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天才紈绔 > 第266章 全面戰爭
    江楓強勢的沖垮了慶元先生四人的戰斗圈,在外人看來,或許看不太明白,慶元先生卻是無比明了江楓的用意。

    要知道,戒色和尚三人,本就是慶元先生用秦家許諾的那份利益,強行捆綁在一起的,他們并不能真正做到和慶元先生上下齊心。

    而江楓,恰到好處的利用這個不算破綻的破綻,逐一瓦解了他們之間的聯盟,盡管慶元先生知道,如果不顧戒色和尚三人的感受的話,還是可以將他們三人捆綁到一起,但是慶元先生并不打算那么去做了。

    戒色和尚三人,心氣泄了,就算是有著再強的實力,面對江楓,都是變得不堪一擊,強行為之,非但不能助他一臂之力,反而可能會拖他的后腿。

    想著此點,慶元先生深深的吸了口冷氣,這個江楓實在是太妖孽了,人在戰局之中,都是算計的如此清楚,如果再匹配以江楓的強悍實力的話,江楓就是太可怕了。

    是的,就是可怕,算計自身不說,連戰局都算計的一清二楚,這樣的對手,非常可怕。

    這樣的一個人,不得罪則以,一旦得罪的話,絕對要狠狠的滅殺,不然,將會樹立起一個非常恐怖的敵人。

    悄然之間,慶元先生對江楓的殺意,更深了幾分。

    是以,慶元先生只得請求外援了,來人是誰,是何等身份不要緊,重要的是,能夠助他一臂之力即可。

    而在遠處,一道冷哼聲在這時響起,“這個江楓,可真是夠狡猾的。”

    伴隨著冷哼的聲音,年輕男子說道,他的語氣之中,有著一絲不屑,又有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但很顯然,他對江楓的意圖,看的一清二楚。

    站在年輕男子身后的,是一個奇怪的老女人,說她奇怪,是因她身為女人,渾身上下卻無半點女人的氣息,給人一種極為陰鷲的感覺。

    “是的,非常的狡猾。不過更為可怕的是他的潛力,在這種情況下,都能得以突破,這個人,很危險。”老女人點點頭說道,那望向江楓的目光,充滿了陰森怨毒的味道。

    年輕男子笑笑,不以為意的說道:“不可否認,他的確很有點手段,不過過了今晚,江楓這個名字,將徹底從燕京抹去了,不管他有什么手段,都不用太過在意。”

    老女人微有些意外,說道:“剛才那四人都沒能奈何江楓,此時三人被江楓逼退,一個徐承德,能將江楓留下?”

    “徐承德?”年輕男子輕聲叫喚了一聲這三個字,笑的意味深長,轉而說道:“金姐,難道你沒發現,今晚這個地方,特別熱鬧,可又特別的安靜嗎?”

    年輕男子的笑讓老女子微有些毛骨悚然,而年輕男子的話,更是讓老女人臉色微變,詫異的說道:“少爺,你的意思是——”

    話還沒說完,就被年輕男子打斷,年輕男子搖了搖頭,說道:“不用多說,看戲就好。”

    老女人強忍住好奇,但還是側頭,往幾個方向看了幾眼,不知是看到了些什么,那張老臉,變得嚴峻起來。

    徐承德的突然出現,并不足以讓江楓正視,因為江楓發現,除了徐承德之外,出租屋的外圍,多了好幾方的勢力。

    秦家的人參雜其中毋庸置疑,這徐承德也肯定不是一個人來的,背后肯定有人,至于其他的幾方勢力,則是讓江楓稍稍有點困惑。

    來的會是什么人?

    江楓眉頭微微一皺,很快不去多想,既然人來了,遲早是要露面現身的,此時想的再多,都是沒有任何的意義。

    隨著慶元先生一聲大叫,徐承德迫不及待的現身,本以為應該足以給江楓一個大大的“驚喜”,不曾想過江楓連看都不曾看他一眼,那臉色一黑,叫道:“江楓,我和你說話你沒聽到嗎?”

    慶元先生嘴角一抽,他還指望來一個強勢的助手,沒想到來了一個草包,那些躲藏在暗處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為什么還不出面?

    江楓照舊不曾理會徐承德,對慶元先生說道:“出手吧。”

    眼下的情況可以說是四面楚歌,江楓沒有心思和慶元先生耗下去了,慶元先生從江楓的話語中聽出了江楓的決心,點了點頭。

    卻聽徐承德一聲大叫:“江楓,我看你是找死。”

    不等慶元先生動手,徐承德率先動手了,徐承德這時可謂是氣急敗壞,一出手便是毫不留情,一拳打向江楓。

    “滾開。”江楓不耐煩的低喝了一句,抬腳,踹向徐承德,“砰”的一聲,將徐承德踹的飛了出去。

    徐承德目瞪口呆,渾然不敢置信,江楓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他居然連江楓一招都接不住?

    慶元先生動手,他面色凝重,不敢再有半點輕視之心,和江楓戰到了一起,勁風四射,聲勢驚人。

    徐承德呆呆的站在一旁,臉色一片鐵青,曾經在花田跑馬場之時,他被江楓羞辱,發誓報仇,如今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報仇?

    甚至江楓和慶元先生的戰局,徐承德都插不上手,徐承德心中悲催到了極點,也憤懣到了極點,一咬牙,不管江楓和慶元先生戰的何等激烈,插入了戰局之中。

    “砰!”

    僅僅是幾秒鐘之后,徐承德從戰斗圈中飛了出來,鼻青臉腫,徐承德怒聲大叫:“宗少,還不給我動手?”

    與此同時,江楓和慶元先生遽然分開,慶元先生頭發凌亂,稍顯狼狽,江楓則是后退了一步,徐承德的參與,并不能改變戰局。

    遠處,年輕男子瞳孔猛的收縮,他雖然早就知道徐承德是個虛有其表的草包,卻是沒想到徐承德會草包到此等程度。

    老女人哼了一聲,說道:“少爺,我去殺了江楓。”

    年輕男子略一沉吟,說道:“去吧。”

    老女人人影一閃,沖了出去,出現在后院之中,冷冷的盯著江楓。

    江楓認識這個老女人,在綠島別墅之時,這個老女人和余西橋打的兩敗俱傷,最終被他撿到一個大便宜,得到了不死印。

    如今老女人出現,再聽徐承德叫出宗少這兩個字,江楓終于明白,燕京隱世家族的人出現了。

    宗家,燕京三大隱世家族之一,曾經參與算計余西橋,而不死印卻最終被他所得,宗家的人會出現,江楓一點都不意外。

    “江楓,我要殺你,你有沒有意見?”老女人冷冷的說道。

    江楓笑道:“你還不夠資格,讓你的主子露面吧。”

    “想見我家少爺,等你死了再說。”老女人喋喋說道。

    江楓隨口一說,就從老女人嘴里套出了部分信息,很快,老女人一聲大叫:“該死的,你套我的話。”

    人影一閃之下,老女人沖向江楓,一副要和江楓拼命的架勢,老女人玄級后期修為,放在幾個小時之前,或許要費江楓一些精力,但此時江楓無意與之糾纏,任由老女人攻勢如何陰毒,隨手一拳,將老女人打的飛了出去。

    老女人被江楓打的嘔出一口血來,大叫道:“徐承德,愣著做什么,你不是要殺江楓的嗎,和我一起動手。”

    徐承德是要殺江楓,但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殺不了江楓,至少現在絕對殺不了,或許一會江楓受了重傷,還有可能。

    徐承德沒有回應老女人,他驕橫跋扈是不錯,但那是因為他有好的出身,有所依仗,那樣的依仗,就算是老女人的主子都必須給他幾分面子。

    那份依仗,絕大部分情況下可以保住他的性命,但絕對不是萬能的,徐承德不傻,自是不會在這個時候,妄想殺掉江楓。

    “徐承德!”老女人吼了出來。

    “閉嘴,不然我殺了你。”江楓一眼向老女人瞪去,甫一接觸到江楓的目光,老女人就是心中一顫,一種冰冷到了極致的陰影死死的包裹著她全身,老女人產生了一種深深的恐懼之感,如果她再說話的話,江楓一定會殺了她的。

    喝止了老女人,江楓轉而看向慶元先生,說道:“慶元先生,接下來的事情你確定還要參與嗎?”

    慶元先生愕然,繼而苦笑,說道:“我已經沒有選擇。”

    “我很好奇,秦家到底許諾給你什么,會讓你如此。”江楓疑惑問道。

    “抱歉,我不能告訴你。”慶元先生搖了搖頭。

    江楓就是不再問,目光自慶元先生身上移開,冷喝道:“怎么,還不現身嗎?難道是想要我請你們不成?”

    “刷!”

    “刷!”

    “刷!”

    三道人影,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幾乎是同一時間出現在了后院之中,這三人,兩男一女,都是非常的年輕。

    “不自我介紹一下嗎?”江楓淡淡問道。

    “宗正。”

    “溫楠”

    “江楓,我就不用介紹了吧。”最后一道聲音響起,說話的聲音略有些苦澀的味道,卻是董寶玉。

    “宗家,溫家,董家,三大隱世家族全部齊了,我江楓的面子,還真是夠大的。”江楓不乏譏諷之意的說道。

    宗正哈哈一笑,說道:“你果然知道隱世家族的存在,既然如此,從我手里拿走的東西,是不是該還給我了?”( 天才紈绔 http://www.txseom.tw/1_162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