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霸皇紀 >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兇母惡丈母娘
    程家位于飛馬城三區,這一區住的都是高官富豪,是飛馬城有名的高級住宅區。白知虎也住在這一區,只是和程家隔的有點遠。

    三區也是半封閉區域,普通公民只有出入證才能進入。以前高正陽出入的時候還要申請出入證,現在他有了英勇勛章,已經有隨意進出這里的權限了。

    英勇勛章把高正陽公民等級提升為四級,這已經是非常高等級了。正常情況下,只有大學教授、政府中級行政官員這些精英,才能獲得如此高的公民等級。

    程家大宅非常氣派,黑色合金欄桿組成的長長圍墻一眼看不到頭。透過欄桿能看到里面青翠草坪修剪精致的灌木、花叢,大門對著的大道兩旁還栽著漂亮的梧桐樹。

    大道中間還有一個極大噴泉,噴起的泉水足有數十米高,飄散的水汽在穹頂虛擬陽光照耀下,呈現出淡淡七色虹光。

    白色小樓在噴泉和七色虹光中露出一角,卻盡顯了豪門大宅的闊綽豪奢。

    “你家很氣派啊!”

    高正陽站在大門前嘖嘖稱嘆。和程家相比,白知虎家就像是鄉下地主老財的窩,看著不錯,卻充滿了土味,而且很小氣。

    住在這樣的豪宅里,不怪程清韻花錢如流水,隨便扔個幾十萬眼睛都不眨一下。

    程清韻有點不好意思,她解釋說:“這是我祖父留下,祖父他比較喜歡這種風格……”

    程清韻的祖父也是個厲害人物,他是天京程家的旁系,因為程家嫡系有了沖突,一氣之下就跑到了飛馬星。在這里拼搏多年,也讓程家成為本地大世家。

    當然,能有這種成就還是離不開天京程家的支持。這也是程家能在飛馬城保持超然地位的根本原因。

    程家雖然已經是被發配的支系,卻都自認為是豪門大族,規矩也特別多。程清韻其實挺厭惡這些規矩,對于她來說束縛太多了。當然,她也享受了很多權力。

    沒有遇到高正陽的話,程清韻就算對這種生活不是很滿意,也就是上網當當主播放浪一下。遇到了高正陽,卻讓程清韻的想法發生了翻天覆地巨變。

    不是因為她愛上了高正陽,而是她從高正陽那學到了知識、能力,也獲得了自信。她找到了自己價值和意義。

    由此,程清韻不再是一個程家大小姐,而是程清韻自己。所以,程清韻才會毅然選擇了高正陽,和他一起去了獵戶星域。

    其實家里對她一切都不知情,更談不上支持反對。程清韻到了獵戶星域,才和父親通報了情況。

    程燁那時候到是沒多說什么,只是讓程清韻盡快回家,她媽很想她。

    程清韻也沒敢和她媽通話,和深沉穩重的父親相比,她媽就比較強勢,而且話嘮。說起話就和念咒一樣,非常可怕。

    清靜了幾個月,終究還是要回家。程清韻實在是怕了她媽,這次帶著高正陽,也是希望能分擔一些火力。

    出去那么久了,程清韻也需要一個說法。為了愛情私奔,這個理由還是挺不錯的。聯盟的風氣非常自由,尤其是在愛情婚姻上。家長再如何反對,也不能強硬干涉。

    程清韻覺得高正陽臉皮厚,嘴又毒,心又大。用他來擋槍再好不過。何況,這件事本來就和高正陽有關。

    她對高正陽交代說:“我媽話比較多,你就多忍忍。我爸話比較少,但他更挑剔也更嚴厲。”

    “沒事,我是中老年之友。你爸爸媽媽一定會特別喜歡我!”

    高正陽表示很有信心,什么問題都能搞定。

    程清韻卻很懷疑,高正陽聰明沒錯,但沒覺得他擅長處理人際關系。他一般用裝逼來壓到別人。如果對方還是不服,他就很可能就會把對方打死。

    她想了下說:“如果你實在忍受不了,嗯,給我發暗號,我們就撤。”

    “不會的。”高正陽很自信的說:“我和阿姨、叔叔肯定會投緣……”

    “你個家伙壞得很,我信你個鬼。”

    程清韻哼了一聲,推開大門帶著高正陽走進院子。

    大門旁門衛室里走出一位中年男人,看到程清韻后顯得很高興,“三小姐回來了……”

    “忠叔好,這是我男朋友北宸。”

    程清韻對忠叔頗為親近,還給他介紹了高正陽。

    高正陽注意到忠叔眉心并沒有機器人標記,這個門衛居然是自然人。精神力量似乎也還不錯,還是個星師。

    用星師看大門,果然是世家門閥。其實星師還是很多的,因為沒有戰爭,每年大量畢業的星師都無處可去。但很少有星師愿意看大門的。

    忠叔對高正陽笑著點點頭,卻沒說話。他揮手叫來了一輛電動小車。程清韻拉著高正陽上了車,又和忠叔揮手告別。

    忠叔微微點頭示意,一直目送小車遠去,才在通訊系統里通報:“三小姐回來了,還帶著一個男伴叫北宸。三小姐稱他為男朋友……”

    程清韻性格大方活潑,對人非常有親和力。程家上下都是很喜歡她。她突然跑沒影了,在程家也引起了一陣騷動。

    尤其是程清韻的母親郝鳳嬌,私下不知罵過程燁多少次。只是獵戶星域太遠了,程家在軍方也沒有多少影響力,明知程清韻待在那也沒什么好辦法。

    郝鳳嬌到是有幾次都想親自跑去獵戶軍校,但都被程燁攔住了。獵戶軍校交流進修并不是壞事,而且程清韻主意很硬,她實在不想回來硬逼著她只會壞事。

    這幾個月郝鳳嬌積累了一肚子怨氣,聽到程清韻回來了,郝鳳嬌整個人都興奮了,她要好好教訓教訓程清韻,讓她知道知道犯錯的后果。

    程燁看著滿臉昂揚斗志的郝鳳嬌,一陣心煩。這女人年紀大了,完全沒有年輕時候乖巧可愛,到是脾氣越來越大。

    “我們是程家,我們要有自己的修養。有什么話等客人走了你再說,好么。”

    程燁和郝鳳嬌商量著,他不想場面鬧的太難看。作為世家,自然有世家的氣度。

    不管對程清韻的這個男朋友有什么意見,當眾大吵大鬧都太丟臉了。有教養懂禮儀的人做不出這樣的事。

    “他算什么客人!一個鄉下來的小崽子……”

    郝鳳嬌很不屑,不論是出身還是能力,高正陽都不值得尊重。她可不想對這樣的小崽子客氣。

    “他是白知虎的學生,就憑這個,就要以禮相待。”

    白知虎現在和各大世家斗的厲害,正因為如此,他現在影響力非常大。程燁其實還要算白知虎晚輩,雙方關系一直不錯,程燁可以看不上高正陽,卻不能不給白知虎面子。

    “白知虎也是瞎折騰,別人做買賣又和他有什么關系,現在鬧的飛馬雞犬不寧人心惶惶,他高興了!”

    郝鳳嬌對于白知虎也很不滿,飛馬城這段時間劍拔弩張的,氣氛特別緊張,搞的她都不敢出門了。

    “不要亂說話。”

    程燁沉著臉說:“早和你說了,不要帶著你的那群親戚亂摻和。那些買賣是你能碰的么!”

    “我不碰哪來的錢!”

    郝鳳嬌冷笑說:“就靠你家那點生意,這園子你都養不起。”

    “呵呵,你賺的還不是你自己花了。”

    程燁不想多聊這個問題,和這個女人也扯不清,他說:“總之,你有什么話就對你女兒說,和外人說不著。”

    郝鳳嬌看到程燁真的有點生氣了,她放緩臉色,“放心吧,我什么時候給你老程家丟人了。”

    一個機器人仆人敲門進來,“夫人老爺,三小姐帶著朋友在二樓小客廳等著呢。”

    “知道了。”

    郝鳳嬌擺擺手,把機器仆人打發走。她站起來對著鏡子照了一下,酒紅色的刺繡裙袍很貼身,很好的勾勒出她的身材線條。酒紅的顏色略深,更顯得成熟,也把她膚色襯托的更雪白。

    郝鳳嬌轉了一個身,確認沒有任何問題,才滿意的一笑邁著貓步下樓去了。哪怕是去吵架,也要穿的漂亮大方得體,這才是貴族。

    程燁跟在后面無聲嘆氣,這好對于這個膚淺的老婆他是沒有任何辦法。這花枝招展的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去偷情。

    誰讓他當初眼瞎,自己找的老婆,也只能咬著牙倔著頭挺下去。

    郝鳳嬌邁著優雅的步伐走下樓梯,在樓梯口還特意停了一下,這個位置居高臨下非常有優勢。

    程清韻也看到自己老媽了,她拉了把高正陽,一起站起來迎接。但她看清楚老媽前凸后翹的性感打扮,也不由的有些羞愧。

    到是高正陽神色如常,一臉燦爛微笑,對著郝鳳嬌鞠躬問好:“阿姨好,我叫北宸,是清韻的男朋友。”

    郝鳳嬌本來想給高正陽甩個臉色,但高正陽長的俊美之極,那黑的眉長且彎,鼻挺而秀,嘴正而薄,肌膚白中還透著玉般光澤,笑的時候那白牙簡直閃耀的炫目。

    尤其是那眼眸,既黑且亮,既純又凈,和那眼神一碰,整個人似乎都要陷進去一般。筆挺合身的深藍軍裝,把年輕人挺拔有力的身體襯托的更為英武精神。

    郝鳳嬌這輩子不知見過多少男人,什么達官貴人,什么英雄強者,但所有男人加起來都沒有高正陽長的好看。

    作為女人,郝鳳嬌無疑是個視覺動物。看到這么俊美的男人,心里那些怒氣早就不翼而飛,就只剩下一個念頭:這人好好看……

    看到郝鳳嬌發愣,程清韻更羞愧了,這個親媽什么情況,這是看上女婿了不成!

    “媽……”程清韻提醒的叫了一聲,這才讓個郝鳳嬌回過神來。

    郝鳳嬌看了程清韻一眼,“你出去撒歡挺開心的,還知道回來啊。”

    “我沒有、”程清韻還想解釋,可郝鳳嬌卻沒有聽的意思,她笑著對高正陽說:“你就是北宸啊,果然是一表人才。”

    郝鳳嬌對一旁的傭人說:“去泡老爺的云霧茶來……”

    程清韻目瞪口呆,她瞥了高正陽一眼,很懷疑高正陽是不是給她媽用了什么魔法。云霧茶可是程燁的心頭寶。也就白知虎這個級別的貴客,才會泡一壺待客。

    郝鳳嬌卻主動要泡云霧茶招待高正陽,這太不正常了。

    程清韻看了高正陽側臉一眼,卻突然發現高正陽是那么好看,這個角度看起來簡直是完美側顏。她想質疑的話,也一下都忘了。

    “你是客人,快請坐。”

    郝鳳嬌坐在上首,招呼著高正陽坐下,那態度是異常的熱情客氣。

    高正陽微微一笑,從兜里取出一個精致紅木盒子,雙手遞給郝鳳嬌,“初次登門,我給阿姨準備了小小禮物,還請阿姨收下。”

    “你和清韻的好朋友,就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客氣。”

    郝鳳嬌到并不在意禮物,但高正陽表現出的態度還是讓她特別滿意,臉上笑的像朵花似的。

    才從樓上下來程燁一看,更不禁皺眉。就收個禮物至于笑的這么夸張么。剛才不是還拉著臉準備甩臉色了,這臉變得到快。

    好多年了,程燁都沒見過郝鳳嬌對在自己這么笑過。他心里竟然有點不是滋味,這老娘們笑的好不矜持,她想干什么?

    程燁想到這里到有點生氣了,既然郝鳳嬌裝好人,那他就要黑著臉。總要給北宸和清韻一些壓力,免得他們以為自己做的還挺對的。

    程燁目光轉向高正陽,特意沉著臉。他常年做飛馬城大法官,沉著臉的時候還是非常有威嚴的。

    “叔叔您好。”高正陽看到程燁過來,急忙起身鞠躬問好,臉上的笑容就像早上九點的陽光,燦爛又溫暖明媚。

    程燁本來還像三九寒冬的冷臉,被高正陽笑容一照,不由自主就化開了。幾乎是本能的露出微笑,“你就是北宸啊,我早聽白老提過你,真是豐神俊秀,氣度不凡。白老好眼光。”

    看著高正陽,程燁嘴里好話不受控制的冒出來,這讓程清韻更意外了。她父親性格深沉,不輕易動怒,卻也不會輕易笑,更不會輕易夸人。

    現在是什么情況,老爸老媽都是中邪了?但看兩人的樣子,雖然有點反常卻異常清醒。

    高正陽又從兜里拿出一個黑色禮盒,遞到了程燁面前,“叔叔,這是一件小禮物,希望您別嫌棄。”

    程燁點點頭,初次登門的要贈送禮物,是非常正式的禮節。禮物輕重不重要,重要是這份心意和禮儀。

    “這個小子還不錯么。”程燁越看高正陽越順眼,覺得有這么個女婿也是不錯的。

    那面郝鳳嬌已經隨手打開禮盒,她知道高正陽出身貧寒,也沒報什么希望,只是好奇他送的什么。

    禮盒一開,一股清冷碧光就散了出來,郝鳳嬌就感覺如被冷風拂過,身體內外陡然清爽的了許多。

    就是一旁的程燁,都覺得心神一靜,陡然清醒了幾分。他有些意外的看過去,發現禮盒內裝的是一個青翠碧玉掛件。

    掛件足有小孩子手掌大小,上面刻著一個撒花的天女。天女意態嫻雅靈動,身上透出的仙逸飄渺之氣,恍如隨時都能飛天而起。

    只是這個雕刻就是大師手筆,寥寥幾筆就把天女意象全部勾勒出來。這玉的材質明顯是玉苑星的青玉,而且是頂級料子,純凈剔透,輻射出的純凈力量能夠凈化精神和星力,儼然是一塊上品。

    按照市價來算,只是這塊玉就價值兩千萬。上面的天女雕刻,就很難用估量價值了。要是讓讓程燁來看,這雕刻到是比玉本身還要值錢。

    郝鳳嬌就喜歡這種奢侈品,她雖然看不出雕刻有多好,卻知道這塊青玉有多值錢。心里那份驚喜就別提了。

    別看程家豪奢,但一年只是開銷就非常巨大。像天女掛件這種等級的飾品,郝鳳嬌也只有兩三件,全都是她壓箱底的寶貝。只有在重大節日或者宴會,她才會佩戴。

    高正陽這樣出身,居然能送出如此豪奢禮物,太讓郝鳳嬌驚喜了。她拿起掛件小心把玩了一下,才笑著對高正陽說:“這禮物可夠貴重的,你有心了。”

    “阿姨喜歡就好。”

    高正陽很謙虛的說:“我也不懂這些,只是想著青玉對身體有好處又很漂亮。”

    郝鳳嬌嘖嘖稱嘆:“不但玉的品質上品,這雕工也是大師水準,真是難得。”

    “玉是托朋友買的,天女卻是我自己琢磨著刻的,取的天女星的意象,初學乍練,到讓阿姨見笑了。”

    高正陽微微低頭,似乎對自己手藝有些羞愧。

    郝鳳嬌卻更意外了,這天女居然是他雕刻的,這雕工太好了,關鍵的形神俱全。

    程燁更驚訝了,“這天女神清韻美,宛然如生,居然是你雕刻的,了不起,了不起!”

    “叔叔過獎了,愧不敢當。”高正陽的謙遜顯得很誠懇,更讓程燁和郝鳳嬌心生好感。

    程清韻對高正陽太了解了,知道他越是這么說,心里就越不知再怎么嘚瑟!

    程燁對于自己的那份禮物也有點好奇了,他打開禮盒,發現里面居然是兩顆八級星核。

    八級星核散發出的純凈渾厚星力,讓程燁都有點不適應。程家雖然有錢,也用不起八級星核修煉精神力。

    再看兩顆湛藍渾圓星核上還分別刻著四個字,一個是:法有天理,一個是:法有人情。

    這八個字很簡單,卻涵蓋了法律最核心的內容。那字跡更是端正大氣,自有氣象。

    程燁更是震驚,這個男孩的禮物既豪奢又有內核!白知虎這個學生,有點太厲害了……( 霸皇紀 http://www.txseom.tw/0_640/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