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1979 > 正文 193其、勉為其難
    他老娘鍛煉他的想法他是認同的,他老子在筆記上就說了:生下來做皇帝的,那是封建社會。

    他現在接觸的還只是倉儲部門最簡單的出庫組,像市場部、配送部、信息中心、財務這些部門,他將來都是少不了要歷練一番的,什么都不懂就去接班,那是要鬧笑話的。

    有從基層做起才可以了這個行業的每個細節,為日后的事業奠定基礎。

    下大事、必作于細。

    其實,偶爾他感覺老娘還算寵溺他的,做的還不算過分。

    像他一個朋友的老子,是做膠合劑的,企業規模雖然不能和他老娘比,可也卻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的行業龍頭。

    朋友的老子雖然送朋友出國了,但是朋友生活費完全就沒著落了,居然讓他自食其力,自己掙學費。

    然后何舟就接到了朋友借錢的電話,并且在電話里說他老子是如何如何腦殘,他剛到美國,連語言關都沒過呢,怎么可能找得到工作?

    何舟一邊大笑,一邊拒絕,表示愛莫能助,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總之,男孩子比女孩子要難混許多,像潘應,雖然潘廣才對長子失望,可也沒把希望寄托在幼女身上,錢隨便她花,只要不是道德喪盡,殺人放火,隨便她怎么樣都行。

    普通人的教育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把自己不能完成的愿望寄托在子女身上,孩子一出生背負著莫名的責任和壓力。

    如果你不努力,不認真,不能成功,就是辜負父母的期望,對不起父母的含辛茹苦,是不孝順。

    何舟本沒有普通家庭孩子的壓力,只是他家庭比較特殊,單親家庭,獨生子女,母親是個獨立自主的女強人,可是在他看來,母親活的未免太枯燥了。

    按他的想法,母親應該去追求屬于自己的幸福的,畢竟他老子墳頭草都有三尺高了!

    看到母親孤單單的一個人,他很是心酸,自然不愿意多做叛逆的事情。

    其實,心下還是佩服他老子的,一個死人居然還能在一個活人心里占據這么長時間的位置,不可謂了不得。

    胡思亂想一通,去浴室隨意沖洗了一下,從浴室出來,發現老娘屋里的門敞開著,正坐在椅子上看文件。

    老娘只上過兩年學,在學校沒認全幾個字,上過掃盲班,可是效果有限,他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老娘還在后面跟著他學認了不少字。

    及至到后來,才勉強識完常用字,在他小學一年級的時候,老娘終于讀完了她人生的第一本課外書《安徒生童話》,高興之余,呼朋喚友,慶祝了一番。

    但是,老娘的字至今還是拿不出手,早先年簽名都是用私章,現在寫習慣了,才改用中性筆簽字。

    他道,“媽,你還不睡啊。”

    招娣回過頭,一只手搭在椅靠上,笑著道,“我看點資料就睡了,你要是困就先睡吧。劉善出國,你想不想出去?”

    何舟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她對面,笑著道,“我出去你能舍得?”

    招娣道,“男子漢呢,說話沒一點綱,想出去就出去,問我意見做什么?我有手有腳,不缺吃不缺喝不缺穿,還有你鮑嬸子幫襯,好的不能再好,又不指望你養老,有什么不舍得你的。

    你不在身邊更好,少惹我生氣,我還能更輕松。”

    何舟道,“老太太,我給你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別說這么傷人的話,我可是你親兒子。”

    招娣笑道,“早跟你說過了,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該自己拿主意就自己拿主意,不要什么都來問我。”

    何舟重重的咳了一聲道,“是你問我的,問我出國不出國。”

    招娣道,“那你自己拿主意,讀書是一方面,出去長經驗見識也是一方面,我是感受很深的,剛做物流的時候,就聽見人家說,美國的物流多先進,01年我去的時候,讓你常子欣阿姨做翻譯,美國的各大物流公司參觀了一圈,發現真是這樣,從物流設備到信息處理,比我們先進,效率上比我們高的多。

    我去年再去的時候,是信心滿滿的,因為我們的進步很大,每年的增長速度是一倍兩倍這樣子的,但是真到了地方,又心涼半截,發現我們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還拉大了。

    比如美國的一家大公司,01年是100架飛機,現在已經600多架,而我們呢,還在租用航空公司的20多架老破小機型,人家有能力投送全球200多個國家。

    一定要出去多看看,只看自己這一畝三分地,就沒進步。

    你媽我啊,沒什么文化,眼前也就只能做到這個地步了,要是再年輕二十歲,我一定敢去買飛機,買集裝箱船,可是現在,你別笑話你媽,膽子小了,不是拼不動,是不敢拼了。”

    何舟笑著道,“喲,老太太,你也有膽子小的時候?”

    招娣沒好氣的拍了他一下,笑道,“我以前傻大膽,那是因為我一無所有,再怎么折騰,大不了也是繼續挨窮,現在呢,求一點安穩好。

    前些日子去開行業大會,你潘松叔叔還說呢,怎么這么多年輕人呢?

    很多都是一些名牌大學,留學畢業回來的,在以前,物流送貨都是體力活,那些高材生才看不上呢,現在有些本事的年輕人全盯著這個了。

    而且很多公司都是只發展五六年就冒出頭的,在上面演講,又是智能化,又是無人化,說的全是我和你潘叔叔聽不懂的東西。

    那會我就想,我們是真的跟不上時代了,要是不服老,瞎搗鼓,不用幾年就要被這幫子年輕人給淘汰的。”

    何舟道,“謙虛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招娣道,“做生意這么多年,我可是見多了破產倒閉的,有一家快遞公司,07年的時候,營業額已經做到了12億,可是今年,就因為4000萬的債務,就一蹶不振。像咱們家,員工數有近12萬,你知道每個月發多少工資嗎?

    知道車輛、倉儲運營成本是多少嗎?

    只要走錯一步,業務萎靡上幾個月,咱娘倆就得喝西北風。”

    何舟道,“看來我這以后得提心吊膽過日子了?”

    招娣道,“你啊,用心學習,早點扛起擔子,你老娘我啊,以后也能多睡幾個安穩覺。”

    何舟笑嘻嘻的拱手道,“誰讓你是我親媽呢,我只能是明知道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勉為其難的替你老分憂。”

    招娣道,“別得了便宜賣乖。”

    何舟道,“等畢業以后出國溜達溜達是可以的,至于讀書就算了吧,劉善那家伙有腦子,哪里都能讀的下去書,我可不行,趕緊畢業了,就算解脫,不能再去學校找罪受。”

    招娣瞪了他一眼道,“看來我對你是不能有一點指望了。”

    何舟道,“說好的讓我自己拿主意呢?”

    招娣朝他擺擺手,“你啊,趕緊一邊去吧,跟你嘮不出好。”

    何舟笑嘻嘻的道,“那晚安。”

    “站住。”招娣再次喊出踏出門口的何舟。

    何舟回過頭問,“還有何吩咐?”

    招娣道,“門給我關上。”

    何舟聳聳肩,帶上了房門,回到自己臥室,還沒完一會游戲,就困得不行,挨床就睡著了。

    鬧鐘滴滴鈴鈴的響個不停。

    迷迷糊糊地想,怎么這么快就天亮了,想著再睡會,伸手去摸鬧鐘,啪嗒一聲,鬧鐘掉在了地上,繼續響個不停。

    吵得實在睡不著,只得起身,把鬧鐘撿起來,閉著眼睛摸了幾次,沒找到開關,直接拆了電池,扔到了桌子上。

    “下次要買個質量差點的鬧鐘。”

    睜開眼,起身去刷牙洗臉,然后去了客廳。

    招娣正一面吃早飯,一面看報紙,何舟進來,她眼皮沒抬,淡淡的道,“下午去把工作交接清楚。”

    何舟大大咧咧的坐下,接過鮑素華給盛好的稀飯,道了聲謝謝,捏著一根油條,一邊吃一邊道,“知道了。”

    招娣道,“然后下午回家,明天帶你姥姥去縣里醫院做個檢查,昨個說心口疼,給拍個片子,看醫生怎么說,不行的話再帶到省城來。”

    何舟滿心不情愿的道,“老舅不是在家嘛,讓他去不就行了嘛。”

    姥姥是個偏心眼,寵溺舅舅,對他自然是苛刻的很,他壓根喜歡不起來。

    招娣道,“你老舅要是能辦,我還跟你說什么,你一個大男人,別一天到晚整的跟怨婦似的,怎么樣是你姥姥,帶她去下醫院委屈你了?”

    何舟道,“我就這么一說,瞧,你還急上了,去就是了,我又沒說不去。老舅,不在老家了?”

    招娣嘆口氣道,“說跟朋友開羊毛衫廠,跑蘇南去了,這是我給他的最后一次機會,要是再扶不上墻,就隨便他吧。”

    何舟聽老娘口氣,肯定又是老娘拿的錢。

    他不自覺的想到,辛虧他老子走得早,要不然肯定被老娘這個扶魔弟給氣死,關鍵還有倆弟弟,一個親兄弟,一個堂弟,沒一個是爭氣的。

    用他姥爺的話說,何家是風水不好,陰盛陽衰,從她老娘到他的姨媽們,個個是掐尖要強的。

    吃好飯,拿起桌子上的車鑰匙,開車往貨運站上班。

    貨運站位于郊區,位置很偏,周圍皆是農田、農民房,他把車子停在附近的一處空曠的地方,下車徒步走到上班的地方。

    貨運站門口停著一排排的廂式貨車、平板車,里面堆著的是一層又一層的貨。

    在員工休息室脫下襯衫,換上了干活的工裝。

    辦公室的門是開著的,一個矮胖的中年人正坐在里面吃早餐,何舟在門口敲了敲門。

    中年人道,“哦,何舟,進來。”

    何舟道,“方總,跟你說個事。”

    方總道,“你說。”

    何舟道,“我是來辭職的,今天做完,明天就不來了。”

    “明天不來了?”方總眉頭一擰,頓了頓道,“何舟,簽勞動合同的時候,上面白紙黑字,你看過的吧?”

    何舟道,“抱歉,我也是臨時決定的。”

    他處在實習期,如果提前離職,需要提前三個工作日通知。

    方總笑道,“想清楚了?這是要扣工資的。”

    何舟道,“方總,雖然我沒按照合同提前通知,可是這也沒給公司照成實際損失吧?”

    方總依然是樂呵呵的道,“現在是忙季,你一走,一時半會我去哪里找人接替你,貨品不能及時出庫,影響配送,客戶投訴的話,是要賠錢的,你說是不是這個理?這個錢不多,按理,我個人也能給你掩蓋過去,可規矩就是規矩,要是每個人都這樣,我這工作也沒法做了,你啊,還是得理解理解。”

    何舟道,“那扣多少?”

    方總道,“一般是不超過當月工資的百分之二十。”

    何舟胸口憋著一口氣,硬聲道,“謝謝方總了。”

    說著出了辦公室,心里很是生氣,他在省城的好幾家貨運站上過班,其它家完全沒有這個規矩!

    去找他老娘?

    說什么呢?

    人家是為了公司利益,錢落不到自己口袋,完全的合規合法,只是不合情合理罷了!

    這種事情,只能從系統層面解決,單整頓一家兩家,完全沒有用處。

    悶頭干活,吃中午飯的時候,財務的小姑娘招呼他進辦公室,一算下來,少了530塊錢,他也就認了,沒再提出異議。

    左右是自己家的公司,有苦說不出。

    不等六點鐘收工,五點多鐘的時候,就把自己的杯子、餐盒、衣服收拾了一下,出了貨運站。

    沒有回家,而是徑直開車上高速,往老家的方向去。

    到李莊已經是晚上八點多。

    何老西已經吃好晚飯,正坐在門口納涼,問道,“晚飯吃了沒有?”

    何舟道,“有剩飯吃點就行。”

    趙春芳埋怨道,“也不曉得提前打個電話,剩飯都進潲水桶了,還得重新做。”

    何維保的老婆早就聽見了這邊的動靜,朝著何舟招手道,“小舟,才回來啊,來,來姥這,晚上蒸的大饃。”

    何舟沒客氣,把手里的東西放下,就去了二姥姥家里。

    屋里燈泡是15瓦的,不甚明亮,昏暗的很。

    何舟道,“明個我給你換個大燈泡,這太黑了。”

    老太太道,“俺是腿腳不好,不是眼神不好,要那么亮,浪費電啊。”

    把大鐵鍋刷好,添上水,放上了竹箅子和饅頭,蓋上鍋蓋。

    何舟在灶洞口生火,笑著道,“電費用不了幾個錢。”

    老太太好似沒聽見似的,自顧嘀咕道,“何耀上次是夜里回來的呢,你姥又是炒肉,又是燉雞。”

    何舟自知自己在姥姥心里的地位不如老舅,二姥這么說,他也不稀奇,就笑道,“我又不差吃的。”

    老太太把灶臺里面的小鐵鍋也刷干凈了,往里面倒進了菜籽油,何舟把另外一個灶洞也引著了。

    老太太不一會兒就炒了兩個菜,一個炒白菜,一個辣椒炒咸肉。

    大鍋里的水早就開了,何舟掀開鍋蓋,用筷子夾了兩饅頭進碗里。

    老太太道,“坐桌子上吃,別站著。”

    何舟一手拿饅頭,一手拿筷子夾菜吃,笑道,“沒事,三兩下吃完了,好吃的很。”

    老太太道,“冬天的臘肉,牙不好,吃不完,你多吃。”( 我的1979 http://www.txseom.tw/1_1324/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