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道君 > 正文卷 第一二七五章 你若是后敢去,以后就別回來了!

正文卷 第一二七五章 你若是后敢去,以后就別回來了!

    砰砰砰!牛有道用力拍了拍桌子,“我讓你滾回來,你沒聽見?”

    背對的袁罡轉身了,又走了回來,面無表情的站那。

    牛有道:“你去找馮官兒,怎么又扯出了羅照,你要處理羅照什么事?”

    袁罡沉默了一陣,方道:“這事我自己處理,你不用管。”

    “誰給你膽子這樣跟我說話的?”牛有道怒了,“我問你話,回答!”

    袁罡又默了默,方說道:“秦國攻打西屏關,田正央和馬長安接連失利被斬,馮官兒擔心羅照步后塵,只要我能幫羅照渡過此關,馮官兒就會跟我走。”

    牛有道一聽,氣樂了,“你有病吧?人家關心自己老公,你插一手算怎么回事?”

    袁罡:“他們已經分了,她只是對不起羅照,想幫羅照渡過這一關。她犯下的錯,是我造成的,羅照和她分開流落到秦國,我也有責任。”

    說到這個,管芳儀就有些尷尬了,是她下的藥。

    牛有道指著袁罡怒斥:“我一看到你冒出這狗德性就生氣!什么責任?鬼的責任!什么羅照、蘇照、馮官兒的,你跟我扯什么鬼東西?猴子,我告訴你,那個馮官兒只是和蘇照長的像而已,不是蘇照,你給我醒醒!”

    袁罡:“道爺,和這個無關。”

    牛有道:“無關還扯什么西屏關?你去西屏關又能干什么?那么多高手都無法攻破,你還能攻破不成?你千萬別告訴我說想用炸藥,人家砸出的天劍符不比炸藥差,那是以整條橫亙的魏巍山脈為關卡,原子彈都轟不破,你跑去扯什么蛋?又想熱血沖頭靠一把刀沖上去廝殺不成?你聽好了,我不允許你這樣干!”

    原子彈?管芳儀愕然,什么鬼東西?說的什么?她也不知是不是自己聽錯了詞。

    袁罡:“我知道,所以我沒打算經西屏關,秦軍也許可以試試從無邊沙漠通行。”

    牛有道:“鬼的無邊沙漠,那里沙蝎橫行…”說到這愣住了,想起來了,袁罡能駕馭沙蝎。“就算你能驅使沙蝎,如此廣袤的沙漠,輜重補給難行,大軍根本沒辦法走過去,還沒走出沙漠就垮掉了。”

    袁罡:“也許可以試試沙蝎載人、載物,沙蝎在沙漠中的馳行速度很快。”

    “……”牛有道無語了。

    管芳儀則聽懵了,還能這樣?

    好一會兒后,牛有道問道:“你確認可以這樣?”

    袁罡:“不能確認,但我可以去試試,體型較大的沙蝎載人、載物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牛有道徐徐道:“猴子,你想過你這樣做的后果沒有?不成功則罷,一旦成功,你知不知道對晉國來說,這意味著什么?將意味著你成了西屏關之外的第二條通道,就算你引入秦軍幫齊國贏了,齊國也不會感謝你,反而會將你視作巨大威脅,齊國也容不下你,屆時會有許多人要不惜代價干掉你。”

    “一旦秦軍橫渡無邊沙漠成功,那將會引起多大的轟動?連九圣也要注意到你。”

    “我現在是個什么情況,你不會不知道,一旦你被各方盯住了,甚至是被九圣盯住了,我根本不敢動用任何力量在明面上幫你。屆時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牽涉到太多人的生死,這里的,外面的,整個南州的,還有許許多多的人都要死,你讓我怎么去幫你?猴子,有些事情是不能去做的,我不可能為了你,害死紅娘他們,害死其他人,明白嗎?”

    袁罡:“道爺,正因為我明白,所以我才讓你不要管,這事我自己來面對。”

    牛有道一把抓起桌上茶盞,嘩啦!一盞茶水直接潑了袁罡一臉。

    袁罡未做任何躲避,臉上茶水滴答,還沾著茶葉。

    管芳儀側身躲了躲飛濺的茶水,暗暗心驚,還是頭回見到牛有道這個樣子。

    啪!茶盞拍回了桌上,牛有道指著袁罡鼻子,“不許去,聽見沒有?”

    袁罡抬手抹了把臉上的茶水,“道爺剛才說羅照、蘇照,我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有注定,當年蘇照死在無邊沙漠中,卻讓我知道了自己有能力駕馭沙蝎,不知道是不是為了今天。”

    “道爺,我跟了你這么多年,有件事我一直學不會,我不會做人。”

    “道爺,這么多年,我也跟著你做了不少的原本我認為是的壞事,但是跟了你,選擇了這一條路,我從不后悔,只求問心無愧!”

    “道爺,你是了解我的,我既然答應了馮官兒,就會去盡力!”

    “道爺,死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可怕,但求問心無愧,若非如此,我當年不會跟著你踏入黑道!”說罷轉身而去。

    牛有道沉聲道:“我再重申一遍,一旦出現了那種情況,我不可能幫你!”

    “猴子,兩世兄弟若是不如一個女人,你若是敢去,以后就別回來了!”

    袁罡只是腳步略頓,最后依然步履沉穩地離開了。

    牛有道臉頰緊繃,一臉陰霾,呼吸急促,突然抓起茶盞用力一砸。

    啪嗒!茶盞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管芳儀手上的團扇不再搖了,靜悄悄的站邊上,大氣不敢喘。

    良久后,牛有道緩緩坐下了,似乎渾身都充斥著無力感,手揉著太陽穴,慢吞吞道:“紅娘,傳訊給賈無群,讓他想辦法去摸摸那個馮官兒的情況,看看因什么而被軟禁。提醒賈無群謹慎點,不要露出什么端倪,他應該會處理好的。”

    管芳儀乖巧的“哦”了聲,轉身而去,然沒走兩步,又轉身回來了,小心著試著問道:“猴子那邊該怎么辦?”

    “你問我,我問誰去?”牛有道突一聲怒吼,“滾!”

    管芳儀腦袋一縮,趕緊夾著尾巴溜了……

    收拾過后的袁罡終究是走了,只帶走了一個段虎。

    也留話了,飛禽坐騎一用,到了秦國,會讓段虎帶飛禽坐騎回來。

    兩天后,他出現在了秦國皇宮正門外,背著三吼刀,被一群士兵攔著。

    深宮內,盯著地圖的玉蒼回頭,“茅廬山莊的袁罡?他跑來干什么?”

    通稟著道:“小人不知,他只說要見國師您。”

    玉蒼偏頭示意獨孤靜,“你去看看,若真是他,帶過來吧。”

    “是!”獨孤靜領命而去。

    稍候,回來了,也帶來了袁罡,把人帶進了殿內,獨孤靜道:“師尊,袁罡先生來了。”

    地圖前的玉蒼回頭一看,呵呵笑道:“袁兄弟,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來,坐坐坐。”伸手邀請。

    如此客氣,和牛有道無關,牛有道已經過去了。首先是認識,其次是因為袁罡如今是商朝宗的人,他不知袁罡此來是不是帶了商朝宗的什么意思來。

    “不用了。”非必要的情況下,袁罡向來不喜歡拐彎抹角,“我來,是幫羅照的。”

    玉蒼愕然,“此話怎講?”

    袁罡:“幫羅照破關。”

    玉蒼驚疑不定,“如何破關?”復又拱手鞠躬道:“愿聽高見!”

    袁罡目光落在了地圖上,走了過去,伸手指向秦國的西北方,“無邊沙漠,我能駕馭沙蝎,可嘗試讓沙蝎運送人員和物資抵達齊國境內。”

    “……”玉蒼凝噎無語,殿內一片寂靜。

    “嗨!”玉蒼突痛心疾首般的連連跺足捶胸,一副萬分懊惱的樣子,“是了是了,聽說過,聽說過袁兄弟能駕馭沙蝎,我怎會忘了這一遭?”繼而快步上前,熱情的跟什么似的,雙手拉了袁罡的胳膊,“是玉蒼有眼無珠,怎忘了臥虎藏龍的茅廬山莊有高人,白白苦惱這許久,竟不知主動去請,反倒讓袁兄弟跑一趟,實在無禮,實在是無禮啊,袁兄弟不要見怪,是玉蒼有眼無珠啊!”

    袁罡不喜歡他如此熱情的客套,手一揮,直接撇開了他。

    玉蒼一點都不見怪,依然滿臉放光陪笑,那樣子都快把袁罡當祖宗了,不過還是試著問道:“袁兄弟確定驅使沙蝎能運人載物?”

    袁罡:“我說了,只是試試!”

    “好!”玉蒼擊掌道:“說的好,試試,一定要試試。”回頭又對獨孤靜喝道:“速去命人準備酒宴,老夫為袁兄弟接風洗塵!”

    他很高興,太高興了,秦國立國是牛有道幫了大忙,沒想到秦國遇上了麻煩又有牛有道的兄弟跑來幫忙。

    “是!”獨孤靜應下,也很高興。

    誰知袁罡卻出聲制止了,“不用了,我不喜歡這些客套,直接談正事吧。”

    “呃…”獨孤靜看向師傅。

    玉蒼略有尷尬,不過這個時候一切都是袁罡說的算,人家說什么就是什么好了,忙道:“也是,茅廬山莊的酒菜乃天下一絕,這秦宮中的御廚也不如,袁兄弟看不上也正常。好,就依袁兄弟的,先談正事,袁兄弟說,老夫洗耳恭聽。”

    袁罡面無表情道:“原白云間老板蘇照的伯父,勞煩請來一見!”

    玉蒼眉頭一皺,意識到了什么,遲疑道:“袁兄弟,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好在你也沒什么事,看在我和你家道爺乃舊友的情分上,不如就此放下。”

    袁罡:“玉蒼先生,勞煩把人請來一見!”他說話就是這么硬,無所畏懼!

    “這…”玉蒼猶豫,然最終還是對獨孤靜揮手示意了一下,“去請白長老來。”

    PS:感謝新盟主“春秋帝君”捧場支持。( 道君 http://www.txseom.tw/1_1339/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