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第566章 同歸于盡
    匕首刺在了梅竹君的心臟部位,刺入極深,鮮血汩汩冒出,梅竹君瞪大了眼睛,截然不敢置信的模樣。

    “你——”梅竹君踉蹌后退兩步,失聲說道,仿佛是難以相信,常清會將匕首刺入他的身體里。

    “怎么,你很驚訝是嗎?”常清冷笑,滿臉的譏誚之色,哪里還有一絲那種柔楚可憐的風情。

    “你剛才的那些話,都是騙我的對嗎?”梅竹君艱難的呼吸著,艱難的說道,“你說你對我有好感,說我的溫柔體貼,沒幾個女人能夠抗拒,你還說,因為我的所作所為,讓你的心碎了……這些話,全部都是騙我的嗎?”

    不知是因為心傷還是那傷口處的劇痛,讓梅竹君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不斷的倒吸著冷氣,聲音沙啞而尖銳。

    “不然呢?梅竹君,你不會是真的以為我愛上了你吧?哈哈……好笑,真是太好笑了……”常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好笑嗎?”梅竹君嘴角抽動,輕吸了一口冷氣,說道:“那——是不是你要自殺,也是假的?你知道我會救下你的,對不對?”

    “或許是假的,也或許是真的,我在賭,賭你會不會出手救我,不過,最后我賭贏了,所以你該死。”常清寒聲說道。

    常清自知要是和梅竹君正面交手的話,以她如今的身體情況,是絕對不是對手的,如此一來,她只能選擇劍走偏鋒的方式。

    而男人和女人之間,雖說女人向來都是弱勢的一方,但是女人的身上,也是有著太多可以發揮的地方,尤其,她常清還是一個姿色和身材都不錯的女人,這樣一來,自然有著很多可以利用的地方。

    當然,如果不是被逼到無路可走的話,常清也是不會用那種方式的,畢竟,那實在是違背了她的個性,與她的行事風格不符,但是,面臨絕境,為求得一線生機,常清自是不會吝嗇做出這么一點小小的犧牲。

    誠如常清所說,她在賭,賭梅竹君沒有那么喪心病狂,賭自己的姿色還是能入梅竹君的眼的,最終,她賭贏了,所以,她活了下來。

    “原來……是這樣子嗎?”梅竹君輕輕嘆息,喃喃自語,“都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我梅竹君自認自己算無遺漏,卻沒想到,會相信你那鬼話……或許我早就該明白,你這樣的女人,精明世故,就算是真的喜歡一個男人,又如何會說出那樣的話來呢……我,還是太天真了啊。”

    “天真嗎?”常清伸出舌頭,舔了舔略有些干燥的嘴唇,緩緩說道:“你可不是什么天真,不過是打著人物兩得的主意罷了,正是因為你的貪心,斷送了你的性命!”

    “貪心?”梅竹君沉默,一會之后說道,“或許你說的是對的,是啊,我太貪心了,總以為什么事情都盡在一手掌控,如若不然,也不必那么費心費力的去接觸你,更不會出現今天的局面……只是,我都要死了,你就不能說上幾句好聽的話嗎?歸根結底,我是因為救你才死在你的手上的,難道,你一點內疚都沒有?”

    “你說我精明世故,這樣的女人,向來都是將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內疚?簡直就是笑話!”常清不假顏色的說道。

    “你太絕情!”梅竹君悲憤,勉力抬手舉起手中的劍,似乎還要做最后一搏,但他現在這模樣,卻是連劍都快要握不住了,手才抬起,又是垂落了下來,虛弱不堪的說道,“常清,其實我是真的喜歡你的,不然我也不會做那么多事,更不會在剛才那樣的情況下出手救你……當然我知道,現在不管再說什么都是晚了,我注定一死,說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

    常清神色冷漠,說道:“怎么,你這是要學我一樣,打同情牌嗎?”

    梅竹君費力搖頭,苦笑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就算是我有心算計你什么,這般模樣又還能做點什么呢?內心深處唯一剩下的,就是一點點的不甘罷了。”

    “哦?”常清掀起了眉頭。

    “我為了你身上的那件東西才接觸的你,可惜啊,至死,我都無緣得見那件東西的真實面目,又如何能夠甘心呢?”梅竹君喘著粗氣說道。

    “所以呢?”常清不動聲色的問道。

    “我希望,在我臨死之前,你可以把那件東西給我看看,哪怕是看一眼,我想,我也是死的瞑目了。”梅竹君說道。

    如果不是確定那匕首正刺在梅竹君的心口,如果不是看到梅竹君的心口,鮮血不斷的往下流淌,聽著這話,常清幾乎都要以為梅竹君依舊是在算計于她。

    好在,就像是梅竹君所說的那樣,人都要死了,再多的算計,又如何能傷她一根毫發呢?

    “梅竹君啊梅竹君,你果然是啰嗦的很,看在你要死了的份上,你的這個要求,我答應你也沒什么,不過,那件東西并不在我身上。”常清冷冷的說道。

    “什么?”梅竹君身體微微一震,說道:“那是在誰的身上?是在周雨惜的身上嗎?”

    “你都要死了,何必管這么多。”常清沒好氣的說道。

    當這話說出口之后,不知道為什么,常清忽然感覺有點不太對勁,那種感覺是忽然冒出來了,甫一冒出來,常清就是腳下一動,往后方退去。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常清身影才動,就是見一柄長劍,挾裹著森冷的鋒芒,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刺進了她的胸口。

    常清吃痛,腳下一個踉蹌,倉皇往后退了幾步,那胸口,赫然是留下了一個劍傷,鮮血汩汩冒出。

    “梅竹君,你該死!”常清大怒,完全沒想到,梅竹君在必死的情況下,居然還傷了她。

    梅竹君哈哈大笑起來,“常清啊常清,被人算計的滋味不好受吧……你想殺我梅竹君,是那么好殺的嗎?我梅竹君就算是死,也必然要拖著你一起下地獄。”

    梅竹君身上也不知道是哪里爆發出來的力氣,話音落下,舉劍再一次朝常清殺去,常清驚惶欲死,她知道自己太過得意忘形了,根本不該和梅竹君說這么多的話了,不然的話,也不可能給梅竹君可趁之機。

    因為分明,在說那些話的時候,梅竹君是在趁勢蓄力,要做那最后一搏,而其目的,就是和她同歸于盡。若是她多留一份心眼的話,又怎么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常清欲要后退避開梅竹君刺來的一劍,但根本就無法避開,一來這是梅竹君傾盡全力的一劍,沒有留任何的后手,完全是同歸于盡的打法,二來則是她身上本就有傷,奔逃之時,傷勢早已惡化,又是中了梅竹君一劍,傷上加傷,身體綿軟不堪,根本就沒有避讓的力氣。

    “難道,要被梅竹君得逞了嗎?”常清臉色變幻,心中不知是何等滋味,而后,她閉上了眼睛,任由著梅竹君那一劍刺來。

    一秒鐘……

    兩秒鐘……

    十秒鐘……

    常清等了好一會,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但是,令她感到無比奇怪的是,梅竹君那一劍,卻是并未刺來。

    睜開眼睛,常清就是看到梅竹君保持著一個一劍刺出的姿勢,那一劍,只要再向前幾公分,就是要刺中她的喉嚨。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梅竹君只刺到這種程度,就是無法往前了,剛好險之又險的,讓她逃過了這一劫。

    “哈哈,報應,報應啊……”常清大笑起來,腳下一軟,癱坐在了地上,雖說未死,卻還是滿身的冷汗,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噗!”

    有悶響聲在常清耳邊響起,聞聲,常清抬起頭來,悚然看到,那梅竹君的后腦勺,猛然爆裂,鮮血狂噴而出,繼而,“砰”的一聲,梅竹君應聲倒地。

    “原來不是梅竹君沒有殺我的能力,而是有人在暗中出手,救了我一命,讓我逃過了這一劫。”常清暗暗想著。

    “師姐,你沒事吧?”有聲音遠遠傳來。

    “是雨惜?”常清瞪大了眼睛,循聲看去,不過,她并沒有看到周雨惜,而是看到了一個男人。

    在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常清很快就認出來他是江楓,在地下黑市之時,江楓的表現,可謂是給她的印象頗為深刻。

    “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我要給師姐療傷。”周雨惜的聲音又是傳來。

    這時常清才發覺江楓的背上背著一個人,不是周雨惜還能是誰,這般情況,弄得常清有點迷糊,周雨惜什么時候和江楓認識的,而且江楓居然還將周雨惜背在背上,顯然有著不菲的交情,不然一男一女之間,是不可能這樣子的。

    周雨惜從江楓身上下來,江楓攙扶著她走到常清身前,周雨惜趕忙蹲下身體為要為常清診脈。

    常清捉過周雨惜的手,搖了搖頭:“沒用的,我已經活不了了。”

    “不會的師姐,我一定會救你的。”周雨惜急聲說道。

    常清看著周雨惜,臉上慢慢流露出憐惜和寵溺的笑,她一點都不著急,那臉上,反而是有著一種什么都看淡了的平靜,拍了拍周雨惜的手,常清問道:“雨惜,師姐那樣子對你,你恨師姐嗎?”

    “師姐……我……我……”周雨惜話還沒說明白,眼淚就是簌簌沿著眼角落了下來,用力搖頭:“不恨的,我怎么可以恨師姐呢,我知道師姐你一直都是為了我好,不恨……不恨的……”(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