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第660章 筑基中期,八成劍意
    整整兩天兩夜的時間,江楓所在的臥室,都是一點聲響都沒有,趙無暇對此非常的擔心。

    一開始的時候,趙無暇還能正常去公司上班,到了第二天的下午,趙無暇實在是坐不住了,下午兩點鐘就開車從公司返回了出租屋。

    回到出租屋,趙無暇很想敲門進去看看江楓現在是個什么情況,但是最終,趙無暇還是放棄了敲門的打算,因為江楓跟她說過,這兩日時間不要打擾他。

    于是趙無暇只能繼續等著,這一等,從下午等到天黑,又等到天亮,江楓的房間內,還是沒有一點的動靜,趙無暇就是再也等不下去了。

    “少爺會不會出什么不好的事了?不然怎么都這么長時間了還沒出來?”趙無暇站在江楓所在的臥室門口,咬著嘴唇,踟躕不定,她右手伸出,做出一個敲門的動作,腦海中閃過各種好的不好的念頭。

    越想,趙無暇就越是害怕,越是不安。

    嘴唇咬的很緊,露出蒼白的血痕,趙無暇的臉色也是有點蒼白,她伸出去的那只手,甚至控制不住的輕輕顫栗著。

    “要敲門嗎?”趙無暇在心中想著。

    江楓說讓她這兩天時間不要打擾,并且是特意叮囑她的,趙無暇知道如非事關重大的話,江楓不會說出那樣的話。

    既然江楓那樣說了,那就表明如果她敲門進去的話,可能會造成增加風險的機會。

    “可是,不敲門的話……”趙無暇搖了搖頭。

    即便在心里告訴自己一百遍,最好是不要敲門,但是再多的說辭,再多的理由,都是無法說服趙無暇。

    “敲?還是不敲?”趙無暇不斷肯定,然后不斷否認,不斷遲疑。

    “滴答!”

    墻壁上的掛鐘,指針指向了十一點,聽到那聲音,趙無暇猛然回頭看去,看到壁鐘上的時間,心中驟然一驚,原來自己已經猶豫了這么長的時間了。

    兩天時間早已過去,這要是江楓當真出了什么事,卻因為自己的游移不定耽誤了的話,那么就算是死了,也是無法彌補的。

    一剎那間,趙無暇著急的眼眶都紅了,她深呼吸一口氣,定了定神,終究是決定敲門進去看看。

    如果江楓沒事,那自然是最好,而如果江楓出了事的話……稍稍一想,趙無暇就是不敢深入往下想了,她難以接受那樣的結果。

    “砰!砰!砰!”

    趙無暇開始敲門,敲了三響,房內并無回應,趙無暇心中的不安更甚,她退后幾步,側過身,打算將門給撞開。

    而就在這時,房間內,倏然之間,一聲長嘯之聲傳出,那一聲長嘯,若驚雷乍響,整個出租屋,都是隨著那一聲長嘯震動起來,仿佛地震來臨,就要坍塌了一般。

    趙無暇站在那里,雙耳都差點被那一聲長嘯之聲震聾,但趙無暇早已忘掉了自身的不適,那一聲長嘯,對她而言,如同天籟。

    “少爺沒事。”趙無暇身子輕輕顫栗,泛紅的眼眶中,眼淚在這一刻,終于沿著白嫩的臉頰悄然滑落。

    兩日的不安,半日的驚慌,剎那的惶恐,都是伴隨著這一聲長嘯,消失殆盡。

    ……

    人在房間之內,江楓雖然隱隱察覺到門外趙無暇的意圖,但此時江楓根本無暇分心,兩日的沉淀和積累,讓他到達了一個關鍵的時刻。

    “轟!”

    江楓體內,一聲悶響之聲在丹田之內炸開,四色光芒,如煙花綻放一般的,奔騰著涌向江楓的四肢百骸。

    隨著那四色光芒流過,江楓體內的經脈,不斷的被開拓和壯大,容納著那奔涌著的四色氣流。四色氣流飛涌而過,江楓身上的氣息,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在變強。

    江楓緊閉的雙眼,就在這時睜開,雙眼睜開的剎那,眸中精光如電。

    “嚯!”

    江楓喉嚨深處發出一聲低吼,那奔涌著的四色氣流,瞬間如萬流歸宗一般,流向了江楓的丹田之內。

    “成了。”稍有一會之后,江楓輕聲說道。

    兩日的累積,厚積薄發,突破筑基中期,水到渠成。

    自然,這一結果,江楓早有預料到,他本身在徹底的吸收木龍根的藥效之后,若非是他死死的壓制,當初就早已突破筑基中期。

    那個時候江楓壓制,是因為他擔心會對自己后期的修煉造成影響,如今,因為各方面的壓力,江楓不得不選擇突破。

    對于此種突破的時間,是不得已之下的做法,江楓對此并沒有報以太大的期待,不過最后的結局,卻是多少有點出乎江楓的意料之外。

    因為這一突破,并沒有造成后續根基不穩的后遺癥,相反,若非是江楓還是在壓制著自身的修為的話,江楓估計再突破一個小境界,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天印,果然玄而又玄。”江楓暗暗自語。

    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局面出現,很大程度上,自然是天印的作用。

    天印強化和穩固著江楓的氣血,讓江楓在突破之時,完全沒有任何的后顧之憂,簡直就是修真者的逆天作弊器。

    “看樣子,天印還有著太多的神奇之處,需要我去發掘。”江楓若有所思的說道。

    四枚天印,江楓知道它們強大,但卻始終并不知道它們有多么的強大,更不知道它們為什么強大,所有的了解,都是浮于表面,只知皮毛,知其然而難以知其所以然。

    但是毋庸置疑的一點是,江楓如今所知道的信息,都不過僅僅是冰山之下的一角,天印之神奇,絕對是出乎想象的。

    當然,除了天印之外,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江楓與方麥龍戰斗的緣故。

    江楓與方麥龍一戰,最終不惜強行越級,以秋水一劍的九成劍意出手,一劍出手,未傷敵先傷己,劍意的反噬,險些讓江楓喪命。

    但與此同時,江楓也算是因禍得福,反噬的劍意,在被天印抹除之后,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循序漸進的適應天印的過程。

    這一過程一開始看并不起眼,但在最終突破的關鍵時刻,卻是發揮了驚人的作用,那四色光芒,在江楓體內運轉,幾乎毫無障礙,讓江楓在筑基中期這一境界的修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鞏固,那是江楓都未曾預想過的結果。

    只不過,雖然因此得益,想著與方麥龍那一戰,江楓仍舊是心有余悸便是,對他而言,這種福利,以后還是越少越好。

    “突破筑基中期,或許可以試試秋水一劍了。”很快,江楓便是說道。

    江楓并未祭出嗜血劍,他右手一根手指伸出,運轉體內氣息,以指代劍,朝著空氣中劃去。

    似緩實快的一指,劃在半空之中,空氣輕而易舉被劃出一條細縫,波紋激生,無數道劍氣,縱橫激射而出,將江楓周身的空氣,撕的粉碎。

    “八成劍意的秋水一劍。”江楓眼前微微一亮。

    即便以指代劍,無法發揮出八成劍意秋水一劍的真正威力,甚至可以說不到五成的威力,但是在那一指劃出的時候,江楓分明發覺,近乎可以看清楚空氣的紋理。

    空氣無形無相,無可捕捉,長存,卻也是最為容易被人所忽視。

    捕捉到空氣的紋理,這并非是江楓的肉眼所能做到的,而是他那一指劃出去之時,偶然之間,竟是劃出了空氣的紋理的軌跡。

    盡管,那紋理并不清晰,但依舊是讓江楓無比動容,以他以前筑基初期修為強行施展八成劍意的秋水一劍,威力是足夠了,但是卻根本沒有掌控這一劍的精髓。

    雖然,以江楓現在的修為,依舊不曾掌控這一層劍意的秋水一劍的精髓,但是,沿著這一條路修煉下去,一旦他真能捕捉到空氣的紋理的話,那么他出劍的速度,絕對快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絕對的同級無敵手。

    而后,江楓細細回憶了一下剛才出指的過程,猛然之間,又是以指代劍,一指劃出,他想試一試,能否重現剛才那堪稱驚艷的一幕。

    “一指!”

    “兩指!”

    “三指!”

    ……

    “三十指!”

    ……

    “九十九指!”

    屢敗,江楓屢試。

    對江楓來說,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以及自我控制能力,但是在不斷的失敗之后,江楓發現,自己這么做根本就是徒勞。

    那一幕,偶然性太大,根本無法復制,任由是他出了這么多指,都是沒有任何復制的可能性。

    江楓苦笑,卻也知道其實本該如此,以他如今的修為境界,放眼修真界根本就是不入流的存在,能夠捕捉到空氣的紋理,本身就已經是驚世駭俗之事,如果還想復制,根本就是天真了。

    江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默念心神,調節體內的氣息,突破之后,他一身的傷勢,不治而愈,整個人的精氣神狀態,重新回到巔峰。

    幾分鐘之后,江楓推開房門走了出去,房門打開,江楓還未出門,一眼就是看到了呆呆站在門口的趙無暇。

    趙無暇眼角泛紅,白嫩的面頰上留有淚痕,一看就是哭過,江楓一怔,發生什么事了?趙無暇怎么會哭?

    江楓一愣之下,就要開口詢問趙無暇,那邊趙無暇看到江楓,心中的大石,終于得以徹底落地,人影飛撲而起,撲入了江楓的懷抱中。

    軟香入懷,江楓措手不及,沒想到趙無暇會忽然變得這么熱情,熱情的近乎讓他難以消受。

    只不過在感受到趙無暇那輕顫的嬌軀之時,江楓總算是明白過來趙無暇為何會流淚,為何會情緒難以自抑,那分明,是趙無暇在擔憂著他的安危。

    如今趙無暇看到他人沒事,緊張的情緒消退,這一個擁抱,并非是投懷送抱,想來更多的是一種情緒的釋放吧。

    江楓心中暗嘆一口氣,都說最難消受美人恩,雖然他一直都在刻意避免著此等事情的發生,可又如何能避免的了?

    他伸出手,在趙無暇后背輕輕拍了幾下,聊以撫慰。

    趙無暇撲入江楓的懷抱中,感受到江楓懷抱中的溫暖,呼吸著江楓身上熟悉的氣息,略有些躁動的心,倏然之間歸于平靜。

    江楓拍她后背的輕柔動作,更是讓趙無暇嬌軀顫抖的厲害,因為趙無暇到這時驚人的發覺自己做了什么事。

    “嚶!”

    喉嚨深處,淺淺的發出一聲嚶嚀之聲,趙無暇如同是觸電一般,飛快的松開了江楓,后退兩步,滿心局促,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了。

    江楓失笑,這個事事有著主見,堅決果斷輕易便是會讓人忽略掉她年齡的女人,誰會知道她會有這樣的一面?

    繼而,江楓又是一嘆,或許,這就是趙無暇最為真實的一面吧,只是迫于出身的壓力,才是讓她,以一種同齡人所沒有的成熟,在不同的領域,嶄露頭角。

    “這,是一個值得讓人心疼的女人。”江楓在心中說道,微微悸動,甚至很想重新將趙無暇攬入懷抱中,好好的憐惜一番。但最終,江楓還是壓制住了這份悸動。

    “少爺,你都兩天兩夜多沒吃過東西了,我現在去給你做飯。”而在江楓想著這些的時候,便是聽趙無暇快速說道。

    好似要盡量減少和江楓面對面的時間,好化解尷尬,趙無暇這話說的又快又急,說了話之后,不等江楓回應,便是扭頭朝廚房跑去。

    “我什么時候變成只記得吃的吃貨了?”江楓愕然,旋即一笑。

    或許真的是擔心江楓餓壞了,又或許是趙無暇早有準備的緣故,滿滿一大桌子菜,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全部上了桌。營養搭配,葷素合適,色香味俱全。

    “少爺,快點吃吧,一會飯菜冷了就不好吃了。”菜端上桌,趙無暇催促道。

    “好。”江楓點頭,自然是不會辜負趙無暇的一份心意,拿起碗筷,大口嚼食起來。

    吃過飯,將近下午五點左右的時間,江楓看了看時間,提出要回江家,趙無暇這兩天一直都有關注江家那邊的情況,也是有點放心不下,跟隨著江楓一起回去。

    ……

    黑色的悍馬,緩緩駛入江家的大門。

    悍馬是趙無暇的座駕,對于趙無暇一個女人,卻是開著這么一輛陸上坦克一般的龐然大物,江家上下出奇一致的沒有任何人非議,有的只是對趙無暇的肯定。

    悍馬停下,趙無暇下了車來,眾人也沒去多看,趙無暇在江家是很特殊的存在,她不是江家的人,但她的優秀,卻是足以讓絕大多數的江家子弟汗顏。

    只是很快,在看到江楓也是從悍馬車內下來的之后,江家內部,頓時炸開了鍋。

    “江楓,你可終于回來了。”江景云看到江楓出現,立時就是說道,聲音中有著幾分激動。

    江楓點點頭,進入了客廳,問道:“沒有發生什么事吧?”

    “沒有。”江明非說道。

    江楓的出現,讓江明非有種找到了主心骨的感覺,仿佛只要有江楓,就沒有什么困難是解決不了的。當然事實上,江楓也從來沒有讓他們失望過。

    江漢宇看著江楓,并沒有說話,但是從其神態方面來看,很顯然因為江楓的出現,略有些寬慰,同時也是松了一口氣。

    江楓不在,江漢宇肩負著保護江家的職責,但他對自己的實力心知肚明,知道那個這幾日一直盤旋在江家之外的那人,他絕不可能是對手,或許只有江楓,才能將此事擺平。

    “楓兒,你隨我來書房。”江老爺子招了招手,滿臉嚴肅的對江楓說道。

    江楓點頭,跟隨著江老爺子一起進入了書房。

    罕見的,江老爺子親手給江楓倒了一杯茶水,感慨不已的說道:“楓兒,相信你也看到了,你對江家而言,有著什么樣的意義,我以前提出的提議,希望你可以再次考慮考慮。”

    江老爺子的提議,就是讓江楓接手江家,名正言順的成為江家的掌舵人。

    這一事,雖說江楓屢次拒絕,但江老爺子從未放棄,且,從這幾日發生的事情來看,江家早已離不開江楓,這種離不開,除了江楓的影響力所給江家帶來的好處之外,另外一方面,則是江楓的領袖氣質越來越突出,江老爺子有理由相信,一旦江楓接受了他的提議的話,江家的面貌,將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煥然一新。

    江楓無奈說道:“這個問題我已經回答過多次了,老爺子何必還要多問?”

    “真的不再考慮考慮?”江老爺子還是不愿意放棄。他不是要拖江楓的后腿,而是江老爺子認為自己的能力,早已不足以領袖江家,這是最好也是最明智的抉擇。

    “老爺子,麻煩是我惹來的,我會解決的。”江楓岔開了話題說道。

    “你既然這么有本事,那就自己解決好了。”江老爺子憤憤然,摔了杯子走人。

    江楓失笑,都說老了老了,老小孩老小孩,江老爺子現在,豈不就是一個老頑童,一計不成又來一計,看來是他不入主江家誓不罷休了,不用想,此事以后有的頭疼的。

    ……

    “江楓,你終于出現了嗎!”江家外邊,一道人影,仰頭望天,呢喃自語般的說道。(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