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長樂歌 > 第一卷 怎不憶江南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十大
    “就這樣。”6云一番云山霧罩之后,斬釘截鐵道:“就算加上迂回曲折,河道最多四里便可入洛水,之前咱們已經過來了一里地,那位前輩高人又替咱們打通了二里地,只要打通這最后一里,咱們就可以入洛水逃出生天了!”

    “而且,這還是最差的情況!”6云接著又說道。他的聲音低沉有力、富有感染力道:“河道通常越到最后便越開闊,我們很可能連半里都不需要!”

    “嗯……”聽聞6云洋溢著無比信心的陳詞,一眾大宗師感覺心里有底多了。他們互相看看對方,從彼此的表情來看,大伙兒都有幾分相信這小子的話,不由相繼神情松動道:“這小子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

    眼下逃生才是天地間頭等大事,既然沒有更好的道理,自然就按照6云的道理辦了。于是大宗師們便開始著手,準備下水去開鑿通道的事宜。

    當然,裴御仇還是不能免俗的威脅6云一句:“小子,要是你猜錯了,保準吃不了兜著走!”不過有6仙在場,裴御仇的威脅能有多大意義,的確要打個大大的問號。

    這時大宗師們開始商量起,該如何施工才能更有效率了。關于這個話題,他們并沒有要聽6云和蘇盈袖意見的意思,兩人自然只能乖乖呆在一旁。

    “哎,”看著討論的熱火朝天的一眾大宗師,蘇盈袖笑得眉眼彎彎,小聲對6云道:“勾股定理是個什么鬼?”

    “原來你也有不懂的東西。”6云不由微笑道:“所以你得多讀書,回頭翻翻《九章算術》,‘勾股各自乘,并而開方除之,即弦’者也。’

    “呃……”蘇盈袖還是不懂,忽閃著一對編貝似的睫毛,有些茫然的看著6云。

    “不懂也沒關系,只要覺得我很厲害就行了。”6云用只有蘇盈袖能聽見的聲音,小聲對她說道。

    “嘿……”蘇盈袖何其聰明,一下就明白6云分明是在故弄玄虛,讓那些好面子的大宗師不好意思承認自己聽不懂,繼而只能接受他的結論。蘇盈袖也湊在6云耳邊,輕聲說道:“要是一里還挖不通,你該怎么辦?”

    “到時候就說,”6云兩手一攤,一臉你奈我何道:“已經付出了這么多辛苦,總不能前功盡棄吧……”

    “撲哧……”蘇盈袖不禁笑出聲來,見笑聲引來幾位大宗師的目光,她趕忙歉意的捂住嘴,示意自己不會再胡亂出聲了。待他們回過頭去,蘇盈袖才無比佩服的對6云小聲道:“膽敢把九位大宗師當成牲口遛的,你絕對是開天辟地頭一位。”

    “不,是十位。”6云卻淡淡道。

    “哦?”蘇盈袖一愣道:“你說我師父?”

    “孫教主不現身,你覺得他們敢放心施為嗎?”6云點點頭,輕聲道。

    “那倒是……”蘇盈袖認同的點點頭,便把頭埋到雙膝中,不再說話……

    幾位大宗師很快便商議停當,卻沒用立即行動,而是就地盤膝,調息打坐起來。

    蘇盈袖忍不住看了6云一眼,心說又讓這小子猜著了……

    兩人也不吭聲,默默坐在那里。一時間,山洞中安靜極了,只有嘩嘩的流水聲不斷沖刷著人們的耳朵。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流逝。頓飯功夫后,白泡泛起的水面上,突然炸開一株水花,一個手持拂塵的中年道士,便踏著水花現身了!

    “哈哈哈,讓諸位道友久候了!”被九大宗師圍追堵截了數日,孫元朗看上去依然神完氣足,只是身上的道袍破損嚴重,那拂塵也已經禿了一半,原本那得道高人的風范自然大打折扣。

    “師……”蘇盈袖看到孫元朗現身,先是激動的叫一聲,但緊接著,她的喉嚨卻仿佛被卡住了一般,看向孫元朗的目光明顯一黯。

    孫元朗不知道蘇盈袖經歷了什么,只當她被這幫無恥的大宗師給當做人質了,不由怒火中燒。但他這個老江湖很清楚,越是著緊一個人,就越要表現的毫不在意,否則會給圣女帶來更大的危險。

    在孫元朗看來,蘇盈袖應該也是同樣的想法。所以他只是用余光掃了一下圣女,便把全部的目光放在了那些大宗師身上。

    看到孫元朗現身,一眾大宗師不著痕跡的呈扇形圍了上來,一言不合便可對他展開圍攻。

    “就知道你肯定跟在后頭。”裴御仇看著面對九大宗師卻夷然不懼的孫元朗,冷聲道:“估計我們的話,你也都聽到了吧?”

    “呵呵,聽到一些。”孫元朗踩在水上,灑然一笑道:“你們商量著要打洞出去。愚公移山雖然笨蛋,卻也不能說錯。”

    “你不用廢話。”裴邦冷聲道:“加入還是不加入吧?不加入的話,咱們就先一起干掉你再說!”

    “別說大話,這都幾天時間了,貧道這不還活的好好的?”孫元朗哈哈一笑道:“本來打算等打完洞再現身,沒想到你們一點虧都不肯吃。”頓一頓,他環視眾人道:“只要你們答應,事成之后,保我師徒平安離去,貧道就也充當一回苦力。”

    “可以。”一眾大宗師聞言齊齊點頭,顯然孫元朗這個條件,他們早就預料到了。

    “不過玉璽你得留下!”裴御仇卻又有些節外生枝道。

    “怪不得都說你裴閥是一群沒腦子的莽夫呢。”孫元朗譏諷的看一眼裴御仇,笑道:“就算你裴閥拿到玉璽,難道真甘心給夏侯閥?可不給的話,這么多大宗師都看到了,你們敢昧下嗎?”

    “這……”裴御仇被孫元朗譏諷的面紅耳赤,嘴上卻不肯服輸道:“怎么處置玉璽是我們的事,總之你交出來就成!”

    “那沒什么好談的了。”孫元朗冷笑一聲,手按拂塵,一副只管放馬過來的架勢。

    “好了。”左延慶終于看不下去,沉聲說道:“玉璽是天子之物,你們這些臣子公然覬覦,只能是自攬其禍。還不如讓孫教主帶回去,日后再各憑本事爭取來的周全。”

    “老公公所言極是。”崔定之聞言頷,對裴御仇道:“裴兄,老公公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咱們就先退一步,什么都不如逃離著鬼地方重要啊。”

    “哎,好吧。”見眾人都是一個態度,裴氏叔侄也只好退了一步。

    “好。”見一眾大宗師都點頭表示同意,孫元朗這才踏著水面行到了岸上。對眾人微笑道:“不知諸位準備怎么辦?”

    “孫教主是這樣的。”左延慶便沉聲介紹道:“孫教主,咱們十人分成兩組,一組阻擋水勢,另一組則深入洞中打開通道!你意下如何?”

    “可以。”孫元朗微笑著點點頭,摩拳擦掌道:“那咱們就開始吧!”

    “嗯!”九位大宗師一齊點頭。( 長樂歌 http://www.txseom.tw/1_1243/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