,噴繪著的“拆”字分外顯目。

    就如每一座城市有光鮮亮麗的一面,也會有黑暗骯臟的一面一般,因為這里即將拆遷,附近居民都是等待著拿到那筆拆遷費的緣故,一時間,倒是使得這里的治安環境,亂到了一個極點。

    一排低矮的房屋延伸開去,除了是小飯店之外便是小旅館,一家叫恒天公寓的小旅館內,三樓,靠著馬路的一個房間內。

    房間很小,不到十平米,擺放著兩張床,美其名曰雙人間,兩張床幾乎占據了房間內的全部空間,一臺小的彩色電視機,放著燕京本地的一檔娛樂節目。

    房間內有兩個人,正是慶元先生和戒色和尚。

    “我們什么時候離開?”戒色和尚拉開窗簾,朝著外邊的馬路上看了看,剛好一輛裝土車駛過,灰塵揚起,戒色和尚看一眼之后又是拉上了窗簾,將那塵土隔絕于外。

    “你覺得江楓會不會死?”慶元先生沒有回答戒色和尚的問題,而是悶聲問道。

    聽到江楓這兩個字,戒色和尚臉色悄然一變,顯然這個名字,給他留下的印象過于深刻,而那般印象,肯定稱不上是什么好印象。

    “會吧。”戒色和尚說道。

    與其說會,倒不如說是戒色和尚打從心底希望是那樣的結局,江楓太恐怖了,那般崛起的速度,簡直就是一飛沖天,難以想象。

    且江楓拿他和慶元先生當靶子,以引開火力,然后趁機漁翁得利,此事,一直都是讓戒色和尚非常的不爽。

    “這么一說,可能性卻不是很大。”慶元先生苦笑道。

    “江楓很強是沒錯,但那個玩尖刀的家伙,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戒色和尚說道,他說的是方麥龍。

    “你說的沒錯,但我總覺得,江楓未必會那么容易就死了。”慶元先生說道。

    “他死了最好,如果沒死的話,那我們必須要盡快離開燕京才行。”戒色和尚接著說道。

    “那就走吧。”慶元先生思索了一下,從床上起了身來,透過窗簾的希望,他遠遠的看了一眼這座城市那常年灰蒙蒙的天空,心中想著,這座城市,或許以后再也無法踏足,不免心中有所不甘,還有著出離的憤怒。

    “走吧。”戒色和尚也是說道,他沒有慶元先生那么復雜的想法,華夏之大,哪里不可寄身,只要人活著就好。

    二人都沒什么行李,說走就走,只是慶元先生走到門口,還沒來得及開門,那門,便是從外邊打開了,一道人影,映入二人的眼簾之中。

    “江楓。”慶元先生失聲。

    來的正是江楓,江楓看一眼二人,并沒有說話,手臂輕震之下,嗜血劍出現在了掌心之中,繼而手起手落,帶起了兩蓬血花,收割了兩條人命。

    慶元先生和戒色和尚根本沒能反應過來,就是死在了江楓的劍下,江楓面無表情,對二人的尸體,看都不曾多看一眼。

    殺人要趁早。

    這一句話,算不上是什么至理名言,但是在這一次被慶元先生和戒色和尚反咬一口之后,江楓決定將之當成自己的人生格言!

    ……

    江楓在江家修養了幾天,才是將一身傷勢修養痊愈。

    他的傷勢,來自于方麥龍那一道刀氣的反噬,三劫天修為的至強者,體內生出生生不息之力,境界上的差距,并非是那么容易彌補的。

    傷勢痊愈之后,江楓的日常生活的范圍圈子逐漸放大。

    江楓陪同馬連豪喝了一頓酒,那一頓酒基本上是在聽馬連豪訴苦,只是盡管是在訴苦,可是怎么聽都聽著像是馬連豪在炫耀。

    平生一事無成的馬大少,終于有一件正經事在做,且也即將要做出成績,馬連豪苦是苦了點,卻也苦中作樂,沉浸其中難以自拔,估計就算是在這時有人叫他都不做了,他是死都不會答應的。

    然后江楓陪同花姐吃了一頓飯,相比較于馬連豪的訴苦,花姐所談的則全部都是美好的一面。

    一場大火燒毀一切,如今那被燒毀的,正在新生,花姐本人,也是得到了新生,對所有的一切,她都是有著一種積極向上的正能量,輕易就感染到江楓。

    江楓看著花姐,想起一句話,所有的苦難,都是暫時的,苦難背后,或許并不意味著新生,但絕對是涅槃的開始。

    江楓還約紀言出來見了一面,在那一家情侶餐廳吃了一頓飯,算是補償紀言。

    對紀言,江楓心中始終有所愧疚,他只能盡量去做,但是,他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做,都是無法達到紀言想要的標準。

    ……

    陳家,江楓再一次到來。

    陳家上下都是對江楓分外的熱忱,那般熱忱,甚至都是讓江楓略有些難以招架。

    “來看思然的?”陳老爺子笑道。

    江楓笑著點頭,說道:“她還好吧?”

    江楓的話剛落音,就是聽一道聲音傳來:“想知道我好不好,怎么不直接問我。”

    陳思然走了出來,淺笑嫣然,說話的方式不是諷刺和調侃,但依舊讓江楓感受到了幾分陌生的氣息。

    “你們年輕人有問題自己談,我這個老頭子就不參和咯。”看到陳思然出現,陳老爺子的面色不經意間變幻了一下,離開了。

    看到陳老爺子臉色的變化,江楓就是知道,陳思然的回來,并沒有為這個家庭帶來太多的歡樂。

    “我很好。”陳思然所居住的院子,陳思然停下了腳步,回過身來,對著江楓說了一句。

    江楓還沒說話,就聽陳思然又是說道:“你身邊最近不太平靜。”

    “你離開過陳家?”江楓皺了皺眉。

    “難道要一直都呆在這里?關禁閉?”陳思然說的很理所當然,仿佛全然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江楓聞言輕聲一嘆,說道:“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你希望我改變。”陳思然目光自江楓身上掃過,“按照你希望的方式去改變,對嗎?”

    “我是為了你好。”江楓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說。

    “我就知道你會說出這樣的話。”陳思然噗嗤一笑,眨了眨眼睛,說道:“說來你把我丟在這里這么多天,我都以為你是忘記了我的存在,好不容易來一趟,我彈個曲子給你聽。”

    然后不等江楓拒絕,陳思然快走幾步,步入涼亭之內。

    涼亭之內放著一把古琴,陳思然盤膝落座,手指輕輕撥動琴弦,琴音流瀉,伊然是《仙魂曲》。

    才起了一個調,江楓的面色,便是微微一變。

    陳思然在這個時候為他彈奏仙魂曲,究竟有何用意?

    陳思然注意力全部放在琴弦之上,輕攏慢捻,琴聲淙淙。

    江楓靜靜聽著,等到陳思然一曲彈完,說道:“想不想聽聽我的評價?”

    “我近來閑著無聊之時,都是彈著這首曲子打發時間,一個人孤芳自賞未免沒有意思,自然是想聽聽你的評價。”陳思然仰起脖子,露出一截完美如天鵝般的秀頸,淺笑道。

    “亂彈琴!”毫無征兆的,江楓一怒,怒聲呵斥道。

    秀眉微蹙,陳思然的手掃過琴弦,輕聲說道:“你這樣子說,就不怕我會不高興?”

    “你想聽我的評價,我自然要說出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感受。”江楓直接說道。

    “忽然有點后悔了呢,不過倒也想知道,你為何說我亂彈琴。”陳思然看著江楓說道。

    “你的指法沒有任何的問題,一整首曲子下來,每一個音符都是非常的完美,但是你忘記了一樣最為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感情。”江楓沉聲說道。

    “沒有感情,再絢麗的音符,也不過是毫無意義的炫技,恐怕連你自己,都是未必知道,在你彈奏這首曲子的時候,你到底在彈奏什么,你只是記住了最簡單不過的音符,卻是忘記了,那些音符所賦予的這首曲子,有著怎樣的意義。”江楓聲音低沉,帶著怒意。

    “感情?要什么樣的感情呢?”聽得江楓這般批評,陳思然卻似乎是并沒有放在心上,她伸手撩起額前被風吹亂了的一縷秀發,說道:“那其實是你理解的感情,與我何干呢?”

    說了這話之后,陳思然又是說道:“你認為仙魂曲應該是那樣子,卻是忘記了,那只是你認為,你想要加諸到我的身上,卻又可想過,其實我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子?”

    江楓一愣,瞳孔微微收縮。

    陳思然這話是什么意思?是在向他攤牌嗎?

    她早不滿他的安排,這份不滿積壓在心中良久,如今,通過琴聲發泄而出?

    是那樣子嗎?

    稍稍一想,江楓知道,就是那個意思。

    一個人,無意之間,擁有了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陳思然,早已不是當初的陳思然,其所付諸于她身上的情感,都最后,都是變成了沒有任何意義的強人所難!

    “我要走了。”沉默了小有一會,陳思然說道,“我這些天一直在等你過來,就為親口告訴你。”

    “你不擔心我會攔著你不讓你走。”江楓緩緩問道。

    陳思然嫣然一笑,說道:“如果是在這之前,你會,但是現在,你不會了。”

    “你太自信了。”江楓苦笑。

    “不,并非自信,我只是足夠的了解你。”陳思然說道。

    “了解我?”江楓愕然,旋即心中悄然一顫。

    了解他,一句簡單的話,江楓卻是知道,從陳思然的嘴里說出來意味著什么,他知道,自己果真是無法下狠心攔住陳思然了。不是他攔不住,而是即便攔著陳思然,也是沒了任何的意義。

    與其那般,不如放任陳思然自由!(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