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正文 第九百零七章 群雄對峙
    第九百零七章

    “交人和開戰,你幽冥宮隨意挑選吧。”

    當修羅王那有著森冷殺意彌漫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間傳蕩開來時,這片區域各方勢力心頭都是微震,想來都是有點沒料到大羅天域竟會如此的單刀直入。

    此次的群雄碰頭,竟然一開始就顯得如此的火爆以及火藥味十足。

    修羅王的聲音傳開,在那幽冥宮大軍之前,那一身黑甲的天邪王眼中也是精芒閃動,他緩緩抬目,視線與修羅王交匯,其中的森冷之意,同樣濃烈得足以凍結空氣。

    “修羅王,你這像是來討要人的態度嗎?”天邪王緩緩的道,那聲音之中,噙著一絲譏諷之意。

    “若是你大羅天域姿態放好,軟語相求一下,說不定我還真會顧全大局將冰河王放走,但眼下你這般,可不像是來談判的。”

    修羅王臉龐上掀起一抹森然笑容,他盯著天邪王,笑道:“天邪王,你哪只眼睛看見我們是來談判的?今日不管你們交不交人,我大羅天域都不會與你幽冥宮善罷甘休。”

    修羅王的話語斬釘截鐵,其中的殺意更是濃郁到極致,冰河王被擒,其麾下人馬幾乎是被屠戮殆盡,這等仇怨,若是就這樣白白的吞了下去,恐怕大羅天域的聲名今日還真是盡數的毀了。

    天邪王面龐上的譏諷笑容,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收斂了下去,顯然修羅王的果斷與狠決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們的確打著試圖讓大羅天域聲名盡毀的算盤,但眼下看來,這修羅王同樣精明。絲毫不顯得妥協,如此一來,他們的計劃倒是失算了。

    不過雖說有些是失算,但這并不影響大局,今日之事,本就是為了大羅天域而設的局,天邪王眼中森冷之色閃動。旋即他聲音淡漠的道:“善罷甘休?修羅王,你真以為我們幽冥宮是你們以往所對付的那些不入流的勢力嗎?”

    “今日我幽冥宮人馬盡數匯聚于此,你大羅天域傾巢而出。又能如何?”

    修羅王森然道:“如何?我大羅天域可拼得你幽冥宮死傷殆盡,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去死!”

    雙方都是這北界的頂尖勢力,若是真正交戰的話。必然是傾力而為。到時候不論誰贏,都必然會付出極大的代價,而那時候,恐怕勝利的果實,都不會屬于他們雙方的任何一方,而是屬于那些虎視眈眈的群雄。

    天邪王眼瞳微微的縮了縮,修羅王這般滾刀肉的姿態,一時間憑借著氣勢的壓制。倒還真是有些壓迫感,畢竟。想要魚死網破的決心可不是誰都能有的。

    這片天地間,那各方勢力都是暗暗咂舌的望著這針鋒相對,彼此間殺意彌漫的兩方頂尖勢力,這種等級的對峙,他們這些一流勢力,怕都是沒資格摻和進去,所以還是老老實實的坐等事態發展,然后到時候再瞧瞧有沒什么便宜可撿。

    “呵呵,多年不見,修羅王行事作風依舊是如此的狠辣,真是讓人佩服,不過今日之事,你大羅天域想要拼得兩敗俱傷,恐怕都是難以如愿了。”而就在天邪王眼中森冷光芒流轉時,突然間一道笑聲從那另外一方天空傳來,無數視線陡然轉移而去,只見得在那神閣大軍之前,那眼中仿佛是有著龍威彌漫的天龍主淡笑出聲。

    天龍主此言一出,當即不少勢力心頭一震,隱隱的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味了,他們似乎也是看了出來,今日這所謂的群雄會,這幽冥宮,神閣等勢力,竟都是沖著大羅天域而來的。

    不過還不待他們心頭震驚落下,那玄天殿方向,那位立于首位,體形魁梧,身披黃金戰甲的偉岸身影,同樣是低沉出聲:“既然大羅天域樹敵如此之多,那我玄天殿今日也來插上一腳,看看你大羅天域今天是否能夠全身而退!”

    嘩!

    當玄天殿那位天神將開口之后,這片區域便是徹徹底底的嘩然起來,各方勢力眼神變幻,顯然是沒料到幽冥宮,神閣,玄天殿這三大頂尖勢力,竟會同時對大羅天域發難!

    而面對著三大頂尖勢力的圍攻,即便大羅天域也是身為頂尖勢力,但絕對是難逃覆滅之危!

    難道在這大狩獵戰尚未最終決戰之時,這大羅天域的人馬,就要先盡數的葬滅在此地不成?

    各方勢力眼神不斷的閃爍著,那漫天的空氣仿佛都是在此時凝固下來,四大頂尖勢力間的對峙,那等壓迫感,讓人喘不過氣來。

    幽冥宮的幽冥皇子,神閣的方毅以及那玄天殿的柳炎,蕭天等人,此時都是滿目冷意的盯著處于大羅天域前方的牧塵,那眼神頗有些看待即將到手的獵物一般,畢竟眼下這般局面,對于大羅天域而言,已是死局。

    面對著三方頂尖勢力的圍剿,這大羅天域,下場已是注定。

    不過,讓得四人稍稍有些意外的是,他們似乎并沒有在此時從牧塵的臉龐上看出驚慌失措,后者那年輕的面龐,依然是處于一片平靜之中。

    “待會將你擒住,看你還能不能裝模作樣!”四人心中冷笑,只是認為牧塵在強行逞強而已。

    漫天寂靜,空氣凝固。

    牧塵立于大羅天域龐大人馬的前方,他也是察覺到了方毅等人的目光,不過并未理會,只是眼簾微垂,片刻后,待得一道聲音終于是緩緩的響起后,他那微微緊繃的身體,也是松緩了下來,因為那道聲音來自妖門。

    “咯咯,你們這以多欺少,倒是讓我妖門有些看不過去呢,我說,你幽冥宮前些時候將我妖門戰意天才打成廢人,這件事情,是不是也該給我們一個交代呢?”那出聲之人,自然便是妖門那位美麗嫵媚的妖仙子,她笑吟吟的望著幽冥宮,只是那令人酥麻的聲音中,卻是有著冰寒之氣彌漫出來。

    妖門的突然插腳,直接是打破了這片凝固的氣氛,那幽冥宮的天邪王也是怔了怔,旋即面色陰沉下來,他盯著妖仙子,森然道:“怎么?你妖門今日也想要插一手嗎?”

    “既然眼下諸位都各尋恩怨,那我萬圣山也就來請算算吧。”

    還不待妖仙子理會天邪王,只見到萬圣山那位圣長老,也是聲音蒼老的開口,淡漠的道:“神閣雖強,不過我萬圣山也并非軟弱之輩,前些時候貴閣圍剿我萬圣山青長老一事,導致她含恨隕落,此時也該有個清算。”

    當萬圣山也是表態插腳之后,這片區域,各方勢力都是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眼中滿是震撼之色,眼下這是個什么情況?六大頂尖勢力直接開始宣戰嗎?

    這如果真的動起手來的話,必然會直接改變北界的格局!

    其實勢力,個個眼神興奮,想來都是沒料到此次的交鋒,竟然一開始就是顯得如此的激烈。

    而與這些看好戲的勢力相比,那幽冥宮,神閣,玄天殿的三大領頭人則是面色漸漸的陰沉下來,妖門與萬圣山的突然插手,直接是打破了他們所有的謀劃。

    他們怎么都未曾想到過,大羅天域竟然也會暗中拉攏其他的頂尖勢力,如此一來,他們這所謂的圍剿,就再沒有了意義。

    因為當大羅天域,萬圣山,妖門聯合起來時,那等實力,已經不弱于他們,這如果繼續強行開戰的話,那種代價,誰都承受不了。

    “嘿,今日倒還真是好戲不斷,不過這場大戲,我蛇神殿就不參與了,你們愛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們就當看場熱鬧。”

    此時這片天地間,那唯一一方尚未表態的蛇神殿那位萬蟒老人則是怪笑出聲,然后袖袍一揮,率領蛇神殿大軍退后了一段距離,那姿態擺明了是不會插手雙方之間的爭斗。

    可就是他這般坐觀之態,反而更令得天邪王等人心頭一沉,這蛇神殿也是狡詐,這顯然是打算坐等他們開戰,然后坐收漁翁之利。

    剛剛尚還緊繃得讓人喘不過氣的凝固氣氛,在此時直接是消散得干干凈凈,那等對峙也是變得有些尷尬起來,因為其實誰都清楚,當雙方勢均力敵時,那種全面開戰的可能也就降到了最低

    一些暗自期盼這些頂尖勢力瘋狂火拼的勢力,則是略感失望,這些頂尖勢力不紅著眼不顧代價的血拼,他們又怎么能有機會趁機崛起。

    略顯尷尬的氣氛持續了半晌,那天邪王終于是陰沉沉的開口,道:“你大羅天域倒是好手段”

    他所說的,自然便是大羅天域將眼下這場本該是圍剿的局面,變成了這種尷尬的對峙。

    “彼此彼此。”修羅王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不過其眼神卻是瞟了一眼身旁的牧塵,那眼中充滿著欣賞之色,因為能夠溝通萬圣山與妖門,此事幾乎都是牧塵派人所為。

    察覺到修羅王的目光,牧塵也是微微一笑,那幽冥宮試圖用大羅天域與神閣,玄天殿的恩怨來對付他們,可他們卻忘記了,這等招數,并不只是他們會用。

    不過雖然眼下全面開戰暫時是不可能的,但對方恐怕依舊不會輕易善罷甘休,今日這場群雄碰頭,好戲才剛剛開場呢。

    而就在牧塵心中閃過這般念頭的時候,在那天邪王身后,那一直死盯著牧塵的林冥,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旋即森然詭異的一笑,而后在那天地間各方勢力的注視下,緩步走了出來。(未完待續……)

    ...( 大主宰 http://www.txseom.tw/0_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3d承认真人游戏