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第628章 殺人滅口
    盛世華庭。

    這里是一片剛剛交付不久的別墅莊園,因為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捷,各種配套設施一應齊全的緣故,盡管售價不菲,卻也是在開售后不久,就是迎來了不錯的入住率。

    晚上九點鐘左右,盛世華庭第三十七棟別墅,臥室內,大床上,兩道人影疊加在一起,瘋狂的蠕動著,大床發出陣陣聲響。

    三分鐘后,聲響忽的消失,過了片刻,身下的女人不滿的嘟囔了一聲:“怎么回事,時間這么短?我這都才剛有點狀態呢?你就不能稍稍控制一點?”

    男人從女人身上翻身而下,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然后拿出一支煙點燃,抽了一口,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

    “怎么,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女人拿起一塊白色毛巾草草的將身體包裹了一下,問道。

    這是一個中年婦人,年約四十上下,但保養極好,有著少女所沒有的嬌媚風情,非常的勾人,因為有點欲求不滿的緣故,此刻她的表情非常的嬌媚。

    “是發生了點事情,導致壓力有點大,沒想到會影響到這種事。”男人吐出一口煙霧,緩緩說道。

    “不能說?”中年婦人問道。

    “暫時不能說。”男人搖了搖頭。

    如果江楓有看到的話,就會認出這個男人正是季先生,而那女人,名字也是在宗老給他的那份名單上出現過,她叫何莉。

    說來,這個女人還是一個頗為成功的女人,旗下有兩棟酒店和一家對外貿易公司,生意做的風生水起,近兩年是幾本銷量不錯的財經雜志的常客,是不少小女白領們夢寐以求想要成為的那種女人。

    只不過,誰也不曾得知,何莉與天道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乃是天道盟的尋金使之一,她的成功,也并非是外界所傳聞的草根創業的典范,而是天道盟一手扶持起來的圈錢工具罷了。

    “不能說就不說,你的那些破事我也不想管,趕快恢復一下,我們再做一次。”何莉不再多問,說道。

    季先生皺了皺眉,這女人風情誘人,尤物一個,他可是費了一些力氣才將她給騙到床上,如何不想多來幾次,可是看眼下這情況,明顯是心有余力不足啊。

    季先生嘆了口氣,從客廳的酒柜里拿了一瓶紅酒過來,倒了兩杯,一杯遞給何莉,一杯拿在手上喝著,說道:“這些時候,你的公司沒什么問題吧。”

    “哪里會有什么問題,一切都好的很,怎么,是不是又要交份子錢了?”何莉問道。

    “還沒到時候,就是隨口問問,沒有問題就好,反正你自己小心點,別被人鉆了空子。”季先生說道。

    自從和江楓打過一次交道之后,季先生的心神就一直有些不寧,他打從心底認為,江楓不會那么簡單就放過他。

    是以,出于小心謹慎,季先生減少了很多活動,平常就待在這別墅里也不外出,要見什么人的話,都是叫到這里來見面。

    按道理說,小心到這種份上,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季先生還是很不安,總覺得會有些事情要發生。

    季先生是想過要離開燕京避避風頭的,但是燕京的這些尋金使是由他聯絡負責,他根本走不開,不然這邊一旦出了什么問題的話,就算是江楓不找他麻煩,組織內部也不會讓他好過。

    季先生也想過將江楓的事情上報給組織,但他現在還沒拿定主意,拿不定主意很大的一個緣由是季先生還沒弄清楚江楓的目的是什么,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上報組織,很多事情無法說明白,反而會落一個辦事無能的印象,進而影響到組織對他的考核,弄得得不償失。

    “你今天怎么回事,要么說話只說半截,要么說一些我聽不明白的話?”何莉不解的問道。

    “你聽著就是了,難不成我還會害了你不成?”季先生說道。

    何莉一笑,說道:“你可不是在害我,現在害的我不上不下的,看你怎么補償我?”

    何莉這話露骨無比,季先生一顆心都是癢了起來,蠢蠢欲動,他一口氣將杯子里的紅酒喝掉,就要再將何莉就地正法一次,只是,季先生才剛剛一動,就是見何莉的眼珠子驀然鼓大,直挺挺的栽倒在了床上。

    季先生臉色倏然一變,厲喝道:“誰,給我出來。”

    “季先生你倒是好閑情逸致,紅酒美人,這般生活,就算是做神仙也不會換了吧。”人影一晃之下,江楓出現在了臥室里邊。

    “是你!”一眼看到江楓,季先生臉色又是一變,下意識的往后倒退了兩步。

    “你很怕我?”江楓淡淡說道。

    “你想要做什么?”季先生沒有回答江楓的問題,反著問道。

    “上一次和季先生聊天,一直都覺得頗為不盡興,今天專門過來再找季先生你聊聊。”江楓盯著季先生說道。

    季先生眼神閃爍不定,江楓說專門來找他聊天,他很快就意識到出事了,很有可能是自己上次說的話留下的漏洞被江楓抓住了。

    “你要聊什么?”季先生悄然之間又是往后退了兩步,一旦江楓要動手的話,他就馬上逃。

    江楓哪會看不出季先生的小九九,淡淡說道:“當然是聊聊天道盟之事,不然你以為我找你能聊什么。”

    “該說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為何還是不肯放過我!”季先生憤怒不已。

    “瞧你這不服不忿的態度,看樣子是不想跟我談了?”江楓似笑非笑的道。

    “不是不想談,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算是殺了我,我所知道的也就這么多了。”江楓的笑,讓季先生心頭發毛,他說道。

    “既然如此,那留著你還有什么用處,不如直接殺了好了。”江楓不以為意的道。

    “你——”季先生臉色陰晴不定,心頭又悲又憤,江楓說那就殺了他好了,說的那般輕描淡寫,仿佛在江楓的眼里,他已經是一個死人。

    可是季先生知道,江楓這話,并無任何夸大的成分,以江楓的實力來看,不說要殺他易如反掌,卻也絕對不是什么困難之事。

    季先生被江楓擠兌的進入了進退維谷的地步,遲疑了一下,他咬了咬牙,說道:“我承認,我上次和你說的話故意隱瞞了一些,但我也是迫不得已。”

    “說點有用的。”江楓懶的聽季先生廢話。

    “我——我——”季先生快要把一口牙齒咬碎,說道:“你雖說實力不錯,但天道盟之事,最好還是不要干涉太多的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你在威脅我?”江楓掀了掀眉。

    “并非如此,我是在提醒你。”季先生說道。

    “如此說來,我倒是要謝謝你了?”江楓冷冷一笑。

    季先生打了個冷顫,從江楓那一笑,他分明感受到了濃濃的殺意,想也不想,拔身而起,快速往外逃去。

    趁著說話的間隙,季先生不斷的小幅度的變換位置,這個位置,是最好的逃離的位置,面對江楓這等強者,他不敢有半點大意,一動之下,就是全力奔逃。

    江楓冷哼一聲,人影原地消失,下一秒,出現在了季先生的身后。

    “逃的了嗎?”江楓冷笑道,手臂輕震之下,嗜血劍出現在了手上,一劍出手,抹在了季先生的脖子。

    殺了季先生之后,江楓收起嗜血劍,大手一抓,將季先生抓入臥室里邊,隨之江楓從廚房里找來了一把菜刀,隨手丟在了床上,然后信手一拍,在何莉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一根銀針,自何莉體內射出,落在江楓的手上。

    銀針出體,何莉多了一點意識,但暫時并未醒來,江楓沒有多待,人影一閃之下離開了。

    ……

    江楓這一趟前來盛世華庭,自然是為殺季先生而來,季先生是燕京眾多尋金使中,唯一和他打過交道的,不說季先生本身的利用價值如何,在江楓發現他是天道盟的人的時候,就已經是注定了死路一條。

    江楓沒有一開始就殺季先生,不過是放長線釣大魚,宗老的一番調查,給江楓帶來不小的收獲,只是江楓還是不太滿意,想要更多的得知天道盟內部之事,不然的話,他必然是一過來就是當場擊殺了季先生,如何會說那么多廢話。

    季先生心存僥幸,死活不肯松口,江楓就只能送他上路了,而那何莉的出現,算是一個意外,江楓不殺何莉,倒不是他變得心慈手軟了,而是江楓暫時不想讓外人知道季先生與他有所關聯,一個何莉的存在,剛好可以混淆視線,畢竟季先生是死在何莉的床頭,而這也是江楓會從廚房里找出一把菜刀的緣故了。

    至于其他的尋金使,江楓暫時并不想去動,只要三大隱世家族那邊暗中監視著即可,目前江楓還不想與天道盟正面碰撞,這個組織神秘而龐大,并不是那么好想與的。

    且,到目前為止,除了與尋印使和尋金使之間的沖突之外,彼此并沒有徹底撕破臉皮的必要,江楓自然是不想憑空給自己招來一個強敵,那對他并無半點好處。

    夜深了,偌大的別墅莊園內,除了偶爾有一輛車子行過之外,看不到一個人,江楓快速行走于黑暗之中,避開那無處不在的監控探頭。

    “小家伙,實力不錯,殺人也就算了,居然還嫁禍于他人,嘿,這等心計,可是不淺。”行走之間,江楓忽然聽到了有聲音在耳邊響起。

    江楓的腳步驀然頓住,冷冷說道:“什么人在裝神弄鬼?”

    “我既不是神也不是鬼,裝神弄鬼什么的,我可沒那興趣,不過是無意之間發現一點趣事罷了。”那說話之人爽朗一笑,悠悠說道。

    江楓聽聲辯位,縱身而起,朝著聲音來源處掠了過去。

    “咦,小家伙,反應不錯。”那人似乎是有點吃驚,伴隨著說話的聲音,一道身影,快速掠出。

    江楓看到那道聲音,一掌按了下去,他剛才殺季先生之時,并沒有發現旁人在場,可是聽此人的話,分明是將他的一舉一動全部看在了眼里,這對江楓而言,無疑是一個很不好的信號。

    “砰!”

    那人手掌一抬,和江楓對了一掌,身影稍稍晃動了一下,而江楓則是腳下一錯,往后退出去三步。

    “三劫天修為的至強者!”江楓冷冷說道。

    “一掌就看出了我的實力,以你這般年紀來看,真是難得的很吶。”說話之人緩緩的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四十上下的年紀,面色白皙,神態慵懶,嘴角彎起一抹淺淺的弧度,似笑非笑。

    江楓打量著他,他也打量著江楓,看著看著,嘴角笑意愈濃。

    “你是什么人?”江楓盯著此人問道。

    “小家伙,不用太緊張,我可不是來找你麻煩的。”中年男子嘿嘿說道,然后中年男子接著說道,“我剛才也說了,只是無意間看到了一點趣事,覺得你這小家伙實在是有趣的很,所以忍不住想要打個招呼。”

    江楓并不相信此人的話,無他,此人出現的時機太巧了,而且,此人說是無意間看到的他殺季先生并嫁禍給何莉,可是這里都是獨門獨棟的別墅,別墅外邊有著一個院子,高墻大院,內部發生的事情,外邊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此人和季先生有所關聯,或者說也是去找季先生麻煩的,否則也不會說出不會找他麻煩這樣的話。

    “對了,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中年男人似笑非笑的問道。

    “想知道我名字?很容易,打過之后我就告訴你。”江楓一聲低喝,手臂一震之下,嗜血劍在手,一劍橫斬而下!

    ps:三更萬字,試試能保持多長時間。(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