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道門生 > 第二卷 血族大地 第13搜86章 搜刮寶物
    這時在這片領地之外,也就是翠谷的入口處。

    岳老三正隱匿著身形,盤坐在一顆大樹的茂密枝椏中。

    “嗯?”

    就在這時,雙目緊閉的他陡然睜開了眼睛。

    剛才他隱隱聽到了一道咆哮從前方山谷內傳來。不過或許是有著陣法隔絕的原因,所以他聽得并不真切。

    僅此一瞬,他就心中一緊,暗道會不會是東方墨出了問題。

    想到此處岳老三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看向翠谷的方向,小眼睛當中精光閃爍起來。

    正在他心中念頭急轉之際,忽然間他有所感應一般,伸手從袖口中一抓,而后取出了一張不斷震顫的淡黃色符箓。

    看到此物的剎那,岳老三想也不想一把將黃色符箓給捏爆。

    “嘭!”

    隨著符箓爆開,此物化作了一道道靈光,而后在半空凝聚成了一個小小的人族文字——走!

    見狀岳老三微微抽了一口冷氣,接著就是“嗖”的一聲,他臃腫的身形向著遠處天際一閃激射了出去。不多時就消失在了天際的盡頭,速度之快,讓人匪夷所思。

    ……

    以迅猛的姿態將魘魔族修士給轟殺之后,當東方墨的身形再度出現時,已經在廣場后方那座百丈高度山峰的山頂之上。

    此地看似毫無出奇之處,腳下全是凌亂的巖石。不過站在冷風當中的東方墨卻屈指連彈,對著周身四處打出了一道道靈光。

    “嗡!”

    下一刻,山頂上的空間就微微震顫了起來。

    而后隨著一陣空間波動彌漫將他罩住,東方墨的身形驟然從原地消失。

    當他現身之際,已經站在了一條石階上。

    這時的東方墨其實處在山峰的內部,此地是延羅特意開鑿出來,并布置了陣法掩飾起來的。這地方沒有任何人知道,就連他的父親,也就是那位歸一境大圓滿的黑魔族修士都不知道此事。

    接著就見東方墨順著石階向下掠去,當他來到底部之后,此地乃是一間寬敞的密室。

    密室中有一排排的石架,而在石架上則放滿了各種瓶瓶罐罐,還有大大小小的材料等物。

    東方墨甚至沒有多看一眼,就大袖一拂,將這些瓶瓶罐罐以及材料全部收入了鎮魔圖中。

    尤其是正中間石架上的一只黑色的儲物符,更是被他隔空攝了過來,接著法力鼓動注入了其中。

    下一息,他就露出了大喜過望的神情來。

    只見在儲物袋中,有著堆積成一座小山的靈料。

    要知道東方墨這些年來所收集到的靈料,加起來恐怕也沒有儲物袋中十分之一多,這如何讓他不喜。有這批靈料,靈蟲境界絕對不是問題。

    而這批靈料,其實來路并不怎么正大光明。乃是屬于魘魔族中一股強大勢力中一位長老之物,那股強大勢力就連延羅父親都惹不起。而那位長老當年身受重傷,延羅便用計將此人給斬殺了,更是將此人的寶物給席卷一空。

    因為靈料氣味太過于特殊,容易被人追蹤到,所以他不敢將此物隨身攜帶。加上這東西也不好出手,所以就被他給暫時藏在了密室中,而今倒是便宜了東方墨。

    僅僅是十余個呼吸的功夫,他就將此地的東西給全部席卷一空。

    至此,東方墨將目光投向了密室中兩扇緊閉的石門。

    左右看了看之后,最終他還是看向了左側的那扇石門,目光當中露出了一抹顯而易見的忌憚之色來。

    在這扇石門內,就是延羅溫養的那只血爆蠱。只不過貿然將這扇石門打開,會立刻觸動禁制的,溫養在其中的那只血爆蠱,會直接爆開。

    這乃是延羅留下的一記后手,以防萬一會有人殺上門來,到時候不明所以就會中招。

    就在東方墨瘋狂席卷密室中的寶物之際,那年逾古稀的黑魔族老者,這一刻身形一花,出現在了之前東他跟魘魔族青年大戰的廣場上。

    此人現身的剎那,陰冷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廣場上一個巨大的圓坑當中。

    只因此時圓坑當中一團血光爆發,極為刺眼。

    而坑內諸多的碎肉殘肢,這一刻有如受到了吸引,向著血光當中激射而去,并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就連融入了泥土當中的黑色鮮血,也剝離了出來,亦是沒入了血光內。

    “山頂方向!”

    就在這老者對這一幕露出了極為驚訝的神情之際,血光內傳來了一道嗡沉的聲音。

    聞言黑魔族老者只是一愣,隨即他便霍然抬頭看向了山頂的方向,接著此人足下一踩,化作一道模糊的黑光,一閃就出現在了山頂的位置。

    “咦!”

    到了此地后,黑魔族老者一聲輕咦,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尚未消散的空間波動,還在此地彌漫著。

    驚異之余,此人心神一動,一股強悍的神識立刻從他眉心爆發開來。

    然而在他神識籠罩之下,卻沒有絲毫的發現。

    于是此人收回了神識,轉而摸了摸下巴,露出思索之色來。

    “難道……”

    下一刻,這黑魔族老者就想到了什么,唰的一下看向了腳下。

    此人手掌憑空一抓,掌心就多出了一根常人大腿粗細的鐵棍。只見他一手緊握鐵棍,對著下方的地面狠狠一跺。

    “轟隆!”

    但聽一聲巨響,就見山頂轟然坍塌。

    不過老者對此似乎早有所料,此人凌空懸浮了起來,而后目光驚詫地看向下方一個大洞。

    而在大洞下方百丈深度,還有一條石階。

    “呼啦!”

    黑魔族老者身形宛如流星,墜入了腳下的大洞中,“咚”的一聲砸在下方百丈深度的石階上。一時間此人腳下的世界,龜裂了一條條蛛網般的裂紋。

    此人對此視而不見,目光看向了石階的下方。而后他便身形一花,向著下方筆直掠去。

    東方墨的耳力神通何等敏銳,早在黑魔族老者一跺將山頂跺得塌陷,他就已經預感到了不妙。

    此時的他正揮手連連,對著左側這扇石門打出了一道道法決,就要將此門上的禁制給解開。

    可當他聽到身后傳來的劇烈動靜后,一咬牙,露出了一抹不甘之色。

    最終他還是搖頭一聲嘆息,放棄了石門中的那只血爆蠱,轉而將目光看向了右側的石門,只因他來不及取走此物了。

    東方墨大袖一拂,在一股輕風的席卷下,右側石門便大打而開。

    接著他一個閃身就踏入了其中,而后就是“轟隆”一聲,石門重重關閉了起來。

    “呼啦!”

    與此同時,那個黑魔族老者的身形也瞬間來到了這間密室當中,并且他一眼就看向了東方墨踏入的那扇右側石門。

    并且他還看到在石門緊閉之前,東方墨回頭看向他,露出的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此人一花之下就來到了石門前,并將手中長棍宛如長劍一般,對著石門猛然一刺。

    “鏘!”

    但聽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傳來。

    長棍刺在石門上,彈射出了一顆顆火星。

    然而隨著石門上黑光一閃,其表面就只是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凹坑。

    當年的延羅極為謹慎,從外面打開石門可謂輕松無比,可是只要踏入其中將禁制打開之后,這扇石門的防御力便極為驚人。

    而眼看自己一擊之下毫無建樹,黑魔族老者一聲低吼。

    接著此人體內魔元鼓動,注入了手中長棍當中,隨著他手臂一抖。

    “唰唰唰……”

    一道道黑色棍影,就像箭矢般向著石門暴刺而去。一時間鏘鏘之聲密集的響徹在整個密室內。

    只見石門上的黑光立刻狂顫起來,并且僅僅是十余個呼吸的時間,“噗”的一聲,此人手中長棍就刺入了石門當中

    黑魔族老者雙手握住長棍,猛然一個攪動。

    “轟隆!”

    只見厚重的石門在此人一攪之下,四分五裂的炸開,一塊塊碎石堆積在了下方。

    黑魔族老者手持長棍的身形,就像一頭人形的蠻獸,輕易將這些碎石給撞開,轉而出現在了石門內。

    “該死!”

    可是下一息就聽他一聲暗罵。

    原來在這扇石門內,只有一座傳送陣。

    而今傳送陣上余波未散,顯然東方墨前腳剛走。

    黑魔族老者驚怒之余立刻踏了上去,可是當他一道道法決打出,沒入陣法后,卻發現腳下的傳送陣宛如死物一般寂靜。

    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東方墨已經將另外一頭的傳送陣給毀了。

    黑魔族老者此時眼中幾欲噴火,可無奈之下,他最終還是從傳送陣上踏了下來,轉而出現在了密室當中。

    事到如今,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過他卻眼睜睜的放走了一個之前魘魔族青年要抓的人。

    而對于魘魔族青年來此的目的,他還是有所耳聞的,想來之前的東方墨,必然跟延羅有關。

    心中雖然這樣想到,下一刻此人還是將目光重新看向了這一間密室。

    他乃是常年駐守此地的長老,但卻從來不知道還有這個地方,所以則使得的他極為奇怪。

    思量間他下意識的將目光投向了另一扇緊閉的石門。之前他隱隱看到,東方墨站在這扇石門前,不斷打出法決的樣子。是因為自己趕來,他才立刻放棄,并踏入右側那扇石門中,通過傳送陣遁走的。

    所以這使得黑魔族老者心中生出了些許好奇。

    略一沉吟后,此人便一揮手,一股勁風吹拂在了這扇石門上。

    讓他意外的是,石門竟然輕飄飄地就打開了。

    “呼……”

    而后從這扇漆黑的石門中,竟然傳來了一道綿長的呼吸。

    “嗡!”

    隨即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波動,忽然從石門內傳來。

    “不好!”

    這一剎那,黑魔族老者臉色大變。

    “轟隆……”

    下一刻就聽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 道門生 http://www.txseom.tw/1_1250/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