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云武王城【上】 第二千一百三十七千章 再至皇城

云武王城【上】 第二千一百三十七千章 再至皇城

    中央皇城之外,聶湘子與血宸天君相對而立,不死血族的大軍,已然是退后,為二人留下足夠寬敞的戰斗空間。

    “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本天君早就想會會,聶湘子,希望你不會讓本天君失望。”血宸天君眼中泛著邪笑,身上散發出濃濃的戰意。

    聶湘子絲毫不以為意,淡淡道:“出手便是。”

    “生性淡泊聶湘子,本天君倒要看看,你能淡泊到什么時候?”血宸天君身上的氣勢,徒然暴漲。

    隨著血宸天君雙手揮動,磅礴的血煞之氣,瘋狂涌現而出,化作一片浩瀚的血海,翻滾著向聶湘子席卷而去。

    聶湘子并未退避,抬手間,以強大的圣氣,凝聚出一道千丈大手印,攜帶無匹的威勢,徑直向前拍擊而出。

    “轟。”

    大手印與血海劇烈碰撞在一起,立刻顯現出天崩地裂的景象,迸發出可怕的力量漣漪,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作為大圣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兩人的實力,都極其強大,讓人感覺完全就像是兩位大圣在戰斗,甚至更加的震撼人心。

    此刻,天庭界一方和地獄界一方,均是在密切關注著,聶湘子與血宸天君的這場大戰。

    在這種大勢面前,個人的力量,固然是顯得微不足道。

    但,絕頂強者廝殺的勝負,卻能夠對雙方的士氣,造成不小的影響。

    目前的形勢,明顯對天庭界一方,頗為不利,急需取得幾場勝利,最好是能夠擊殺地獄界的強者,來振奮士氣。

    城墻之上,大批真理神殿的弟子佇立著,既有神傳弟子,也有真傳弟子,為首的則是十大神傳弟子中的五位。

    加上聶湘子,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此次一共來了六位,這是極為罕見的事情。

    這一戰,關乎著真理神殿的顏面,眾人不免都有些緊張。

    功德總驛站中,張若塵目光注視著鏡像光幕,同樣在關注聶湘子和血宸天君的戰斗。

    遙想數年前,聶湘子還是他需要仰望的對象,屬于傳說中的人物,如今他卻是站到了與其相同,乃至更高的位置。

    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個個都非比尋常,是一座座大世界的天縱人物,實力最弱都能進入大圣之下的最強三個層次。

    聶湘子擁有大圣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戰力,足以排在十大神傳弟子的前幾,修為實力深不可測。

    中央皇城之外,聶湘子和血宸天君激戰連連,交手數百回合,斗得旗鼓相當。

    忽然間,血宸天君的氣勢一變,身上散發出一股玄妙而晦澀的氣息,一座奇異的光門,在他的身后顯現出來,由數十萬道命運規則構筑而成,正是命運之門。

    聶湘子眼神淡漠,波瀾不驚,大量真理規則從他的體內涌現而出,相互交織,竟是在他的身后締造出一座朦朧的世界來。

    在這座世界中,有著億萬的文字在飛舞,幾乎涵蓋了諸天萬界的文字,相互碰撞,詮釋著世間的真理。

    “真理界形。”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

    在真理神殿中,唯有神傳弟子,才能夠得到特殊的秘法傳授,可以凝聚出真理界形。

    一旦擁有真理界形,就能隨心所欲的運用真理之道,增幅各種圣術的攻擊力,而無需耗費時間去觸動。

    張若塵在真理之道上的成就極高,比之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攻擊力增幅已經達到九倍。

    可惜,他并未拜入真理神殿,也就無法得到秘法傳授。

    想要凝聚出真理界形,唯有依靠自身去摸索,并無十足的把握。

    當然,也并非得到秘法傳授,就能將真理界形凝聚出來,還需要本身在真理之道上,有極高的造詣,攻擊力增幅,至少也要達到六倍才行。

    “我修煉出的真理規則,已經超過八十萬道。但,如果無法凝聚出真理界形,仍舊不能達到十倍攻擊力增幅,除非是將真理之道修煉至大圓滿,才能打破這一桎梏。”張若塵心中暗道。

    只是,張若塵心中很清楚,相比于凝聚真理界形,真理之道達到大圓滿境界,難度無疑是更大。

    即便是在真理神殿的歷史上,恐怕都找不出幾個人來。

    幸好,張若塵擁有萬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奧義,亦是能夠比較輕松的運用真理之道,這也算是一大優勢。

    真理之道能夠增幅攻擊力,命運之道則能夠削弱力量,兩者正好相克。

    很明顯,這一戰的勝負,關鍵就在于,聶湘子的真理之道和血宸天君的命運之道,究竟誰達到的造詣更高,誰能克制住誰。

    “聶湘子好強,運用真理之道,竟然能爆發出九倍的攻擊力,這一戰,聶湘子必勝。”

    有修士激動道。

    張若塵則是顯得很淡定,真理神殿傾力培養出來的十大神傳弟子,又豈能差得了?

    同時,張若塵也不想其他人那般樂觀,聶湘子是很強,可那血宸天君給他的感覺,卻是更加的深不可測。

    “命運之道最是晦澀難懂,血宸天君竟能修煉到如此高深的境界,大圣之下,命運神殿中,應該沒有多少人能夠相比,聶湘子想要擊敗他,怕是很難。“張若塵的眉頭,微微皺起。

    不得不承認,他的這位“表兄“,雖然很輕狂,但卻是擁有真材實料,難怪能夠將血天部族的所有天才,都壓得喘不過氣來。

    此刻,聶湘子和血宸天君,已經將各自修煉的恒古之道,運用到極致,卻仍舊是斗得難解難分,沒有誰能夠占據明顯的上風。

    直到交手近兩千個會合時,血宸天君抓住一個空隙,一掌將聶湘子震飛了出去。

    “怎么會……,聶湘子居然敗了!”

    看到這一結果,很多人都感到十分難以接受。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聶湘子和血宸天君的實力相當,勝負的關鍵,就在毫厘之間,只能說,是聶湘子沒有把握住時機。

    聶湘子的落敗,讓天庭界一方的士氣,再度受到不小的打擊。

    而反觀地獄界一方,則是士氣高漲,為血宸天君歡呼喝彩。

    “我們天庭界何時才能勝一場?四大天王、米迦勒大天使王、敖虛空等人,為何不出手?”

    “張若塵呢?怎么沒有在中央皇城內?如果他出手,一對一,誰能是他的對手?”

    “你們還指望張若塵出手,面對三千萬地獄界圣境大軍,他還敢現身嗎?”

    “沒錯,地獄界對張若塵恨之入骨,他要是敢出現在中央皇城,地獄界大軍必定會將他碎尸萬段,他現在肯定已經找地方躲了起來,說不得已經悄悄的離開昆侖界。”

    …………

    功德總驛站中,各種各樣的聲音響起,大多都感到憤懣不已。

    張若塵笑了笑,沒想到在這種時候,他竟然會成為議論的焦點,且有如此多人刻意針對于他,好似與他有著深仇大恨一般。

    不出意外的話,想來這些嗤笑他的人,大多應該都屬于天堂界派系,不放過任何可以埋汰他的機會。

    等待了很長時間,張若塵終于得以進入空間傳送陣中。

    一道白光閃過,張若塵與大批天庭界修士,從功德總驛站消失。

    等到能夠看清周圍事物的時候,他們已是身在中央皇城內的功德分驛站內。

    幸好,當初建了一座功德分驛站,在中央皇城內,要不然,如今中央皇城就該徹底與外界隔絕,。

    “中央皇城。”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抹復雜之色。

    在他重生以后,這是第二次踏足中央皇城,即便過去多年,可上一次所發生的那些事情,卻仍舊歷歷在目,恍如昨日。

    那個時候,池瑤借助他,圓滿了心境,渡過最后的情劫,得以成就神位。

    他一怒之下,殺向紫微帝宮門外,以一己之力,擊敗九大界子。

    也正是在那個時候,他與黃煙塵割袍斷義,從此形同陌路。

    再度來到中央皇城,張若塵的心中,不免很是感慨,平靜的心緒,出現了波瀾,很多事情,他終究還是無法放下。

    從功德分驛站中走出,一派蕭條的景象,映入張若塵的眼簾。

    往昔繁華的景象,已然是消失不見,一股壓抑的氣息,將整個皇城籠罩,簡直讓人快要喘不過氣來。

    中央皇城極其龐大,八百年間,不斷進行擴建,分成數十個城區,每個城區,都堪比一座大城,上億人居住在城內。

    可現在,中央皇城卻顯得比較空蕩,究其原因在于,為了備戰,那些修為未曾達到圣境的人,都已經被安頓到了其他地方。

    畢竟,圍城的乃是三千多萬圣境大軍,一旦城破,不達圣境,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只能是白白送死。

    昆侖界本就沒有多少圣境修士,所以,如今的中央皇城,幾乎已經成為天庭各界修士的天下。

    “圣藥是我的,誰也不能搶。”

    正想著,不遠處有著頗大的動靜出現。

    張若塵轉頭望去,卻是看到一群圣境修士,正在爭奪著一株流光溢彩的圣藥。

    中央皇城乃是昆侖界所有靈脈的匯聚之地,奪天地之造化,在昆侖界復蘇后,每天都能夠誕生出大量寶物來,包括很多年份極長的圣藥,乃至于有十萬年古圣藥和元會圣藥。

    以前,中央皇城尚且處于朝廷的控制之下,盡管也有天庭界的修士進入,但,大部分的寶物,都被朝廷所得。

    可隨著昆侖界的局勢變化,越來越多天庭界修士,進入到中央皇城中,朝廷所能得到的寶物,也就越來越少。

    很快,那株七萬年份的圣藥,被一名六步圣王所得。

    “等將這株圣藥煉化,本王的修為,又能得到不小的提升,這一趟沒白來。”奪得圣藥的六步圣王忍不住大笑起來。

    聽到這種話語,張若塵不禁微微搖頭,天庭萬界的修士,大多都是沖著昆侖界的寶物而來,有多少人是真心抵擋地獄界?

    想靠天庭萬界的修士,守護住中央皇城,守護住整個昆侖界,根本就是妄想。

    說得直白一點,大部分天庭界修士,與地獄界修士一樣,都是掠奪者,掠奪一座座大世界的資源。

    那些強界,根本就不在乎弱界的死活,很樂得開辟一座又一座功德戰場,以便于獲取到更多的利益。

    很多大世界之所以加入天庭界,就是想得到天庭界的庇護,可到頭來,卻成為了犧牲品。

    比如已經被打得支離破碎的祖靈界,便是因為被天庭界選定為與地獄界交鋒的戰場,億萬生靈葬生,就連神靈都落得隕落的下場。

    僅僅是在西方宇宙,便保持著十座世界戰場,打破一座,便又再開辟新的。

    這么多年下來,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座大世界,被打碎成了宇宙塵埃。

    這便是弱肉強食,所有的規則,都由強者去制定,弱者無力反抗,只能掙扎著求生存。

    不知不覺間,張若塵來到了皇城中心的紫微帝宮前。

    來這里,不是為了緬懷什么,而是想見一見圣書才女,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

    當然,還有一個目的,則是為了來見池孔樂。

    如果有可能,張若塵想將池孔樂帶走,避免其受到任何的傷害。

    “唰。”

    就在這時,一道璀璨的圣光,劃破長空,從遠處徑直向紫微帝宮飛來。

    眨眼間,圣光出現在紫微帝宮前,卻是一輛流光溢彩的古老圣車,散發出極為神圣的氣息,似曾有神靈使用過。

    在張若塵的注視下,一名極為俊美的男子,從圣車中走了出來,身著天蠶絲織成的錦衣,手持一把玉扇,身上散發出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會自慚形穢。

    緊接著,又有一人走出,卻是一位絕色動人的神女,身軀猶如以仙玉鑄成,晶瑩剔透,散發出迷人的幽香,氣質溫文爾雅。

    “九天玄女。”

    張若塵并不是第一次看到九天玄女融為一體的模樣,對其是再熟悉不過。

    如今中央皇城情況危急,九天玄女保持一體狀態,倒也很正常,方便應對任何突發情況。

    此刻主導九天玄女身的,明顯是圣書才女,那種儒雅的氣質,是其他八位玄女所不曾擁有的。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那名溫潤如玉的俊美男子,頗為好奇,其有著怎樣的身份來歷,為何會與九天玄女在一起。( 萬古神帝 http://www.txseom.tw/0_50/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